文狐网

新诗

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新诗

总有一些人,站在一米开外(组诗)

作者:武稚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682      更新:2021-03-18

 

                  总有一些人,站在一米开外

 

       午夜惊魂。

       下决心拉开窗帘。

       一些朴实认真的竹,在我没在意的时候

       突然出现。

 

       一样地无法安睡吧,

       无可抵挡的冷,

       唰唰地注入经脉。

 

       急促地呼吸,

       急促地拥抱,

       只为相拥而拥。

 

       这一刻,我竟然没有回避注视,

       黑暗与冷

       也稍稍避开。

 

       此刻,竹子看我,

       每一块地板都是温馨的吧,

       每一次呼吸都是温馨的吧。

 

       如果说,这一夜与过去的一夜

       有什么不同,

       那就是,一丛竹子站在一米开外。

       总有一些人,站在一米开外。

 

                   居巢湖畔

 

       冥冥,或者随风,

       我落户这里。

 

       巢湖显然接纳了我,

       或许,我们将是彼此的后半生。

 

       不想说逝去的过往,

       只想说现在,

       只想像草木一样,安顿下来,

       只想过好余下的草木人间。

 

       试着像草木,学会顺其自然,

       试着像草木,眼睛不要看得太远,

       如果还有梦想,可以试着不去实现。

 

       在巢湖畔,可以试着寸土不争。

       也只能不争了,

       我倾尽所有,我已活得寸土寸金。

 

       肯定还会遇到阴霾,

       肯定还会有白茫茫的大口,扑过来,

       肯定还会有泥沙俱陷。

 

       我所能做的,就是一起动荡,一起盘旋,

       直到我体内的水,变得澄澈,开阔,

       并且在低处闪光。  

 

       淮河是我的源头,

       这里应是我的结尾,

       我这一生,原来并没有走多远。

 

                  家乡的蜀葵

 

       孤零零的一株,像是城市一隅的异数。

 

       一轮又一轮,

       互相攀比,卯足劲了地开。

 

       仍有点土气,仍有点乡村的味道。

       蜀葵花,我家乡的大蜀花,

       仍是和记忆中的门楣一样地高。

 

       我隐约看见火车的车轮,

       我隐约看见村头节奏不齐的舞蹈。

 

       它的红里隐藏多少个夏天,

       多少懵懂、疯长,多少灼灼时光被装裱。

 

       多少羞涩、眉眼,

       风一吹,就热烈就滂沱。

 

       多少夏天被永远耕植在那里,

       多少叹息、不甘,

       取下一朵红颜,背负着不舍。

 

       遥相对望,

       夏天的山河,

       好像我们从来没有小别,

       好像昨天不曾走远。

 

       我在站立的地方问自己,

       这个城市,还有多少蜀葵在隐身,

       还有多少蜀葵在激越地沉默?

 

              在街头,我决定把一首曲子听完

 

       像河床里的水猛然浅下去,

       几个音符骤然而至。

 

       飘忽不定,无家可归,

       和盘托出。

 

       那一刻,我在河流的正中,

       漩涡的正中,

       所有的车辆,徒留表面晃动。

 

       那一刻,我决定驻足,

       软与轻盈,疏朗与自由,

       风捏一支曲子的长度。

 

       应该说到你了,

      你以人的形状不停地摆动,

      一如台风眼里的风平浪静,

      你的脚没有撩起一丝水声。

 

      其实,你在哪里并不重要,

      我在哪里也并不重要,

      不久,我们又会拥有同样的心跳,

      我们又会走上同样的路,

      就像砖头与瓦又会结伴同行。

 

              一生只剩下半生了

 

       也许到了擅自作主的时候了。

 

       向上的山,

       走远的路,

       也许到了峰回路转的时候了。

 

       一生只剩下半生了,

       家门口的李子树又要开花,

       而我还没有和它们

       好好地笑脸相迎。

 

       没有好好地爱过和纠缠,

       甚至没有好好地沉默。

 

       还有多少白天和夜晚要交付呢,

       还有多少得意和失意去计较。

 

       明天,请让我迟疑着上路,

       请让我踮着脚上路。

 

       风啊,如果一定要迎面地吹,

       请吹我的头发向后,

       请吹我的身体向后,

       故乡,是否还有一行脚印在

       或深或浅地守候。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