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亲情悠悠

首页 > 散文 > 亲情悠悠

赶海女郎

作者:孙晓荔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6703      更新:2021-03-04

        

1

 

      选择那个多雨的黄昏,走近海。

      涉足那凉凉的旋律中,我把浪花携起的蓝色音符,谱就海的序曲。

       或许,我该是一片漂泊的云啊,和着海的韵律,起舞,或凝眸。在一个静静的午夜时分,我轻抚沉沉睡去的白舞鞋,听海。

       听海潮,是如何叩响一朵出岫白云的梦境,听着梦中鼓点,是怎样敲击赶海女郎目光的末梢,牵动一世难断的情愿……

       听海。海辽阔得像草原,深邃得像天空,跌宕起伏如诗如歌……赶海女郎,用温暖的歌声轻碰,便有无数的韵脚,腾起,如飞翔的鸥鸟。

 

 2

 

       我的身影,是曙色中海岸线上第一抹闪亮的云吗?

       晨钟敲响之后,阵阵涛声,涌出卷卷迎风的歌谣。海啊,载着参参差差、五颜六色的旋律之中,我正以一朵云的姿态,走进你无垠的胸怀,倾听你无边的诉说;我正以一支短笛的歌喉,轻抚你狂烈的心;我正以温柔的诗行,抒写所有声音中的声音,引吭所有歌中的歌,展示所有生命中的生命。

 

 3

 

      所有的声音,都被夜露浸透,湿漉漉密集在我的指间。我的心正筹集那将发未发的灵感,捕捉所有画面中闪烁的音节,纳入,海的旋律。

       暴风雨之后,我将出发,在暮色将临的时刻。我用千年不变的呼唤轻触长长的海岸线,夜已森黑,看不到那微泛的涟漪。

       千年之后,我会选择一个有月之夜,以温柔的方式走近你。走进那浪花跃起的音乐之中,行如船帆,静如雪莲;走进那宽阔如草原的海面,心如烈马,目深黑如夜……走近你,海啊,背负那寂寞了千年的承诺,走近你。

       叩响你沉默的目光,一如,你叩响我的心扉。那沉沉的鼓点,将可以垒成一部厚厚的、澎湃的、唱不尽的歌集,嘹亮千古……

下一篇:正月十六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