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杂文时空

首页 > 评谈 > 杂文时空

完美的背后

作者:高安侠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1727      更新:2021-01-28

       李隆基和杨玉环,这一对著名恋人的爱情故事,几乎是完美爱情的典范。一个是位尊九五的帝王,一个是花容月貌的佳人;一个精通音律,被后世尊为梨园之祖,一个擅长舞蹈,一曲《霓裳羽衣舞》艳惊四座;他们集权力、财富、美貌、魅力、才华于一身,堪称是珠联璧合的完美伉俪。
       经过诗人白居易的精心雕琢,一曲爱情挽歌《长恨歌》横空出世。
       经过他的生花妙笔,李隆基和杨玉环变成了爱情的标本,犹如蝴蝶的标本一样,剔除多余、干净爽利地放置于真空的玻璃匣内,供人歆慕。“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李杨二人的誓言已成为千百年来无数恋人的公共话语。
       作为皇帝,李隆基对杨玉环的宠爱实为罕见,有一个很有名的典故:杨玉环很喜欢吃荔枝,李隆基就专门派人从四川到长安星夜火速传递,驿马日夜兼程,风雨无阻,引来了无数好奇与猜测的目光:“莫非大唐有什么紧急军情”?闹了半天是荔枝惹的祸。诗人杜牧作诗讽刺:“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从这一件小事中不难看出皇帝的爱情成本很高,小小一颗荔枝就要无数人付出血汗甚至生命。更有人说,这件事早早预示了大唐必将走向衰亡。看来皇帝的爱情与政治是无法分开的了。
       而当我们看到李隆基专门为杨玉环量身定做的超豪华浴室——“芙蓉汤”时,“三千宠爱在一身”是何等的荣耀,则丝毫不难想象。据史料上说,“芙蓉汤”的四周以蓝田出产的一种名贵的粉红色“芙蓉玉”砌墙(因为杨玉环小名为芙蓉),仅此一项,昔日的奢华可见一斑。正是在这里,才有了“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如此香艳的情节。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李隆基对杨玉环的万般钟爱,一个女子能得到如此隆重的眷顾,难道他们的爱情还需要质疑吗?
       但是,事情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即使在李杨这场华丽的爱情故事中,我们仍然能看到很多杂质。这些杂质几乎使大唐江山易手。
       在李杨十一年的共同生活里,李隆基并不只钟情于杨玉环一人,期间,他与江采萍,侍女念奴以及杨玉环的胞妹虢国夫人都产生过恋情,后三者都是当时的“名女人”,江采萍会写诗,有“才女”之称。念奴是一位歌唱家,后来的词牌名《念奴娇》就是因她而命名。至于虢国夫人,应该说她是一位另类。非常有个性,朝见天子也不化妆,所谓“淡扫蛾眉朝至尊,犹恐脂粉污颜色”,可见其漂亮自信。
       而杨玉环也没闲着,这个享乐主义者,敢于将一切拿来享乐。她与安禄山的瓜葛为大唐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
       外表愚鲁,内心狡猾的安禄山正是通过她获取了李隆基的信任。
       据说安禄山第一次进宫谒见,只拜杨玉环而不拜李隆基,别人责问于他,他说:“我是个胡人。我们只知道有母亲,不知道有父亲。”一席话惹得贵妃大笑:这个来自荒寒之地的野蛮人太好玩了,那么憨厚,那么愚昧。当他跳起胡旋舞时,那肚皮垂膝的样子也显得那么好笑,他那里象个堂堂的节度使啊,他简直是个丑角,一块笑料。而安禄山也竭力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小丑,甚至赤身裹黄绸装做婴儿,睡进摇篮车里,被杨玉环当作干儿子四处招摇玩乐。以此博得她的欢心。然后曲径通幽,通过她又获得了李隆基的信任。
       大臣中有人议论说安禄山谋反,李隆基听了不以为然,他认为一个供人玩笑的丑角怎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呢?何况他看上去又那么傻里傻气,没一点城府。
       公元 755 年,一向海晏河清的大唐突然风云变色,胡人安禄山的铁骑踏破洛阳,一路杀来。李隆基这才看清,原来他豢养了一只恶狼!无奈匆匆踏上逃亡之路,一行人慌不择路,饥不择食。不料,噩梦仍在继续,马嵬坡下,六军哗变,愤怒的军士们要求处死杨玉环,在他们的眼里,杨玉环不过是妲己之于商纣王,褒姒之于周幽王。这时李隆基才认识到大唐早已病入膏肓,真是处处风波处处愁!
       国家危亡之际,揪出来的祸根总是女人,就这样,杨玉环为她十一年的爱情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李隆基也同样付出了代价,大权旁落,孤馆寒窗了此一生……
       千百年来,李杨的爱情活在诗歌里,活在戏剧里,活在荧屏上。一切看上去很美,美得没有任何败笔,没有任何漏洞。然而,从另一个视角审视,这场完美爱情正如张爱玲所说的那样:" 比如一袭华美的袍,里面爬满了虱子 "。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