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开学第一天

作者:陈苑苑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5679      更新:2020-12-26

       这个标题像十五岁的作文,而不是五十岁的感言。

       上了五十,你会盘点资产:自己有点什么,还想做点什么。我在中国读工程,做工程,在澳洲读管理,做生意。但工程生意都不是我的真爱。我真正喜欢的却是文字,数学和舞蹈;但也不想重起炉灶去做专业了。

      于是东想西想,想去教书。因为有工程背景,可以教数学,教物理,教电工原理,教制图;有管理实践,又可以教会计,教理财,再加上中文和舞蹈。有这么多可教的内容走上教书的道路等于是资产重组。这对退休是很好的安排。

       想清楚了,立即行动。因为教书要有资质, 那就得去读一个教育学位。但院校的“招生”已近末端。大半的机会均已错过但仍有最后一线希望。希望果然有,录取通知书来了:两个硕士研究生,一个普通研究生,均以数学为主修,我很满足。

       学校开学是三月四号,周一。没有升旗仪式,没有感谢祖国的热辣辣的话语,亦不见校长笔挺着的训话,倒是在学生邮箱里收到校长的Email,说他也是初来乍到,而且是从英国来,同新生一样,得手捧地图赶扑一个个约见, 云云。

       现代化的报到是在网上,节省人力财力。只要知道哪天有课,在哪个教室,自己去好了。但我心里不踏实。我第一担心的是在哪里停车,第二是各门课的教室在那栋楼里,到底还存在不存在,会不会搞错。 

      于是三月五号,我专程赴校。

       我第一次跨进该校门是二十一年前,那会儿到澳洲不久,人际当然生疏,但最恐怖的是语言不通。在国内大学里学的是工程英语,但到了课堂上,工程英语,日常英语,全不见踪影,生生地像个傻子。校园是个什么样,根本无心去观察。记得有三五幢楼吧,大概没有超过十栋。如今校区足足扩大了三五倍,原先校园周边的草地变成了新开发的住宅区。虽然我自己没去重蹈工程的覆辙,但儿子却读完了工程,同我的自动控制很接近的机电一体化(Mechtronics), 并成为设计工程师。惊讶之余,心里倒也有点骄傲的,为母校的发展,亦为自己的选择。

       话说回来,开车进校园,停车场无数,却怎么也找不到停车位。费了不少时间,终于找到了供学生用的停车场。又去周游各个相关的教学楼,最终确定每一门课的教室的准确位置,然后领了学生证,并做了一个英文语言测试,再把开车路线牢记在心。就这样,整整用掉一天的时间。

       三月六号,周三,正式上课。

       我将三门课放在一天里,从 9am 到 4pm。为保证不出停不了车的事故,半小时的车程,我提前一小时动身。选择了讲究的休闲装,八点钟就远离梦乡,加入了上班的大军中。

       果然,停车位俯首即拾。买了八小时的停车票, 1.20澳币。各科之间有十分钟的间隙,却不够吃饭之用。故我准备的中饭,一反中式传统,一根切成块的德国香肠,一串葡萄,可以边走边吃。

       没有迟到,开始上课。老师们是教你如何教学生,则个个以身作则,将教的方式融在教的内容中,如同写文章,可谓夹叙夹议。第一堂课,老师都让自我介绍,都有分组讨论,都将教学大纲发给每一个人,都有学生的作业的选题;都给出一串的交作业的日期。我在小组里发言,和回答课堂老师的提问都比较主动,好像挺自在。

       四点钟不到,一天的课程全部结束。

       到了家,回顾这开学的第一天,没有二十一年前的兴奋,也没有当年的紧张,害怕,不知所向和手足无措。这归功于前一天的准备工作。功课能不能读得好不敢说,但这回的管理比较到位。不知道是二十一年的人生经验所至,还是管理学位起的作用。

       这一天几乎是完满的,包括穿着。于是我走向镜子,对镜一看,面孔固然可爱,但那一件法国制造的,既鲜艳又雅致的短袖套头衫,竟然——反穿着!!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