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亲情悠悠

首页 > 散文 > 亲情悠悠

家长里短

作者:陈苑苑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4836      更新:2020-05-01

       同我纤小的身体相反,我性格中最缺少的就是女人的细致,延展下去,最不懂柴米油盐,家长里短,尤其是曲里拐弯的人际关系。我自知没有本事,来往的人不多;当然亲戚是没有办法回避的。

       我先生鲁道夫的女儿,丽莎,大前年九月结婚。丈夫罗杰,有Rudolf的做派,让丽莎常常联想到故去的父亲。罗杰家亦有德国背景,和我们,The Hroteks,很融洽。婚后丽莎做了全职太太,将家管得很好,将钱管得也很好。

       生活在他们期待的方向上进展。他们一面节俭还房贷,一面计划去旅游。投资享受两不误。他们最先去了新加坡度蜜月,第二年6月,他们又和我去中国,看故宫,上长城,开心得很。接下来,他们回Adelaide,我则呆在中国读文学。

       万没料到,待我年底回来,他们关系终结。原因是罗杰同另一个女子有染。此事太重大,太突然,也太莫名其妙。一个所有家人看好并祝福的婚姻,转眼落花流水,可惜之至。我好心疼丽莎 。

       丽萨漂亮,能干,善良,对人体谅,懂得照顾,有审美品味,又很能自我牺牲。可是因为父母早年离婚,对她的影响极为负面,一路走来,好辛苦。自有了罗杰,我心里的确感到放了不少的心。丽莎妈妈也对我说,多年后,我们都会感谢罗杰,因为他使丽莎有了安顿。当然,丽莎自己,也是很满足的。

       可这桩婚姻竟短暂到只有一年!

       丽莎很伤心,很气愤。谁想轮上这样的事儿呢? 还好,丽莎并没有觉得是灭顶之灾,也没有我想象的悲痛欲绝。她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坚强。这也许,正是罗杰的婚姻带给她的信心。

       转眼到诞节了,不期然地接到罗杰的圣诞问候。电话那头是泣声而述,他说他无时无刻不思念着丽莎;他说他对丽莎的爱与日俱增;他说他愿意尽一切努力,回到丽莎身边。一个人的诚恳和真挚,在情感上,最是不能忽略。

       我对丽莎如此说。而丽莎却说,罗杰同他人有染已经足够令人震惊,他对这件事的处理,使她失去了对他的信任。不是不能原谅,而是没法再信任。这话是有道理的。信任的问题是人与人之间根本的问题,更不消说男女之间。

       信任的问题怎样才可以解决?我完全不知道。我将此问题带回给罗杰。他说他知道丽萨对他不再信任;这个是他造成的,他愿意重新建立起来。我倒也赞同他这样的态度。确实,信任只有自己做出来,任何人都无能为力。

       之后,我又回中国读书了。在他们之间,虽然偶然有些沟通,但一直未能和解到做朋友的程度,直到我去年年底回到Adelaide.

       此事刚发生之际,对丽莎的打击,真是难以想像的。丽莎 不能忍受在同一屋檐下的生活,请罗杰搬了出去。而这一搬出去,引出了两问题:对罗杰,他并没有另外的房子可以住。租房不仅要付房租,严格的租赁合同令生活上诸多不便。而对丽莎,要独自支撑全部的还贷,经济上的窘迫,捉襟见肘。

       这处房子是他们结婚后购置的。房子是老式的,也就是有传统风格的,质量很好,院子很大。这房子的地点也很好。靠city近,是一大优势,又有沿Murry  River的自行车道,可供锻炼,机动火车将在附近设站,并已在城市规划之中。如此,这处住房的升值空间相当乐观。

       房子一买下,丽莎就以最经济的方式,做了必要的内部装修,配了合适的家具,看去是一处舒适而体面的住房。不仅他们夫妇俩极是满足,所有的亲戚朋友看也都很赞赏。他们准备稍后再做室外装修,如此规格的房子,够一辈子享用了。

       现在夫妻关系出了问题,丽莎承担的经济压力好大。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还因为这房子是我作担保的。当时他们的现金不够,而他们又特别中意这处房。而今这样一个局面,我不免想,要不是我担保,如今也不至于让丽莎有这么大的压力。

       我忍不住对丽莎说,不晓得我做担保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不料,丽莎说,这绝对是好事。首先,这处房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如果她去租别人的房子住,她的生活质量会大为不同。再者,当我知道她独自还款,却没有怕她不能还款而促她卖房,这是对她的信任。所以,担保买房一事,她得到的是双重的好处。

       我如释重负。为别人买房做担保,是大事。但对丽莎,我的确既愿意帮助,也有足够的信任。凡事总有风险。我相信丽莎。如果出了问题,丽莎一定会努力。但如果出了非人力所能控制的问题,那也没有办法。

       至于房子的买卖,我也很清楚,短期里一买一卖,是会有损失的。买房是长期投资,只要扛得住,一定要扛下去。我自己会这么做,也希望丽莎 能这样做。丽莎的确做到了。我为她骄傲。

       罗杰无可奈何地同别人合住去了,马虎着每一天的日子。

      去年十二月份,我又回到Adelaide。很快又是圣诞,罗杰又来电话问候。他说他至今心目中丽莎还是他的妻子,他也的确仍旧带着他们的结婚戒指。在西方社会,这是公开声明他没有同其他任何人建立关系的期待。他说他比在婚姻里更爱丽莎。他说他每天都在悔恨和悲伤中渡过,他希望回到他们的婚姻中去。他的话让我再次感到他的诚意和诚恳。

       对罗杰  , 我说真话是不了解的。当初罗杰在向丽莎求婚前,打电话给我,问他可不可以向丽莎求婚。我回道,坦率地说,我对你并不了解。但有一点我能确定,你是诚实的。因为你说话速度太快;说话快的人说不了谎。就冲这一点,我同意。丽莎的母亲也同意我这个观点,说他对丽莎的感情,完全没有算计。

       对我有印象的,倒是在他们婚礼上。新郎演讲时,提到缺席的Rudolf,他哽咽不已,几近落泪,叫我感到他懂人情,懂丽莎。常规的婚礼上,是父亲亲手将女儿交到女婿手中。丽莎对父亲感情深厚,罗杰定然知道。

       前年去中国旅游,我和罗杰还有点小冲突。因为我同他们在一起时,说话时却常常只冲丽莎说;罗杰说我忽略他,蛮为恼怒。我喜欢丽莎,他当然不能和丽莎平分秋色。我就明确地跟他说了,感情上我就是偏的。如此看来,罗杰直来直去,不属处事圆滑的人。

       罗杰也去看望奶奶。奶奶正直,睿智,在看待婚姻关系上,从不偏袒自家人。不同于大多数人众口一词地指责“出事”的一方,奶奶认为,如果关系中有问题,绝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一定是两个人的。

       丽萨是奶奶最宝贝的孙女,也最多照顾奶奶。奶奶上了90岁,仍旧单独居住。罗杰就会帮奶奶做些她已力所不能及事情。讲到丽莎的坚决不为所动,奶奶对罗杰说,“你要有耐心。”

       圣诞节里,我又见到丽莎。提到罗杰,她说她也常常想到他,而且觉得很悲伤。

       但关键还是,怎样看待罗杰 同另一个女人的关系,而这又牵涉到该事件背后的原因。尝试着触及这个问题,我请罗杰喝咖啡。虽然尴尬,我还是开口了:你能否向我解释,为什么这件事情会发生?罗杰眼睛没有躲避,口气没有含糊,说:非常简单,因为我觉得我完全被忽略。联想到在中国时,他对我的恼怒,我相信,他说的是真话。

       当我将此解释告诉丽莎时,丽萨说出一串否定的意见。最后,我只能说,每个人的认知都是偏见,如同盲人摸象;如果认识一致,就不会有矛盾。我们可以不同意别人的观点,当我们是不是可以了解对方的观点?这样我们才可以有所比较,我们才可以试图从对方的角度来看问题。对这一点,丽萨终于认可了。

       僵局开始松动。圣诞节以后,他们的接触开始增加。罗杰则常常给我电话。亦喜亦忧。喜的是彼此有见面,有交流;忧的是关系发展的不确定性。丽莎定下规矩,不准罗杰 用sweetheart 或love称呼她。罗杰要努力又不能确定努力得是否对头,则来问我 。不知不觉中,我同罗杰成了同谋,里应外合,说服丽莎。

       丽莎自然会感到,我在帮罗杰,希望他们关系回复。但从我心底里,真是为丽莎 好;而我也怕,我的动机被误解。于是我又问丽莎,你会不会以为,我劝你和罗杰和好,有房子的因素。丽莎说,不是。她说,“在我们的关系中,诚实超过了礼貌”。如果你确实有此考虑,你会直接跟我说的。有丽萨这样的理解,我同罗杰同谋,更无顾忌了。

       近一两个月,他们有了较多接触,但丽莎 坚持他们只是朋友交往,她不能承诺他们可以回复婚姻关系。罗杰告诉我,丽莎曾经几次对他说,‘I love you’,但马上解释,这并不是我真要说的话。可见丽莎在感情和理智上的矛盾。

       自从婚姻出了问题以后,丽莎一直在做心理咨询,罗杰也是。我很明白,现在的丽莎,首先要做一个独立的自己,然后才是别人的partner。这是对的。慢慢的磨合,谨慎的重整,才会有利于关系的建立和发展。

       罗杰心里过于期待,于是诚惶诚恐。我不便作具体判断,但持鼓励态度:你只需做正确的事情,关系自然会往好的方向发展。谁会永远拒绝温暖,拒绝真诚,拒绝友善呢?你们现在比以前近,这就是好。你们即便最后不做夫妻,但友好相处,互相帮助,共同建立资产,也很好。内容比形式重要。我对丽莎 亦如是说。

       罗杰的确很关心丽莎。知道丽莎的房贷沉重,罗杰是愿意承担还贷的,可是丽萨倔强,强撑着。对他们的房子,他也很喜欢,也表示感谢我帮助。而且他还有他的计划,如何装修,如何改造,之后可以增值多少,然后又可以以此做抵押,买另外一处投资房。这个计划,和丽莎的很相像。

      下面一个关键点,是罗杰搬回去。罗杰需要住处,丽莎需要还贷。罗杰搬回去,还贷就可以两个人分担了。这事他们已经交流过,待条件再成熟一点,便可操作。而我在一边,给丽莎一点小小的压力,说,从法律上说,这房子有他的一半,他有权利搬进去。我想,只要罗杰般进去,他们的关系就基本上确立了。

       就在上周,丽莎告诉,罗杰已经搬回去了,我好高兴,这意味着他们的关系有了相当的进展。但丽莎强调,他们各用一个卧室。也就是说,他们需要继续磨合调整;这也是需要的,合理的。现在他们每周划船一次,健身两次。

       好了,到此,我尽了力了。

       我这才注意到,我扮演了一个家长里短里的说和角色——我从未想过,从来不以为有可能去扮演的角色。更为始料不及的,是这处房子,竟成为我调和他们关系的手段。

        生平第一次有此婆婆妈妈的壮举,并且有正面效应,我自己都想不到。但只消是好事,也不妨一做。

上一篇:公开的情书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