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亲情悠悠

首页 > 散文 > 亲情悠悠

多年母子成兄妹

作者:陈苑苑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6087      更新:2020-04-24

       我本来就幼稚naive,在儿子面前更幼稚naive。

       我总说,我这一生最大的上算,就是生了一个不像我这么笨的儿子。假如儿子要我教导,要我拿主意,而我拿不出主意,不知道怎么去教导,那我岂不要疯掉!

        还好,天补不足。

       我不具备常识,又在英语文化中,生生地就是个弱智。

       十四五岁的儿子,个头已经高出我大半个头。一次电视里播放一个娱乐节目。不知主持人说了什么,台下观众大笑。儿子亦大笑,我则莫名其妙。问儿子,儿子不答。节目结束,我又问。儿子走过来,正面对着我,然后用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如长辈般亲切地俯视着我,“妈妈,等你成熟了,我会告诉你。”

       因为不具常识,我时时处处不晓得如何是好,只有请教儿子。

       我不解风情,对太过暴露总不接受。于是问我先生,你看到穿着暴露的女性会有什么感觉呢,回答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知道这是我想要的答案,倒是我不知道他如此善解我意。我以此为据,同我婆婆聊天,评说暴露乃无增吸引力。儿子在一旁听着好笑,几番眼神加言辞示意,我终于领悟;简直就像哥哥开导妹妹。

       对儿子的话,我是真的听。他随便一开口,对我就是最高指示。

       他的房客,在我眼里,是一位伶牙俐齿,拼命护犊的母亲。我觉得我们可以做朋友,想请她吃饭。于是去问儿子,是否合适。儿子回答不合适。“喝咖啡可不可以?”“可以”。于是我“可以”了一回。不久,儿子去南美旅游,回来发现她种了多于六棵的鸦片,而法律只允许种植六稞,可见这位女子不规矩。当初幸亏听了儿子的话,没有走得更近。

       家庭范围内,小小的谎言总是有的。谁爱得多,谁上当。

       儿子喜欢汽车,又喜欢赛车。16岁起就玩漂移。飘移对车的要求极高,儿子就不断地更新updating 他的跑车。办法是,将原有的部件拆下来,卖掉;买进新的部件,装上。这么折腾,当然是花钱的。

        好多年以后,他告诉我,那年他花掉上万块钱。在澳洲,一部丰田汉兰达,3.5升,五座,只有两万八千澳币,一万就不是小数子了。更令人吃惊的是,这钱居然是从我这里以各种的理由要过去的,而我浑然不知。儿子骗骗我很容易。

       但我骗儿子却不容易。我不愿意让儿子知道我的全部财产。有一处房子,我对儿子说是我帮人家管的。一次我们在议论这处房子,儿子好似心不在焉地问道:“这房子是你的吗?”我一时窘迫,想是承认呢,还是坚持否认。儿子早就看穿,还没等我想好怎样回答,他已经有了结论——“妈妈,你连说谎都说不圆(Mum, you are a poor liar)。”

       儿子18岁的时候就能办百把人的party。我没有他的能耐,自然要他帮忙办party。

       我五十岁的生日party,是在他家里办。我最怕蛋糕和酒水,于是儿子备好酒水,儿子女朋友管蛋糕,party 圆满。我60岁的生日重大得多,在我自己家里办。客人有三十来号;我满腹愁肠。最后商定,我只管买主要的食物,而生日蛋糕的定制,音响系统的连接,装饰品的选择和会场布置,以及准备啤酒和饮料,则都由儿子来安排。只说饮料一项,要买各种饮料,照顾到人们不同的口味,照顾到大人和孩子的区分,照顾到有糖无糖的需求;然后还有保冷的容器esky;然后要有大量冰块。我想想都害怕。但儿子去办,我不仅买的心思省了,买的时间省了,连买的钱也省了。

       尽管妈妈幼稚,妈妈不能干,但儿子确有真实的尊重。

       儿子有一次来电话,本来只为开一个玩笑,不知为什么怎么转到“尊重”上来了。儿子说“尽管我很不情愿意承认,但我的确很敬重你。”他说他是就这么对一位中国女孩说的:“我敬重我的妈妈。”儿子曾经评价我“为人欣羡”,大约是指“有闲”的意思。这一次他解释:你比一般人都强;作为移民,你等于是从残疾人起步的。是的,移民有如残障人士, 重建生活谈何容易。儿子理解了我的不易,我深感欣慰。为此我专著一小文写道:  儿子有此评价,“我可以死而瞑目”。

      我最不喜欢板起脸来做父母“尊严”像;反倒觉得,没出息的父母才要子女“笔管条直”。父母和子女最应当的关系是平等,尊重和欣赏。这一点我从小就知道,我爸爸对我就是这样的。

       儿子懂我,虽然他尊重妈妈,有时也不妨作弄一下,开心一番。

       澳洲的母亲节的特色,是孩子为母亲做一顿早餐,通常是咸肉和鸡蛋;然后端给在床上等待早餐的母亲。此程序谓之“床上的早餐”。母亲节定在五月份的第二个星期日。

       一次母亲节,我去儿子处。太阳已高高挂起,他小人家还在享受懒在床上的时光。明知我在其侧,儿子“淋漓酣睡”。终于醒来,一脸淘气,迟迟不提母亲节。于是此母亲逼宫,“我还在等你‘床上的早餐’呢”;彼儿子回应,“应该是我在等待床上的早餐。”这下我糊涂了;儿子正是要享受我不解的表情。面带几分得意,解释道:“今天是儿子节”,他准确发出两个音节“Son Day”。他把Sunday 篡改为Son Day——母亲节变成了儿子节!

       汪曾祺的父亲有一名言“我们是多年父子成兄弟”。父成兄,子为弟。而我和儿子,则是“多年母子成兄妹”,子成兄,母为妹;在尊卑上,儿子略长。

上一篇:家长里短
下一篇:情系水泉洼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