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移民快手托尼和艾斯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5567      更新:2020-02-28

       女儿有两位越南朋友,一男,英文名托尼;一女,英文名艾斯;初通汉语。18岁时来澳洲留学,吃力不得好,反复挂科,成为资深留级生。两人有计划有预谋有纲领地密谋对策:读本科真他母费劲!再说留学可能赔钱,工作却绝对赚钱。于是下定决心,下定决心,下到第二天才定了决心:立刻改读职业学院混文凭,以便获得申请移民的资格;同时就业。先解决住房问题——用剩余学费交首付。各ps一张名校毕业证,发邮件回去骗父母。因志同道合,事业和爱情于半秒钟内一拍即合。

       两人环保娶嫁后便选房子。如果买新房子,现在政府或者开发商划的地,两三百平米三四百平米的比较多。而打算选五六百平米七八百平米的,找当地人的二手房最切实可行。以800平米的地为例,房子可能400平米,单层;300平米的地,房子也可能200平米,双层。看你喜欢院子宽,还是喜欢房子多。托尼和艾斯心大,共同贷款购得别墅一套,其中房子两层,600平米,院子约500平米。新房买不起,只好对旧房实施小改造,补漏洞,刷油漆,洗地毯,种花木,提升软环境。还不错!

       接着,结合澳洲实情——“不少青年不读大学,甚至不读职业学院,而读专业技校;读大学是一种个人养成,不是为了找出路和提高身价”的经验,由托尼潜到中国大陆(因学科齐全、学费便宜),直奔职业培训班,很快掌握了水管工,木工,电工,修鞋,修锁,砌砖盖瓦,切割玻璃等技术,成为复合型国际稀缺人才。

       托尼返澳,当天就走上了工作岗位。之后多次跳槽,虽然辛辛苦苦做技工,但越跳工资越高。在澳洲,只要费体力,又有一定技术含量的职业,工资都超过小白脸,小白领,小公务员。艾斯持家,当全职太太。这里的有钱人,养全职老公或太太;普通人,同样。普通人养,是因为,一,工作和带娃不能两全。二,养老公养太太,便宜得多;养佣人,或钟点工,相当于养两三个老公或两三房太太。

       隔一年,托尼因为有过硬的“雇主(用人单位)担保”,获得绿卡,随后加入了澳洲籍。转而担保艾斯(“配偶担保”)。之后,艾斯也如愿以偿。两人为家庭的“财产性收入”,天天挽起袖子,挥汗如雨,累并快乐着,度日如过年。

       托尼瘦瘦的高高的,很孩子气,不怎么懂事。但是就懂得哪种劳动更赚钱。艾斯胖胖的,矮矮的,属于“五短身材偏有趣”那种类型,也孩子气,也不怎么懂事。但是就懂得协助老公赚钱。他们经常到我家,找我女儿玩耍。

       我平日,常像泥菩萨端坐莲花宝座一样,练习静功。有一次心乱,静不下来,无事找事,妄图做托尼和艾斯这两个普通群众的思想工作,激发他们的阶级感情和爱国热情,将其传讯到身边,面对面,疑罪从有,道:“虽然移民了,爱国还是很重要,民族大义不能忘……”引发三个年轻人的哄堂大笑。小夫妇嘴快,托尼用注视天外来客的眼神对我说:“凑巧生在某国活在某国,我就必须爱某国?您要能选择投胎您愿意跟落后族群同一个祖宗吗?我们是澳洲公民,澳洲是不是国?爱澳洲是不是爱国?爱国是不是只能从一而终?我以后进公墓,化纸时肯定要烧一本澳洲护照,违法了?您老人家干吗不回国学习宇宙真理呢?我劝您呀,想吃什么可口的,赶快去吃,想做什么事赶快去做。毕竟岁数偏大了,记性不好!要不干脆留下来,和我们一道,解救国际上的劳苦大众吧!”艾斯照例笑嘻嘻地说:“移民就是挪窝,是动物的正常迁徙,有什么错吗?动不动就捆绑爱国,不好玩!哪儿草肥,兔子就去哪儿吃草;哪儿宜居,人就往哪儿挤;‘你若芬芳蝴蝶自来’,也是这个意思。你们中国的农村娃,大学毕业后都愿意留在城市,难道全是‘叛村贼’?你们中国的广东台山县,分布在全球各地的华侨高达140万,难道全部不爱国?”

       我说不过他们,又不甘心失败,挣扎道:“就算移民到国外了,也只能当二等公民!……”托尼截断我的话,“大叔大叔,你好好想想你在国内是几等再说话好吗!”我想起一句电影台词,马上疯狂反扑,“恶毒污蔑”道:“可耻的叛徒!”骂出两串嘲笑声。托尼又说:“有的人发现自己比不过年轻人时,就开始试着在道德和人生境界上做文章。哈哈,大叔,你不是这样的人吧?”我慌忙负隅顽抗:“不是不是!他们才是!”“他们”是谁?我也不知道。

       我女儿受毒害轻些,没有发表精彩演讲。我当时很愤怒,是自觉愤怒,不是奉旨愤怒,差点被那对小“越奸”气得晕厥倒地不省人事,很想穷兵黩武,飞他们一串大耳光。女儿缄默,也许仅仅是同情我。我知趣地闭嘴了,因为我正在由“子女担保”办移民,也“不爱国”了。想起当年,十一届三中全会结束后,中国民众意气风发,各界人士纷纷摩拳擦掌投身改革,海外学人批量回国效力。再看看如今,大陆的移民中介机构生意红火啊!我同样“凑巧生在某国活在某国,我就必须爱国”,而不能爱全世界吗?爱全世界不包括爱某国吗?我要能选择投胎,还愿意选某一民族吗?爱澳洲就不是爱国吗?我们这一代,也许包括上一代或上两代,被其他集团或个人注入了很多深刻的,似乎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不再是一张白纸,而是涂抹过的旧纸,因此早就失去了小青年那样的直觉。不记得是谁说过,“爱国有两种含义。自然的爱国,内容是爱乡土,爱文化,爱传统,爱和平,是不需教育的人间自然感情。‘主义’的爱国,特征是爱领袖,爱政党,爱政权,是不教育不会自生的爱,是后天人为形成的爱。”我需要好好想想,分清这两种爱的界限和结果。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了解到,越南留学生,尤其中国留学生,许多来自普通小康家庭。越小康越没有背景,越移民。贪官本人和贪官家属也移民,但不是移民主流;普通留学生是移民主流(近年投资移民等各类移民比例也在增长)。开始,这批人年龄都小,只是想出国学点真本事,不太在意别的。时间稍久,经过对比,觉得移民好处更多,更有利于发扬国际主义精神,解放全人类,并最后解放自己。于是努力留下来。动力源自追求,而不是源自逃避。可惜等绿卡比等飞碟还难,百分之九十达不到移民要求,只能回国。不是爱国回国,而是留不下回国,也即爱澳洲而回本国。澳洲人好不容易打下的黑色江山,虽然不会叫别人拿人头来换,但也不会让你轻易移民。有些来自大陆的女孩子,意志坚定,学成了,不归去,也不耍朋友;都想耍有绿卡的朋友,丑八怪也有人排队抢,不愿意抢,或抢不到,就得靠自己亲力亲为等绿卡。往往从桃花盛开的春天,一直熬到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枯草遍地的隆冬,人没嫁出去,绿卡也没拿到。所以,除开高科技人才移民,巨额投资移民(贫贱不能移),亲属担保移民等,别的任何一种移民方式都很费劲,都不简单。中国留学生独生子女多,移民后,多半把父母办过来,一家人团聚,老两口最终也能获得免费就医以及养老等社会福利。说来说去,世上就两种制度,一种是单轨制,谁的基本权利都一样;另一种是双轨制或多轨制,少数人有特权,多数人基本权利档次低,还可能随时不保。世上就两种人,一种人客观上毕生致力于为社会做贡献,另一种人毕生致力于对既得不公利益的拥有。年轻人比我们强,一眼就看穿了实质,扑向单轨制,要为社会做贡献。世界是他们的,不是我们的。如果我们坚决贴在他们的屁股后面,深刻领会积极响应融会贯通其战略布署,不再像过去那样,总是满足于现状,不与外界对比,只与曾经对比,那么世界也有我们一点点!难怪香港作家倪匡说:“人类社会所以进步,主要原因是下一代不听上一代的话。”有道理!

       突然发现,托尼和艾斯,很久没有光临指导了。非常渴望,立刻和两人建立高档友谊,一次握手起码应该超过三分钟。

       次日我就去拜访了这两口子,顺便看看那幢占地800平米的别墅长什么样。他们见我和蔼慈祥,跟前一阵的政委形象判若两人,赶紧热情接待了我。我注意到,炉具边的醋瓶子上,写着一个“酷”字。哈哈!想起我的一个中文学生艾尔多安,电子作业里打出的字竟然是“蒜止停车”。哈哈哈!在热烈友好的气氛中,宾主就共同感兴趣的话题,例如川菜粤菜进行了深入切磋,并共叙友谊,共话交流,共祝双方关系不断向前发展。访问获得极大成功。他们还愉快地接受了我的赴宴邀请,只差合影留念以及发表联合公报。在此,不妨泄露一句悄悄话,我订的是家乡菜——川菜,打算辣他们一次,以便知道老夫不好惹。

       据我调查和瞎蒙,眼下,托尼和艾斯,已经成为各国老留级生以及中国新留学生等普通有志移民青年的楷模。上课是这些人人生中最不重要的事,只是为获取绿卡,而勉强应付的小事。他们络绎不绝前来取经,潜心认真鬼混,居然不怎么谈恋爱。两位“导师”年纪轻轻,却异常老辣,通过传经送宝,引领着这一大批厌学并随时准备弃学的学子,踏踏实实地走自己的特色路,让父母生闷气去吧!

       这是好是坏?是学习楷模还是反面教材?我说不清。有一点可以肯定,在澳洲,劳动人民早已经真正当家作主了;劳动是愉快的,加班是要拿三倍工资的……

      与托尼和艾斯接触日增,终于喜欢上了这对从实际出发,直取目标的移民快手!

       预知后事如何,欢迎找我打听。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