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灵韵野趣伊犁河

作者:张惜妍      阅读:2416      更新:2019-07-11

       一条大河从我居住的城市南面流过,它叫伊犁河。这是一条由东往西流淌的河,河水经年不息,奔流了几千年,有谁知道它还要流多少年呢?
       因为有了这条河,这里才有了一个如少女般清秀的地名。
       如果说天山是新疆的母亲,无疑母亲是最偏爱伊犁这个孩子的,雪山、草原围裹着一片农耕和游牧交织的绿洲,一条温婉的河流围绕在她的身躯蜿蜒流淌,以母亲般的柔情滋润着伊犁河谷,融注血液、渗透生命,养育这片土地上的生灵,赋予了伊犁河谷西域的苍茫和江南婉约交织的风情。
       穿城而过的河流给伊宁这座城市平添了一份稳重大气。我居住的地段,离河岸大约有三公里的距离。夏季,黄昏,沐浴着余晖往南走,一条树荫浓密的大路,大路两边是粗壮高大的白杨树。
       在靠近河岸的路段,马路中心以苹果树为车行隔离带,车少人稀,适合散步、闲谈。沿着绿荫大道漫步到达伊犁河,正好看到夕阳落到水面上,河水泛着红光,缓缓流淌,心也跟着平静下来。
       映入眼帘的河水,是迎着晚霞舞蹈而不是在流动。我喜欢看着夕阳西沉,直到水面只剩下一片脉脉暮色,化解掉尘世的喧嚣。
       站在桥上的人宛如剪影,有一种沉静的美。傍晚的伊犁河大桥上,时常会遇到浪漫的婚礼,装饰一新的花车和漂亮英俊的新人,随着一群兴高采烈的年轻人拉着欢快的手风琴舞曲载歌载舞。
       这是居住在这里的人举行婚礼仪式中必不可少的程序之一,伊犁河对于伊犁人,有着更为特殊的情结——长长的桥连接着一生一世,让滔滔河水见证新人执手走过人生的长河,从此走入幸福的彼岸。
       河岸上住着几户人家,葡萄架和果树掩映着小小的院落,能种植物的地方都种满了花草。青青的果实把树梢都压弯了,还有很多小巧可爱的麻雀在树枝上唧唧喳喳跳来跳去,听着枝叶稠密的树丛里传出的鸟鸣声,就能感受到生命的勃勃生机。
       藏在角落里的一树樱桃红得娇艳欲滴,青嫩幼小的树枝顶上挂满丰硕的果实,把枝条压得轻轻晃动。我喜欢这些娇嫩的果实,放在嘴里吸吮,滑过舌尖的酸甜滋味里透着一丁点苦涩,不由得让人从心底里绽出欢喜的水花,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一些什么,比如花朵和草叶,白云和蓝天,比如黄昏里流淌的河水。
       我在这座城里长大成人,安身立命,我不知道还要在这座城市这条河边生活多少年。
       河水仿佛是城市的枕头,把睡梦中的小城围裹在水一样的温柔中,即使远在异乡,也有一条河夜夜从我的梦中流过。我的欢喜忧伤、我的过往今昔、我内心的风吹草动,都和这座城、和城边流淌的这条河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我的生命已经离不开它们,我的梦想也无法比河水走得更远、更快,我梦想变成河岸边的一棵树,吸收着这条河的精华和灵韵。我怎么可能不爱我的城市我的河呢?我爱这座城市的沧桑与包容,也不得不爱城里越来越少的白杨,越来越多的建筑;我爱这条河的厚重与独特,也不得不爱河岸上越来越少的湿地,和日渐消瘦的河床。
       天空清虚而静谧,一阵阵西风吹过,空气里飘散着丝丝缕缕的果香、泥土、河水和烟尘的味道。
       暮色一点点加重,大地静了,一弯新月温柔地挂在天边,青草、花香、虫鸣,好多生命的呼吸正慢慢地沉淀下来。
       河岸上遒劲的白杨,河滩上望不到尽头的沙棘、芦苇,河心小洲上沉醉的红柳;栖息的野鸭、扑飞的小鸟,顺流而下的鱼群,它们是这条河的儿女,寂静地生长、消失。
       站在远处看过去,它们的倒影映着水面,有种说不出的情愫在心里涌动。如果有来生,如果来生可以选择,我愿意做一棵树,默默地依偎着这条河,静静地守护着这条河,寂寞地开自己的花、结自己的果,勃发着绿色的生命。
       天下的水都是一样的,天下的河却千姿百态、各有不同。伊犁人因为拥有这条河而骄傲,用这条河来比喻绵绵不断的友情和敬不完的美酒。
       千倾良田、劳作的农人、水稻、小麦、油菜花,还有生活里的歌声,犹如这条有生命的长河,向西流淌,永不停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文艺芭蕉绿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