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文学漫笔

首页 > 评谈 > 文学漫笔

谍影重重中的济南往事

作者:逄金一      阅读:5027      更新:2019-07-06

 

谍影重重中的济南往事
----读许立强长篇小说《谍诱》
文/逄金一


       济南作家许立强最新长篇小说《谍诱》是一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重大题材文学作品,是山东省作家协会重点扶持的项目作品。这是一部弘扬爱国主义精神,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的好作品,也是面向济南市广大干部群众开展党史教育的生动教材。它填补了相关领域的空白,是省、市文学创作的重大收获。
       《谍诱》是一部以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的泉城为背景,所创作的一部反映中共济南地下党在日伪统治的白色恐怖下进行艰苦卓绝革命斗争的长篇小说,因其本地化、故事性、生动性等特点,可谓济南版的《潜伏》。
       这部小说在情节上高潮不断,引人入胜。作者的叙述能力让人刮目相看,他不断制造悬念,一波未平,另波又起,整个故事又环环相扣,层层递进,矛盾突出之下,尤显作者“解扣”能力之强;斗争激烈中,更显作者处理问题的智慧与才华。那简短的纸条、那耐人寻味的释放、那神秘的跟踪、那欲擒故纵的布局、那酣畅酒局中的套话,还有审讯台上那些花样百出的刑讯逼供……无不让人读来欲罢不能。其中的男女、同学、同乡、同事;国共、日伪、百姓……错综复杂的关系,局中有局的场面,无不让人读来思绪起伏。很多人肯定没有想到,在济南这块平静的土地上,居然还发生过如此波谲云诡、激荡人心的故事,不由人不重新审视这片熟悉的土地,从而加深了对它的了解与认知。
       举一个例子,在设计处死汉奸刁一民时,各种方案都想过了,最后还是通过饭桌之上的毒杀而成功的。日本教授下结论说:“死者并非自杀,亦不是他杀,而是死于无知。”而其实,这是共产党人精心设计的食杀。一桌之人吃饭,其他人没有事,只有此人暴毙,这其中就要有高超的科技手段与缜密的操作了。“砒霜是在死者腹内产生的,死者生前服过维他命C,这完全没有问题,问题出在他晚餐时食用了大明虾,虾本身也是没有问题,所以在场的其他人都没有事。问题是出在死者同时服用了维他命C。” 维他命C与虾这两种物质,在人的体内会自动合成砒霜。这一无声无息处掉汉奸的情节,因其独特与高妙让我印象深刻。我想,它也肯定能够提醒即使是今天的人们,在服用维生素C时,应当忌食虾类食物。
       这部小说如果拍成电影或电视剧,相信也应当会比较有市场。
       这部小说还再一次地向读者们展现了日伪的残酷。比如审讯中共济南地下党工委书记徐子常时,使用了当时最新型的Rx型电流生物感应器;比如审讯共产党员常闻声时,敌人提来一米多长的蟒蛇与他三代单传的小儿子同笼,等等。至于坐老虎凳、灌辣椒水,那更是平常不过了。小说中还披露了日军在济南用中国战俘培植细菌武器的详细经过,这可不是耸人听闻,作者这是根据日本战俘的真实供述,以正式报道为依据的。
       残酷的事实,一次次震撼读者的心。饱有史料价值的叙述,真实还原了那个年代在济南大地上所发生的骇人听闻的故事,不能不引起读者发自内心的痛恨与警惕。
       这部小说所塑造的人物很成功,包括日本人武山英一,共产党人湛寿亭、郭金良,还有从国民党阵营中起义的吴化文等等。个人感觉,这部小说尤其在共产党员形象塑造上最有突破,特别是塑造了更为接地气的新型党员形象。比如湛寿亭与余丽娜这一对党员夫妻,他们信念坚定,善于与敌周旋,敢于牺牲,但他们又不只是单向性高大的,在具体生活中也是平凡的、颇具烟火气息的。余丽娜是个醋罐子,对于丈夫湛寿亭的漂亮女下属充满醋意与警惕。湛寿亭与余丽娜在日常生活中,也会无伤大雅地互骂几句。这些更具生活化、人性化的处理,反而使人物显得更真实与亲切。
       书中诸多记述都能够让人重温历史,长见识、亮眼睛、明是非。比如作品中提到,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初期,济南地面上曾有一个非常活跃的“中国青年协会”和“朝阳公馆”。“中国青年协会是济南日本特务机关为麻痹人民,同中国共产党争取敌占区青年而发起和成立的一个组织。因为中国青年协会的会址在济南市南关的朝阳街21号,所以也被人称为‘朝阳公馆’。朝阳公馆的日本特务头子是木村义明,他打着日本共产党的旗号,极力鼓吹‘第三条道路’,大搞中立试验区,倡导‘公正合法’的革新运动,加入者可以自由阅读马克思、列宁的书籍和八路军抗日根据地的报刊,可以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因此迷惑了部分涉世未深的青年。” 中国青年协会里有个活跃的记者叫边艺红,实际上是个隐藏很深的日本间谍,就曾给济南的共产党地下组织带来相当程度的破坏。
       这部小说极具爱国主义情怀。书中提到,在日本侵略者占领之下的济南,民气高昂,老百姓明里暗里、无时无刻不在与侵略者智慧地抗争:“日本侵略者在济南无恶不作,大观园里的人表面上忍气吞声,但暗地里却借助各种形式和技艺跟敌人进行周旋,说唱《岳飞传》、《杨家将》、《木兰从军》、《苏武牧羊》等宣扬民族气节、抵御外侮的大戏和段子,曲折、隐晦地揭露、诅咒敌人的罪恶,同时也为自己人打气壮胆!而且这些举动让日本鬼子看了嘴里含着冰冰还说不出凉来,只能干着急上火。特别是摔跤场上的谭树森,看到同胞被日本武士打倒在地时,挺身而出,打得日本武士狼狈不堪,甚是解气。”
       这部小说在描写济南、传递本土精神气质上也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书中多处可见关于老济南民风民俗的描摹,书中人物的对话也多有让老济南人熟悉的“土话”,小说中也处处可见让人感到亲切的济南地名:制锦市、五龙潭、聚丰德、大观园、泺源公馆、草包包子铺……语言上也是接地气的——“那眼睛又黑又亮,就像那趵突泉里的泉水,既清澈怡人,又深不可测。”从场景、民俗、语言等诸多方面,这部小说立体展现了老济南的独特魅力。


作者简介:逄金一,1969年生于山东胶南,博士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山东省散文学会副会长、济南市作协副主席。著有《中国风尚史·先秦卷》等诗歌、散文、文化著作11部,曾获中国报纸副刊好作品一等奖、冰心散文奖、齐鲁文学奖、刘勰文艺评论奖、山东新闻名专栏奖、奎虚图书奖等多种奖项。现供职于济南日报。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