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合欢合欢

作者:张秀云      阅读:1469      更新:2019-06-28

       握合的合,欢愉的欢,这株树,就是带着合欢的使命来的,它是蛊,是诱惑,远远地,你看到一片粉云似的花,夏日里热燥的那颗心,就不烫了不乱了,及至走近,那一朵朵温柔的丝绒,把一丝一丝的触须探到你心里去,轻轻地,触一下,再触一下,成片地一扫拂,你便安静了,便醉了。
       合欢树下是人间的好去处。一树的幽香漫下来,那香浓郁又别致,有陈年的气息,似乎在地下窖藏了几千年,遇见你,为你打开。它幽幽地,从长长时空里飘出来,从深深的地底下溢出来,以最体贴的姿势拂扫你,让你沉下来静下来。叶子也同样醉人,一树的羽状复叶,细碎到入微,每一片都是两扇长长的浓密的睫毛,早晨张开,捧鸟的情话,捧风的私语,捧满掌的阳光雨露,黄昏来临,再合起来拢起来,把一天的相思捂在手心里。于是,团圆降临。
       月光下的团圆该有多美啊,那些合拢的叶子,亲密地,手心触着手心,安稳入眠,头顶细密的毛茸茸的花,是一床多么轻软温香的被。盖着花被,披着月光,我一直想看看合欢这样睡眠的样子,可惜城市里没有月光,没有清露。昨晚,在那个叫水木华庭的居民小区,我无意中走进去,被浓郁的花香绊了个趔趄,撞见的,竟是那么多那么多的合欢树,开满白的粉的红的花朵,弱弱的路灯光下,它们睡得同样好,体息芬芳迷人,鼾声悉悉索索。它们在做很甜很幸福的梦。有相抵的那只手在,有心与心的贴合,原本,哪里都是月华遍地啊。
       夜合枝头别有春,坐含风露入清晨。任他明月来相照,敛尽芳心不向人。这祈福的花朵,因为一个“合”字,一直香在古人甜蜜的爱情里。那合巹的酒,一定要用合欢花儿酿制,红烛摇罗帐新,酒香幽幽,郎情妾意风声月影,都敛在杯里,就着彼此的眼神,一小口一小口啜下去,你我就化在一起融在一起了。两扇睫毛关下来,挡住外面的世界,从此芳心不向人,你即是世界,世界即是你。
       红楼梦里的那壶合欢酒,是黛玉生命里皎洁的月华。那一回,大观园里的姑娘们赏菊尝蟹钓鱼吟诗,身子骨薄寒的黛玉受了螃蟹的凉,心口微微地疼。她的胃,多么需要一盏热乎乎的烧酒,可眼前却只有黄酒。正执壶蹙眉,宝玉来了,命丫头速送合欢花酿的烧酒,且要烫得热热的。螃蟹的寒,温平的黄酒怎能抵御得了?而这一盏合欢烧酒下肚,黛玉的心立即就会暖,就会熨帖。姑娘的身体和心思,宝哥哥最懂。黛玉短促的一生,一直期待能与这个哥哥共饮一盏合欢酒,而最终,只因差了他的那一口,生命没能圆满。临走,她帕子上咳出的那口血,怕是还带着合欢花朵甜丝丝的软,甜丝丝的恨和憾。合欢合欢,说到底,这酒,就是要两个人喝的,不可独饮,“独”便是“毒”了。悲哉黛玉。
      运粮河畔也有很多合欢树,密密的枝柯交合,粉红的花朵连片,风来,花叶轻摇,晃软了那条生硬的水泥路。路沿上,一个老人正蹲着,吃力地挪动着,一朵一朵捡拾被风拂落的合欢花。他说,老伴失眠,这合欢花煎水,可安神解郁。他说他每个花季都来捡,晒干了收起来,供她饮上一年。至此我才知道,这合欢花,原是《本草纲目》里的一味中药,可以解郁安神,可以理气开胃,可以活络止痛。总之,这是一味体已的药。这味药,以一个人的爱作引子,把盏交臂互饮,可一生无郁一世安好。
有合欢花儿四季陪伴,有一只煎药的熟悉的手,那老太太,连病痛也溢着合欢的幸福吧。 
       又一朵飘下来,花丝儿还嫩嫩的粉粉的,它落在老人银白而稀疏的头发上,很写意。我立在树下看着,心底叹出长长的、幽香的一口气。
       合欢合欢,它原本就是一个美丽的蛊。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