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赏春水

作者:东珠      阅读:2500      更新:2019-04-29

       心藏一段春水,舍不得示人。怕春水生气。一生气,就是云了。再生气,就下雨了。眨眼间,春,也就剩下个尾巴梢了。是云是雨还好,就怕是风,东风一吹,尽解冬疙瘩。雪是第一个保不住了,很多又固又执的都保不住了。以为战胜了寒冬,一回首,芳龄也零落,脚下尽是稀泥了。待那草啊花啊鸟啊长出来,一张如花似月的脸已是秋水长天。青丝独绘长白山,双臂渐同松明木。噫!命何短兮,春心淘淘惜,物我两忘皆一枕席……
       权当早已过上灵魂的日子。居灵厦,借大地,东南赏春水。舍得俺娘,舍得俺爸,权当我也是山里出产。舍得当下,舍得过去,舍得未来,权当改道换马不再计较时空。
       我是一个人上山。就要这么独。独处就像春水,自在啊。我发现,春阳照春水,它不生气,是春阳的温度恰恰好,性情恰恰好,归去来兮恰恰好,色温恰恰好。时下,也就是零上七、八度的样子吧。这个度数,春水自在。刚刚解脱,相由心生,自在最美。它顺道接济了离它最近的第一撮春色。我见一株顶冰花抽出布着白烟的肥叶子等春水。它长偏了,它抱着两个骨朵,就像抱着两个婴儿的村妇,略微露出了孩子的头。它被孩子拴住了,它需要春水曲步相迎。恰恰好,一堆乱石铺成曲径。
       再跟着春水下山,步子就像春水一样了。走走停停,就像将就一个个蹒跚起 步的孩子了。要等等,要轻声轻气的,要悄悄自查指甲是否还锋利刮人。要用春水把自己的眼睛洗得清清亮亮的。要趴下来漱口。要微笑。可千万不能大笑。要以指梳发,要像仪式,款步向山下。满眼俱是顶冰花的孩子。起步就是二胎,它生了一个又一个。山上没有计划生育,子孙满山最好。这个时节,它是山上唯一的春色。最难得是它的花意指日可待。除了它,春水一周之内再无春色可遇。真不希望春水长大,长大就不好玩了。赏春水,就那么细细的几缕最好。就那么冰冰凉最好。就那么半途迷路最好。就那么突然把我的鞋壳灌满——让我满怀歉意和惊喜一层层感受那春水,最好。我知道,它只会淹没脚踝,只会湿到裤脚。春水是柔弱的,它尽了全力告诉我一个冬天的结局。像一个刚刚学会跑的小女儿追上我,抱着我的裤腿求搂抱。春水啊,也会撒娇。我便俯下身等它。我不能脱鞋倒水,就那么穿着,唧唧响着——曲成于春水。
       遍山上没有一株杏树,然,遍山上也可皆是杏花香。春水迷路的地方,最妙了。香自苦寒来。春水迷路的地方,定是枯枝败叶群居。只要不执着于形,相信鼻子,像春水一样低低的轻抚落叶,问候腐朽,仔细嗅,就会有阵阵杏花香悄然而至。一个人赏春水最好。人一多,一些细小的香就吓跑了,一些伺机乍现的小景也就不现了。我的大东北,四月,阳春熟,白雪老,叮咚浅浅,冷香一山,都凝固着。需要我们静下来,一寸一寸的呼唤,一滴一滴的去暖。以意当身,太阳的光,需要通过我们的至情转化,才更具备先知先觉之风范。有时,心有灵犀,一滴就通了。赏春水,向阳最好,日头过午一个时辰最好。老话说,一寸光阴一寸金,春水肯定不干。金就不对了,是银才对。金当划归秋波。银是碎碎念,银最怕氧化。因此,当青山隐隐密不通风时,便再难遇见那星河落地样的春水了。缺氧是春水最美好的孤寂时光。
       恰恰好,人生起起伏伏,可以成就坡。找一段向阳的坡很容易。春水就从那向阳的坡上最先流下来。从东坡向东南,东南赏春水。我这样强调东南,皆因我有私心:我的家园,早春的太阳,起步东南,并非正东。这个角度恰恰好,可让春水瘦,更灵动。可让白雪精打细算。白雪不放行,春水便不敢走远。最自在的春水,也需忘记自己是水。活着,冰雪相济,恰恰好,那是孕育春水的地方。春寒料峭,不用天气预报。见了春水,会觉得春捂秋冻也不对,那一身的浊气和愚气还捂什么啊?少穿些吧。大胆露出琵琶骨,大胆歌那《琵琶行》,让春寒像春水一样,过胸山,越丹田,吐故纳新,通体都是杏花香。如露亦如电。
       且莫问我,春水在哪里。也不要问我,故乡在哪里。
       东北又东南,徘徊又徘徊。我的,仍然秘不示人。一段春水,半部聊斋。你来了,我肯定不在。


       作者简介:东珠,1979年生于吉林省敦化市黄泥河镇五人班村。吉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2013年长篇系列散文《女子宿舍》由《美文》连载。2014年长篇植物系列散文由《作家》连载。2016年长篇系列散文《石头记》于《作家》6月号跨年连载。相信万物有灵。喜欢古琴、昆 曲、太极、野花、饺子、孩子。曾获2013年度华文最佳散文奖、第四届吉林文学奖、首届三毛散文奖、第十二届长白山文艺奖、第六届红岩文学奖。出版散文集《知是花魂》。

 

上一篇:普洱之路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