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我的空难故友黎明中

作者:朱中原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4629      更新:2014-03-09

  马航失事已两天了,直到现在仍无任何救援消息。我想,希望终究是渺茫。
  此次失联航班上,有我一位忘年老友、书法家黎明中,我祈祷他能逃此一劫。他额头饱满,颧骨高耸,目光如炬,炯然有神。他虽已年届七十,头发花白,但仍精神健硕,谈笑风生,幽默风趣。他曾任职江西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因受排挤退出江西政界,后因受李瑞环赏识而被调到李瑞环身边工作,可谓历经仕宦风云。
  我们相识于2012年他在上海举办的他的一场书法展上。那天他的展览热闹非凡。书法界、评论界名流胡传海、蔡树农、张瑞田、斯舜威、顾村言、薛元明、张波、周明华、杜大伟、齐玉新、尧小锋等都悉数到场,对黎明中的书法艺术和虔诚的习书态度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他很感慨,遇到了他一生以来最好的朋友。
  临别时,他送我们每一个人走,执意要送我到去往机场的地铁。我不肯让他送,他却一直送到地铁里。他使劲地挥手,把我送走了。我回过头来一看,他竟然还站在那不停地挥手。
  此后,我们经常联系。他不时打电话给我,说很感念认识我们。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在北京。他一到北京,即联系我,说要请我好好聚聚,他特意安排了一场晚宴,参加晚宴的只有三人:他、一位海南籍企业家、我。
  饭毕,我起身要走。他问我住哪里。我说我住通州。他说太远了。我说还好。他说要不这样,如果你不嫌弃,你住我这酒店,我俩同居,反正我这房间太大,一个人住着不舒服,也没个说话的。我惊讶说,那哪成。他说,就这样,你赶紧跟你夫人打个电话,就说今晚跟一个老头儿同居,很安全,不要担心。我怎么也推脱不过,只好住下。房间是个套房,没等我开口,他就说,你住里面,我住外面。他说我住里面太热睡不着。话还没说完,他就要到外面去布置了。我知道他耍赖,我执意不肯,我说,我哪能让一位老人睡外面沙发,我睡人家床呢?这以后让我咋做人呢?可是,我说不过他。最后我想了一招,我说我想看电视,会看到很晚,只有外面才有电视。他勉强答应。
就这样,我跟他竟然同居了一晚。那晚我们聊得很晚,聊了很多。尤其是聊到他的从政经历,聊到他跟赵紫阳的一次经历。他说赵紫阳一次到他所任职的省考察,后开会了解情况。赵紫阳在干部面前表现得非常平易近人,甚至有点随便。他清楚地记得,赵紫阳在会场坐下跟干部们聊天时,竟然把鞋脱了,并挠了挠脚,很放松很随意,原本紧张的会场一下子就变得轻松起来,干部们看紫阳脱了鞋,也变得很放松,由于天气太热,就大胆地脱了鞋。
  这一特殊的细节令他终生难忘。也许是赵紫阳的这些细节感染了他,使得他一直很放松、心态平和。他聊天时,时常笑谈生死,面对生死,他泰然自若。这深深感染着我。
  可是今天,我却突然见到他空难的消息。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一事实。我一接到消息,马上拨他电话,但对方手机一直提示无法接通。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我。随后,又陆续接到圈中好友电话,询问我消息。我又向其他好友询问,得到的答案是一致的。我流泪了。同道好友薛元明先生甚至都跟我说好了要准备开一个追思会,邀请他的生前书法好友同道参加。
  不管结局如何,我想他一样会笑对生死,我想他会认为他是幸福的。因为他该做的事做了,该遇到的人遇见了,该结的缘分结了。他一定很坦然。如果他此次逃过这一劫难,我想他一定会认为自己活得赚了。
  愿上帝保佑他。

  2014年3月8日于马航空难之际,初改于3月9日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