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一座城 一尊佛

作者:张志强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2470      更新:2024-02-27

 

 一座城


       城外有城。距县城15里,黑城便是大宁古时的城外城了。
       记忆中的黑城,公路穿村而过,石砌的门楼,杂乱的街巷,让人看上去,丝毫没有一点城市的印迹。
       美丽乡村行,行至黑城,随村民逛,听村民讲,黑城有戏台,与戏台对应的是三清殿,转向东,有县城唯一遗存的烽火台,街面条石铺就,街巷商贾林立,直通门楼。路北制高点有照壁、门楼、明三暗五四厢窑,属典型的黄土高原民居原貌。东北面有“营房院”,村正中有“牌楼院”,庭院有门楼两座,前门楼牌匾书有“四世明经”,后门楼牌匾书有“耕读传家”,两座门楼中间有插石桩的旗杆,该院又称“旗杆院”。路南是油坊院,临街为铺面,后院为作坊,院外搁置石碾、石磨,磨盘四周自然风化为锯齿形,磨道深陷光洁,四周泥土龟裂翻卷。兴趣使然绕磨道而行,耳边悠悠然似乎传来铃铛声,脚踩磨道,油坊铿锵作响,曾经繁华的盛景犹如就在眼前……这时心里嘀咕,黑城有点像座城。
       为解心头疑团,翻找史书查寻,这一找,还真出乎我所料。清光绪九年《大宁县志》。志书“兵防”一节记载:“大宁县营自清崇祯壬申年设。原设职官,以守备衔管把总事。本朝改设把总一员。本营额兵七十名,内防守本县。东汛罗曲铺三名,南汛茨落铺三名,西汛黑城铺三名,北汛房村铺三名,马斗关三名。管制范围:东汛罗曲十五里接隰州午城汛十五里,南汛茨落三十里接吉州桃源汛二十里,西汛黑城二十五里接马斗关汛四十五里,北汛房村十五里接永和桑壁三十里,四汛各建营房十间,门楼一座。”“黑城”最早出现在清版《大宁县志》。联想黑城村采风时所听、所看,“营房院”与“西汛”黑城,营房十间,门楼一座。清崇祯年设置把总,修建营房和门楼,可见黑城在古时西部的战略位置的重要性。
       再从汉语字典考证。“城”字另有解释:“城,唐要塞设守之处”。在唐代,把设立守军的军事要塞之处称之为“城”。张新生著《“黑厍”与“黑城”》中有这样一段叙述:“远在邑城之外的黑城,实际上属于乡村一级,无论如何也不够资格称为“城”,但黑城偏偏就称为城,而且一叫就是上百年。”他的表述也正是我想说的。
       古时对城市建制有三个要素:统治机构、手工业和商业区、居民区。“黑城”有把总,有守军,有手工业作坊,有居民区,有烽火台,有门楼,有沿街交易的驿站,西部要塞,雉堞咽喉,这也许是“黑城”称之为“城”的真实所在吧。古代神农时期,有“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而退”的描述,这大概是中国最古老的集市,也是古代城市形成的早期雏形。从现有的文物遗存到历史资料的考证,黑城,曾今的一座城,越来越清晰可见了……
       再次踏上“黑城”,黑城,这座省级文旅示范村,借助着乡村振兴的东风,实现了一次真正的历史脱变,璀璨耀眼的门楼,古朴典雅的街巷,巍峨高耸的烽火台,神韵天成的三清殿,黑城,西部要塞,雉碟咽喉的一座城,才真正焕发出了应有的光彩。

 

一尊佛


       黑城有佛,一尊来历传奇的弥勒佛。
       佛从何来?佛从水中来。听来好笑,一尊石佛,居然从水中而来,谁信?可黑城村上点年纪的老人都这么说……
       美丽乡村行在黑城,看三清殿、看烽火台,看旗杆院、看古巷,看雉堞门楼,黑城村的每一寸土地、每一片瓦块、每一块石头似乎都承载着厚重的人文历史。就在即将结束这次采风时,村人不经意说出一句话:三清殿土台草丛有一尊石佛。村中无寺庙,哪来的弥勒佛?
       一群人上陡坡,穿荆棘,果然在乱草丛中发现一尊坐着的弥勒佛。石佛有身却无头,佛身除手指、膝盖部分风化外,其余还算完好。问及村民,村民讲述:石佛不知何年何月就搁置在此。石佛以前还算完整,也不知谁家淘气的孩子把佛头砸掉了。佛头在哪?村民讲:石佛在此,村人大都不顾及它的好坏。李晓豫摇头并在草丛中翻寻,竟然还真找到了佛头。晓豫将佛头放置归位,石佛焕然展现出一股神秘的气息。佛像面型丰满,方圆有度,体态舒展,比例匀称,服饰线条流畅,自由活泛。村中无庙,确有佛像,佛从何来?村人告知,佛从水来。村人讲:从祖辈口中相传,不知哪年,天降大雨数日,绕村的昕水河,河水暴涨,沿河居民纷纷操起捞托,沿河捞河柴。黑城距山较远,一年的炊火柴,就靠这发大水捞河柴解决。话说村中有一壮年,力大无穷,水性极好,见河槽里漂浮着酷似树根的东西,小伙急忙跃水打捞,用随身携带的绳索把“树根”牵引上岸,发现居然是一尊石佛,小伙想,石佛能在水中漂浮,说明与佛有缘,就将石佛背着来到土台,小伙在此歇脚,可谁知这一歇,再想背起石佛时,无论怎么用力,石佛却纹丝不动。于是石佛就搁置在此,无人再去理会。土台因搁置了石佛,村人绕道而行,长此以往,土台荆棘杂草丛生,石佛与荆棘杂草共生,除顽皮小子玩耍外,再无人理会了。佛从水中来的故事,也就在祖辈人的嘴里,口口相传,色彩传奇,让人费解。
        汉明帝南柯一梦,公元67年佛教传入国内,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皇亲国戚信奉,民间子民效仿,南北朝进入兴盛时期,当时佛教称为浮屠教。佛教进入大宁,距《大宁县志》记载:最迟应在北齐武成帝河清四年(565)以前。明朝中叶,小县城已建有浮图结寺院、弥陀寺、大安寺、资圣寺、灵云寺和倒趟寺等十几座,居家设檀,供奉佛像,已是常事,足见乡民对佛的虔诚和膜拜程度。
       美丽乡村行,行在黑城,本心与佛无缘,佛却遇见晓豫,这是石佛的幸事。晓豫是考古爱好者,他把石佛照片发在网上,立即引起一片哗然。省文物专家田建文,市文物专家李兆祥纷纷来黑城村考查,专家从石佛的发髻、体态和衣饰初步判断,石佛是唐代的文物。盛唐乃造佛像的黄金时代,佛像造型比例舒展匀称,结构合理,已完全摆脱了隋和初唐时佛头部偏大,体态僵板的感觉。佛的头部与身躯比例合理,面型丰满、方圆,佛发多为水波纹式或螺发。衣饰方领下垂式大衣,内着僧祗支和裙束腰,线条动态十足,自由活泛。晚唐与五代时佛像式样虽接近唐代风格,但技法略有退步,盛唐时的那种气势恢宏,充满自信,自由发挥的作风逐渐消失,变得较为拘谨,略显生硬。菩萨略欠自由感,衣带装饰亦稍显朴素,精气神不足。黑城村弥勒佛兼具了盛唐佛像的诸多特征,佛像有了身份,也就得到了文物部门的重视,土台变了模样,石佛也就有了“归宿”。
       黑城古时称为城,而今后边加一个“村”字,黑城就蜕变成一个小小的村庄了;黑城村有一尊佛,过去有,但无人知道它的价值,佛也就是佛,而今弥勒佛有了“唐代”的身份,一座城也就变得厚重的多、驰名的多了……
    

       作者简介:张志强,笔名野夫,男,1967年7月生,山西大宁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山西作协会员,大宁县作协主席。《昕水文艺》主编。著有散文集《亲情树》《梧桐树》。散文、小说多次获国家级奖项。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