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文狐头条

首页 > 文狐头条

女诗人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的幸运、机遇与修为

作者:      阅读:6709      更新:2019-01-01

       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学会女子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陈文玲在中华诗词学会女子工作委员会首饶会议上的发言(速记稿)
 

 

大家好!

       我接受并担任中华女子诗词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心里有些忐忑。因为现在我还在在国家高端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任总经济师、执行局副主任、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负责组织和参与一些重大的国家战略、国家决策、重大政策的研究。当前国内外形势对于中国来说,正处在重要的历史关头,包括中美之间的斗争与博弈,包括其他一些重大的国际问题,中心都承担了非常重要的任务。比如说,去年我作为代表到美国纽约参加中美智库对话,是与美国顶级智库专家对话。今年三月份,我带小型专家团到美国调研和做工作,也是与美国最著名的智库专家对话。美国国会议员助手代表团、记者团、智库专家、经济学家和其他国家的专家到中心来,中联部、外交部也介绍我们与他们进行交流对话。我们还围绕国家需要研究的重大问题组织或参与重大问题研究。所以这些重要的国是研究和组织研究的工作压在头上,虽然我酷爱文学特别是作诗作词,但是又不能把作诗作词当成比国家的事还要大的事。所以,我特别怕耽误了女子诗词工作委员会工作,特别怕辜负欣淼会长、诗银会长的信任,特别怕耽误女诗友姐妹。我既然非常荣幸地担任了这项工作,还不能不负责任。因为咱们女诗人,确实是一个很伟大的群体,我们的主任叶嘉莹先生,是当代一位了不起的诗学大家,她能担任主任是大家的一件幸事,给了我们直接向她学习的机遇。下面,我从几个方面谈谈自己的感悟。

        第一个方面,中国女诗人应感恩祖国和我们生活的伟大时代。

       生活在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度,中国的女诗人具有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更好的社会环境,具有女诗人发挥作用和创作诗词最好的外部条件,这是历史给我们的机遇,也是中国习近平主席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所说的“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给予女性独特的机遇。

       中国妇女在新中国一直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生力军,毛泽东主席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在诗词创作方面,女诗人和男诗人也是并肩战斗的。历代的女诗人,刚才胡宁也讲到了女诗人,女诗人在中国历史上是数得过来的,最有名的如李清照、上官婉儿、班固的妹妹班婕妤、朱淑真、薛涛等,但是这些女诗人除了上官婉儿,她是扶助武则天算是参与国是的,其余的女诗人,薛涛是什么呢?她是校正官,就是负责书籍文字校正的女官。朱淑真,是一般的女诗人;李清照,她的丈夫是金石学家,她的公公是宰相,但是国破夫亡,她真正欢快的诗词没有留下几首,留下的大都是婉约的,凄婉的,但是她也有雄心壮志,怎么没有呢?我在浙江省金华市的八咏楼上,看到了李清照当年在那里写的一首诗,这首诗非常有名:“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你能说她没有我们当代女人的抱负吗?“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如果给她机会,让她上阵带兵,她也会一往无前。如果给她机会,在我们当代任何一个岗位上,她也会非常杰出。但是历朝历代,女人没有社会地位和工作机会,是被压抑的,孔夫子有一句话非常有名:“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种思想在中国,影响至深。

       只有在新中国,特别是在改革开放这四十年历史的大变革大发展中,我们各行各业各个岗位的女同志,才能一展身手,施展自己的抱负和才华,才能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自己的贡献。所以这是时代给予我们的历史机会,我们要感恩这个时代。我曾经去过阿拉伯世界,那里的女人能工作吗?女人连上街都要带着面纱。我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在霍尔木兹海峡的海上,和我们同乘轮船的阿拉伯女人,她们只留着两个眼睛,头上蒙着的是黑纱,穿的也是黑纱,真的就像黑幽灵一样。她们有机会像我们中国女性这样写诗吗?在叙利亚等国家,那么多的难民,她们整天饱受恐惧和饥饿,她们有机会像我们中国女性这样写诗吗?

       第二个方面,中国女诗人应厚德载物,以女性独特的性别优势更好地进行诗词创作。

       中国女性最传统的文化之一是母亲文化,这种中国文化滋养了一代又一代人。浸润着母亲文化的滋养,这是我们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都不一样的。所以你看中国现在6千万人移民到国外,加入了别国的国籍。但是,唯一能让他们保留下来的是什么?是中国的文字,中国的诗词,中国的书画,中国的戏曲,中国的语言。越到国外,对中国人来说文化基因就越珍贵。如果在到美国超市里边买东西,我们想问一下路,可以看到很多黄皮肤的中国人。比如我问:“胡宁,这个商场里某某专卖店怎么走啊?”可是对方已经听不懂中国话了。所以,这些人被称为“香蕉人”,黄皮,还是黄皮肤,但因为语言里边变成了白心。所以,中国文化、中国语言一旦失去,尽管还是中国人的模样,但由于没有中国文化载体和表达方式了,就已经没有了作为中国人的文化表达能力了。

        对于中国女诗人,我想了几句话,与大家共勉。第一句话是:“女子强则国家强”,梁启超曾经写道:“少年强则国家强……”,我认为少年的第一老师和人生样板是母亲,女诗人既是儿女,又是母亲,还是妻子,更是新中国建设的工作者,女子强才能从更多的方面为国家作出更大贡献。

       第二句话是:“女子慈则儿女善,”女子必须慈善、向善和为善。地势坤,君子当厚德载物,我认为应该指的是女性,天行健和地势坤是对仗的,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应该是指的男性。“地势坤”,我觉得就是那种包容、那种慈祥和善良,只有女子才能把这种作为母亲的慈爱,作为人类的慈爱,更好地传承到自己的子女身上,才能培养出儿女的善、社会的善。如果社会都能向善,那社会就稳定了,社会就会充满正能量。

        第三句话叫作:“女子德则社会稳。”女子就是要厚德载物,如果女子厚德,社会才能稳定。我们知道有一个词叫“红颜祸水。”历史上一些国家之乱,来自女人之祸。现在很多进去了的贪官,背后都有一个或者多个女人,成功的男人身后一定有女人的支持或牺牲。但是贪腐的男人背后肯定有一个到多个失徳的女人,这些女子造成了社会问题,或者造成了非常重大的社会损害。当然,最本质的当然是贪官本人,是他本人要贪腐,但是他背后的动力是女人,是那种没有道德的女性。

       第四句话是“女子爱则家庭兴”。作为女人来讲,要充满爱心,这种爱包括对家庭的爱,对国家的爱,对人民的爱,对事业的爱,女子充满爱心则“家庭兴”,家庭兴可以作为社会稳定的细胞,作为社会和谐的细胞,作为社会前进的细胞,家庭兴则国家兴。

       我概括了这四句话,就是想说明一点,我们女诗人与男诗人在很多方面还是不一样的。我现在不知道全国有多少女诗人,有多少男诗人,那没有关系,我们就权当全国有“两个诗人”:男诗人和女诗人。有人说女诗人就要女性化,必须像个女人,但是我主张女诗人包括女诗人的创作应该宜柔则柔,宜刚则刚,也可以刚柔相济,应允许在多方面发展。女诗人不一定就必须是婉约的,和历朝历代的男诗人一样,诗词创作可以有各种表达方式。历史上婉约派的诗人,创作的佳作是伟大的;豪放派的诗人,创作的佳作也是伟大的,他们各有各的伟大,有的诗人兼而有之。

       我曾经去过中国历史上最婉约的词人柳永的故居。我当时到武夷山去开会,第二天是周末,当地的朋友问我:“陈司长周末想去哪儿?”我说:“我想去拜谒柳永故居。”他们感到很吃惊。他们说:“这里还有柳永故居啊!我们当地人都不知道有柳永。”我说:“你们打听一下,明天周六,我想去看一下柳永故居。”后来,他们派了一个车,在大山的深处,我们来到了柳永故居。当地人都不知道柳永啊!但是,柳永是一代词宗,他是开长词先河的词宗,是宋代家喻户晓的大词人,“凡市井处皆有柳词”。当时一位大学生在那儿当村官,他带着我到柳永故居去看,柳永家的石碑被当成了喂牲口的槽子,柳永家房子早已经翻建多次,他的亲戚住在里边,柳永曾经住过房子拆下的瓦片在院子里边码了一溜。柳永十六岁离家的时候,种的两棵罗汉松现在都还在,一棵在文化大革命被砍了,但是又长出来了;一棵长得非常茁壮。当时,我就对那位村官说:“我和你说啊,柳永是中国一代词宗。你们一定要保护好。”柳永小时候玩的那座木桥还在,但是当地人在那木桥上抹了很多水泥,为了现代人能在上面走路。我说:“水泥先不要去掉,先要把这座桥保护好,这是柳永小时候玩耍时的桥,非常珍贵。那时候,这里也是茶马古道的一个驿站。”我说:“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这个地区。先请诗词大家、国学大家来作考证,你如果做旅游,建议你不要做别的,就要做一个柳永纪念馆。”后来看完了谈完了,我们的汽车马上就启动的时候,村支书拿着一个纸包,跑着追过来了,过来后就把这个纸包放在车上。我不知道放的什么东西,等我上飞机的时候,送我的司机说:“他们给您包了两块柳永家的瓦。”我说:“千万不要再给别人送瓦了,如果再继续送今后就没有了。这两块瓦给我很珍贵,我肯定要把它很好地保存下来。”我又反复叮嘱说,柳永是中国历史上婉约派开一代长词先河的一代词宗,也是很伟大的词人,要保护好他的故居。

       中国豪放派诗人,像苏东坡、辛弃疾,近代最伟大的豪放派诗人当属毛泽东。女诗人作的诗词,像李清照“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也是很豪放的。豪放派男诗人写的诗词也有婉约的,像苏东坡的“秋雨晴时泪不晴”、“天涯何处无芳草”、“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等都是非常柔美和婉约的,也是很伟大的。所以,我们女诗人,要有女诗人的特点,但是也要有打破性别局限的博大胸怀和广阔视角。

       特别是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和中国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的女性不一样。过去历朝历代女人只做女红,在家里盼望丈夫回来,在那里倚窗相思,遥寄情愫。而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好像没有倚窗的时间了;我们想绣花,但也没那个时间了;我们想织毛衣,过去小时候还一针一针的织毛衣,现在织毛衣的时间也没了。但是,我们又经历了很多古人所没有经历过的事情,看到了古人没有看到过的景色。所以,我认为,我们要有更大的进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站在中华文化瑰宝所创造唐诗宋词这个巅峰上,才可以“一览众山小”。我们中国现代诗人、中国女诗人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可以创作出高水平的诗和词,创造新的文化财富。

       第三个方面,作为女诗人,与男诗人相比应该具有几个更为突出的品性。

       第一要厚德。厚德载物,厚德才能充满爱。刚才包大姐说的“触景生情”,这个“情”,不是说生搬硬造的。我也看到了很多人写的“情”,实际上我看她整天挺快乐的,但是写的诗里边却是无限的忧伤。据我了解,她没有为任何人忧伤,也没有为任何事情发愁。我觉得这种忧伤很做作,她不是触景生情,是无病呻吟。我们女诗人真是要有厚德,有发自内心的、溢出来的一种真实感情的抒发。

       第二要包容。我们在社会上工作,很重要的就是包容,兼容、宽容。要工作,就要与许多人共事和处事,作为女人,不能太张扬,不能太张狂,也不能太浮躁。正如胡宁所认为的“女汉子”“女强人”等称谓,对女性来说是具有贬义的。女人应该比男人具有更宽的胸怀,因为她是母亲。你说,他是父亲,他也应该宽怀,也对,但是天下的母爱,是最包容的和宽厚的。

       第三要坚韧。向着一个目标不断努力,有坚韧不拔的精神。而“韧性”是女性最大的特点,遇到困难,女性一般会百折不饶。你看很多事情坚持到底的,大部分是女性。男性有时候还会朝三暮四,喜新厌旧。女性呢,古代叫“从一而终”,现代叫“一往情深”。那些道德不好的例外,一般只要她是真情,一定会一往情深,一定会非常痴情和专一。

       第四要柔美。今天彩云、彩霞她们劝我穿一下旗袍。多少年我极少穿旗袍,做了几件旗袍,放了好多年,出席任何会都没有穿过,这是第一次穿。我觉得自己的身材不行,又是当公务员或国家智库中的研究者,出席国内外的一些重要会议很少穿这种服装。今天穿上了,也觉得女诗人要穿穿这种服装,要体现女性的柔美。柔美,既包括古典的柔美,也包括时尚化的柔美;既包括服饰的柔美,更包括言谈举止的柔美。

       第五要细腻。所谓女性特点“细腻”,包括我们创作的诗词,包括我们创作做的散文,包括我们创作的现代诗,包括我们行为方式。就是刚才包大姐说的,要善于“整景”,实际上就是曲径通幽。诗词、散文的文学表达不应该很直白,不是打开门“悠然见南山”,而是有时候出了门后,拐了几个弯,走过一片树林,再绕过一个湖,然后“悠然见南山”,可能看到一路风光再“悠然见南山”的感觉更好一点。作诗作词,我们女诗人和男诗人不同,要更讲究细节描绘,使女诗人创作的诗词,在整体上有很大的提高,能够触到人的心灵深处。国家讲高质量发展,我们将来作诗作文也要求坚持高质量创作。我听说,中国一年就创作几万首诗词(宋彩霞:一个月就有五万首),《全唐诗》收入的诗也就五万首。现在是知识大爆炸的时代,但是,我们一个月创作的这五万诗词首里边,有多少是有感而发的呢?多少可以经历时间长河过滤,成为文化财富呢?要有好的诗词作品,诗词创作要真的崛起,需要全体诗人的共同努力。尤其我们女诗人的创作能力,创作的表现力,创作的内涵,还有表达的方式,要有整体的提高和突破。     

 

        第四个方面,提几个建议,更好地发挥女诗人的作用,使女诗人在新的时代有新的面貌。

 

       第一,提高创作水平,活化中华文化基因的灵魂。习近平主席在很多讲话中都引用了古诗文,要求要使中国传统文化活化,我们要让“优雅”表达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成为活化的现代艺术表达,成为我们引以自豪的陶冶情操的方式,而不是为作诗而做诗。创作要有创新,要坚守秉性。既要学习古人的,也要学习今人的。既要向古典诗词学习,也要向现代诗词学习,也要向散文学习,把一切美的东西,有表现力的东西,吸纳到诗词创作里边。要以创新发展的理念,来指导我们的诗词创作。研究古人创作特点,触情生情的时候,他是怎么表达的。但是我们在触景生情的时候,我们的表达很多是齐白石说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在创作上不能只是模仿。我们要用好格律,处理好平仄关系,也要加入我们新的表达。

       第二,做好诗教。湖北诗词学会女子委员会提出建立诗词的教育培训基地,使创作的功底更为扎实。像包大姐所说的练好“基本功”。诗教非常重要,除了我们自身以外,还有必要向社会进行的诗教。湖北的一些想法是非常好的。

       第三,做好诗评。这也是湖北提出来的。我认为这个方面非常重要。胡宁副主任准备做个安徽的女子诗刊,开展一些诗评。诗评,现在是一个文学评论的短板。包括诗评,包括影评,就是艺术评论,现在诗评是我们整个的短板。对文学作品,推崇什么,批判什么,吸收什么,抛弃什么,现在实际上是很混乱的。前几年甚至出现了庸俗不堪的作品,非常恶劣的作品,什么“穿个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等等,都被一些人捧上天了。什么“月亮落在左手上”,类似这样的作品,还有的下半身写作,新诗界有,包括旧体诗词中也有,有一位号称民间最会作诗的人写一个人对着墙角撒尿,写这些庸俗不堪的东西,居然也受到追捧。我个人认为,古人也写生活和情感,像周邦彦写宋代皇帝和李师师会面,但是人家写出的是千古绝唱,诗词里边写的情和景是交融的,那个情景不是下三滥的东西。我们现在有很多作品,根本就经不起推敲。但是,我们没有人评论,没有人去做关于下半身写作的评论。关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怎么睡你,怎么睡你的炽热受到的是追捧。像这种东西,还竟然登大雅之堂,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召开研讨会。但是我们现在有很多诗人写的作品是很好的,比如说咱们女诗人写的,我看到很多写得很好的。彩霞的古典诗词和现代诗写得很好,胡宁的诗词也写得很好,还写散曲。还有其他的女诗人,请原谅有很多人的作品我没有看过。像中华诗词学会郑欣淼会长,范诗银会长,欣淼会长是大学问家,他们的作品也是上乘的。范会长前段时间配音,配照片,配诗,那诗写得相当的婉约,特别的美,男诗人也走到女诗人的心里边了。对大自然的那种细致入微细腻描绘,真的是写得特别好。但是这些高雅的作品却没有人评论,对歌颂时代的主旋律作品,也没有形成社会主流。因此,诗评特别重要。我们应该注重好诗的推介,特别是女诗人好诗词的推介。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和APP平台,包括喜马拉雅的朗诵,用多种形式,进行宣传推介和评论。

       第四,做好诗学。要立论,使诗词和书法、绘画、摄影,各种方面的艺术相融合。实际上很多艺术是相通的。“诗画同源”,“书画同源”。很多文化上的东西,都是同源的。因为中国的文化源头,是儒、释、道、医、易五源合流,中国文化本身就是一个多元的包容体,就是吸收了外来的文化,加上我们中华民族自己创造的文化,融合后形成了中国文化中华文明的一股股清流,形成了一条从来没有干涸过的文化长河。

       今天会上我今天说得比较多了一点,因为彩霞说她2016年看到了我的三本诗词集,并且专门写了品评的文章,引发了我的很多感慨。现在我的第四部诗词集马上就要出版了,也是古典诗词集,我还出版了一本现代诗歌集,还有一本书法集。但是我的本职工作是经济学,是国家战略研究,我的经济学著作出版了33部。

       因此,我想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时间是有限的,怎么能够把有限的时间和生命,用于我们无限的创作之中,从而够使我们的人生更有价值,这不仅是我们女诗人,也是男诗人,请胡宁转告给男诗人同仁,这是我们共同面临的挑战,也是我们千载难逢的人生机遇。

       谢谢各位!             

       2018年10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