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围城内外

首页 > 散文 > 围城内外

中尉笔记:心是灯火,处处有斑斓

作者:艾平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7222      更新:2023-10-28


 1   

 

      灯下读《坛经》,夜悟片羽,昼悟片羽,年来仍是片羽,概因性愚钝不开窍,故用笔记形式录下心得,为顿悟做铺垫。

      民间将撑船、打铁、磨豆腐并称三种苦差,劝告后辈非不得已,不要在这行当里混,深层原因不乏高危作业:拉磨驴子好踢人,锻件崩飞伤性命,浪头翻船无处躲,再小心低调,也防不胜防。

      但凡职业总有人去做,蝼蚁推着比自己身体大的食卵行走,没有嘲笑声音响起,因于理解它的不易,储备口粮是怕雨雪封门,人何尝不是天地间一蝼蚁?

      琢磨《坛经》法理,愈来愈觉得人像一粒珠子,从落地起便滚动不休,直到遍体鳞伤动弹不得,才修修补补,注射透支能量,还原元气。

      再看周围人,为了各自的小想望早出晚归,奔波劳碌,像举重运动员打比赛,弄出名堂者寥寥,多数人归于庸绩群中,乐呵归乐呵,终是意难平,落差感时或影响到人的心态,甚至左右视物向度,犹如跳高运动员,过于关注标杆,削弱了能量爆发。

     《坛经》是佛教经典之一,由六祖禅宗慧能口述,弟子法海录集,如《论语》一样,孔子的学生据其言论整理而成儒学宝典,传于后世。慧能禅师讲究顿悟,反对打坐,认为佛是性中作,莫向身外求。他的菩提偈如是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佛偈,也就是有禅意的颂诗,四句合为一偈,可以传唱。佛法勉励众生循常情而端行为,透射着人性的光芒。

      在柴米油盐酱醋前,只有凡夫俗子,没有不沾烟火气的圣子,神仙住在天上,过另一种生活,快乐不快乐不可知,我们能做的只有地上的小事情,冬储夏藏,春耕秋收,关注周围草木长势,欣赏风过屋脊的形状——院子里的石榴总是朝阳的先红,落叶从树梢开始,因于地气得失有先后,《黄帝内经》阴阳应象大论里早有说辞:“地气升为云,天气降为雨。故地气主升,近地气者先生。故天气主降,近天气者先落。”树貌不均匀对称,大约是造物主的匠心设计,为了叫我们记住,缺欠才是应有状态,劳役正是把欠缺部分填补起来,是对美的修订。

 

                             2

     
      宇宙是人的天,蚂蚁看人是座山,人有视万物存在,如同大自然哺育芸芸众生,善念支配行动,功德无量。

      善念即佛,世间因善而至情,有情则人性吐光,大爱隐于行中,梵乐起于空茫,生命在吞吐尘雾中,摈弃魔性,洁化雨露,丹炼出一颗珠玑之心,启明眼前莽苍,视生灵为菩提圣树,致远而不坠其志,奔徙于救赎之路上,活着为前景,无生是幕落;夕阳红如血,不如晨曦一线白。

       06年10月,我出差北京,在返程列车上,遇到一河南老乡。他大约五十岁年纪,头发蓬乱,汗渍衣衫,一副民工模样。

      落坐我旁边后,他边拉家常,边由塑料袋内摸出茶鸡蛋,掫着一个给我,并示意蛋壳无破损,似在消除迷药的疑云。老实说,出远门次数有限,对于陌生人的友好,我是心存狐疑的,听多了骗局侵害,要比见得多更具杀伤力。

      想象有时是自掘陷阱,爬不出来便放任溜坡,恐怖因深度而加剧。

      老乡看我不再理会他,便顾自吃了起来,把鸡蛋壳投进卫生桶后,开始眯眼打盹。火车到郑州客站,他一边同我道别,一边扛起对座女生的行箧,走向车门——一份敬意由我心底泛起。

      列车鸣笛启动当儿,我瞥见老乡拉下的塑料袋,里面有两盒方便面。扫视月台,不见他的影子。嗟叹之余,拎给旁座一个操南方口音的大嫂享用,不料,她眨巴眨巴眼睛,不拒绝也不笑纳。

      列车报站平顶山时,我朝周围人打诨说,到了成都终点站尽可吃,再不会有人讹诈施奸……河南人被误解一例,只是被我撞上,不被理解的人和事,不定有多少呢。

      我们凡人悟禅,基于生命无常而放眼节欲,其实,佛,盘腿莲花坛上,手拨念珠,实在点拨人行走俗世间,不只禅杖拂尘除妖扫霾,还要如莲在塘,香洁为佛光瑛瑛之本。


3

 

      人有慧根,悟在寂寞里,省于行路上,各有其生存法力。无光之器,或有其锐;无发之僧,或揣有大智;佛心超然于红尘之上,佛缘结于浮华之外,菩提不纳贪欲人,人择善念而往,兴许是撞进圣殿者。

      人有善缘与恶缘,它是构成命运的元素。善缘,得于佛口开阖之间;恶缘,结于小鬼游野当儿。化恶为善必备机缘,隐善为恶定无慧根。人性陶铸于修行的熔炉,寿得南山雨,命舛知施舍,人贤路子宽,播种金菊,庭前花香蜂蝶舞。

      有个高考落榜生,不善营生,又喜欢摆谱,结果碰不少壁,怎奈痴心不改,搞起节能发电机实验,忙的不亦乐乎,却一脸幸福相。到了而立年纪,业未成,妻未娶,志消退,这才打点生活,掖起抱怨,拎一把铁锨,投奔做河沙生意的同窗,在沙场装车卸车。老板宴请学友,叙往日情,不料,他竟笑傲于酒桌间,讥讽同窗曾抄过他的作业......

      那时,他学习成绩不错,为争全校第一,可谓呕心沥血。岂知,没有独领风骚,就被同班生赶超,心有不甘的他,挑灯夜战,胜券仍握在别人手里,在疲惫和焦虑双虫啮噬下,他身体出了毛病,不得不休学了。

     老板没有计较学友失态言语,当场表态,让他做沙场记工记账活,不必再劳其筋骨了。听说,老板新近又盘到一处门面,做建材生意。

      顿悟如老马识途,思辩是岔口的路标。得之,大成;不得,宿命。

      莲花生于塘,鱼跟着被观赏;投鱼饲料,藕根同受滋育;渔盗碰响莲蓬,惊动鱼儿钻入水底。鱼和莲因守塘人得存,人因塘子得到活命。之后,方有塘边之弈,水上采莲歌。
      从鱼与莲共生相可以看出,两种不相干物的依存关系,因而,以照佛理解析生活,不失为一种思维模式。生活如舟行河心,向前向后,只有转舵,没有凝止,临岸停泊已而,还得打谱翌晨航向。


4

 

      人生苦乐参半,要度去那半数之苦,必得参悟活出息的理由。于是,佛,慧眼微闭,婉拒无望者蜂拥来图清闲,启悟人回到俗世尘嚣中,空乏其身,走完最后那一段路。

      月前一天上午,外面来了几个乡民,闯进工厂大门,为首老妪手推一辆婴儿车,车上偎一形貌猥獕男子。肇事者被门卫挡后,索性蹲在门口嚷嚷。

      原来,厂里为照顾他们一家人,订购了这家制作的木箱打包工件,拖欠了货款,货主急于用钱,假势来要账。

      索货款四人系奶、儿、孙三辈人,据其中一男子介绍,车上痴瘫者是其弟,老妪乃其母,年轻一个为其子。其弟13岁患上头疼症,查不到病因,多方医治无果,成了白痴瘫子,于今已32年,全凭老母照顾。

      老大娘今年93,身板硬朗,思维有条理,戴副老花镜,偶尔做针线。拿到货款后,她似有愧意,道说要账方法失当,伤和气。又说,有残疾儿子在,自己还不能撒手西去。

      话间,老大娘没有眼泪,没有怨悔,尘世的苦乐已化入日子。

      清理欠款资金是临时筹措来的,不管怎样,算捂住了口子。我知道做企业不易,开初,曾试图挡住这支讨账队,掩护主管领导回避一下,岂知,对方采取软磨硬泡加撒泼战术,阵地被突破,只得由着他们性子来。

      老大娘蹲于大门运行轨道上,意在阻断进出车辆,我看僵持下去不是法儿,便劝其挪到门内休息,她索性躺在水泥路上。春末地凉,怕她弄出毛病,我从办公室拽张沙发垫,铺在她身子下。

      堵生产单位大门,确有聚众闹事嫌疑,但没有人推搡,连句狠话也没有说,或许看到了农民小作坊里的沧桑吧。

      生命如一季花开,芬芳光景已潜有枯萎菌子,花开花谢是它的命数,没有风虐霜逼,也会有虫子蛀蚀,因此,善待有限的生命,给自己烛光一闪,不啻流星亮度。


5

 

      有欲望而节制,看天地而生畏惧,小我少我无我不失我,是浸润生命亮色的佛光。

      讲两个故事。五年前,表侄在郑州办婚礼,我与在那儿上大学的儿子约定,到桐柏路汇合,一同参加婚典,见面后我俩到公交站点等车。

      不大一会,有个中年妇女,手扯一男童也来到候车亭。已而,小男孩从我脚边捡起一张50元纸币,掫着递给他的娘亲。

      候车亭只有我们四人,我下意识摸了一下衣袋,又看了儿子一眼,他微微摇摇头,意思不是他掉的。中年妇女从小男孩手里接过钱,迟疑了一下,塞进了自己挎包。

      打上公交车,我开始后悔。是啊,当时为什么不说自己丢了钱呢?况且,的确搞不清楚是否是自个的。但又一想,便坦然起来,失小财破灾,路途平安即福。

      很多时候,困扰人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私欲猫舔痒痒,拿一根稻草当金条看待,无限扩大其价值,索取欲火越烧越旺。其实,它不过一株草,甚至连草也不是,以佛家视角看,心会复归平静。

      另有一年,是个星期天,我到市区建行取款,等了一阵子,才挨到取款机前,当取过钱转身走时,瞥见一打扮入时女子,边走边点手里一沓钱。也许,她注意力不太集中吧,滑落三张崭新百元大钞,竟然没有觉察到。见状,我冲她说,你的钱掉地下了。

      女子勾头拾钱,与手里的打在一起,一脚踏出门去,连声谢字也没有挤出。自动取款机室里只剩我们两人,只要我不提醒,地上三张小红鱼便改姓了。可是,我为什么要喊住她呢?

      出银行门,见马路边冬青树翠绿可人,白天这样,夜晚也这样,不因时光流转而改其色。此刻,稀释不悦浓度的花草,便是菩提。


6

 

      旷野草木疯长,因于无拘无束,水源浸润,阳光弥足,根性与自然和谐。天高鸟飞自在,人看飞鸟在眼界,仰视有高,低看有小,平视无高下之别,心灵不受束缚,自己归于快乐了。

      江西庐山是个风景宜人地方,我没有去过,只看过几幅庐山绘画,其中一幅,画出山的走势,一半在云彩上,另一半在云彩下。以画作比照,站在地下向上望,只能看到山腰,剩余部分要联想了。从山顶往下俯视,浮云遮眼,光有联想还不够,得拾阶而下,山麓沟沟坎坎太多了,没有恰当意象可以作为阅读者的比拟。

      落差是比较出来的,有比较就有高低之分。诗仙李白在《望庐山瀑布》中,豪情万丈写出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诗句,大约也是从瀑布落差获得灵感的。删去修辞上的夸张,庐山瀑布应该落差不小,美感也正由于山体构造奇特而生。

      现实生活中,落差感不是健康通道,相反,阻碍暖流通融,甚至裹挟同一顶帐篷下族类,冷眼相向。心理落差往往与太在意别人看法有关,不管是差评,抑或被攻讦,都会像街道改向一样,叫人不舒服。

      其实只要想一想,下雨天,没有打伞的过客,羡慕屋檐下躲雨者,檐下人羡慕扎在屋里的读书郎,我是那个散淡人,去羡慕打伞的有意思吗?如此,便会豁然开朗了——逆向思维是改变心态的按钮。

      俄国作家契诃夫在《生活是美好的》文章中,阐述获得幸福感的方法有两种,一是学会赞美现状,二是要相信事情原本是更糟的。阿忆博士作这样的解读:“要是烟头在你的口袋里燃烧起来,你要感谢上帝:好在你的衣袋不是火药库。要是一根木刺扎伤了你的手指,你应该高兴:还好,幸亏刺伤的不是你的眼睛。如果你的邻居整天练钢琴,打扰了你的宁静,你不要发脾气,而要感谢这份耳福:你至少是在听音乐,而不是单调的狼嗥,或者闹春的猫叫……”

      极目览尽云海之阔,尔外万物不入眼底,犹如巨树膝下花草,不是被树冠遮了,而是因渺小未在视网成像,虚无不等于不存在。佛法着眼空,不在无物,在心淡如水。

      云罩山顶,给人遐想,也破坏了心境,峻峭埋在雾堆里,未必神韵透出;林掩溪流断,帆樯折桅尖,寓意水长风高,殊不知模糊了读画视觉,形成断溪之木可讥咒、折樯之风不啻空天一魔的意念。

      因为,阅读者自身佛性作美,希冀一览无际涯。旷,空也,乃怡目之最。车行盘山路,忽儿一弯,忽儿一坦,弯,打折了无限风光,能有几多好心情在旅途?拉直日子,便是延长生命的禅机。

 

 7


      弟子问师傅慧能,怎样可以消除心中妄念,不被尘世迷惑。他说:“思量人间善事,心就是天堂;思量人间的邪恶,心就化为地狱;心生恶毒,人就沦为畜生;心生慈悲,处处是菩萨;心生智慧,无处不乐土;心里愚痴,处处皆苦海。”

      岸上风景好,可有几人乐意抛家私,把慈善进行到底?自掏腰包做公益,犹如一堵墙,阻隔了善行流向——把闲置房腾出来,给露宿街头者住,总可以吧?那也不行,这样会造就懒汉。理由冠冕堂皇。

      乡村空落的大房子,占据了土地,土地上人口,像一条河流向城市,城市犹如孕妇典着肚子蹒跚,蹒跚于道上者被快节奏裹挟逼窄,逼窄了日子想起了悠闲,悠闲或是乡村的符号。

      乡间尘封的楼阁,拒绝屋换新主,大房子只好空着,等待不知归期的主人。

      九几年,我所在的社区,几乎都是老式三层楼房,红砖墙镶木窗框,居室面积最大不过60平米,小套房20多平米。有个离休干部,住二楼大套,单位照顾他,又将相邻一套小居室给他做卧室。

      他叫来工匠,打通隔墙,合二为一,在过道口安装上大门,来守卫家里的坛坛罐罐。后来,儿女相继分门另住,老两口顿感空洞寂寥,唯恐房间藏匿了坏人,稍有响动,便不能安眠。

      疑心有鬼,鬼上门,都是房子大惹的祸——那家人退还小套房后,感觉一下子阳光灿烂,干家务不再像服劳役了。

 

                                                    8

 

凡心丹炼,悲悯自生,晨起打坐,逊于施舍片食。草裹荠荠,菜色黯然,落根荒野,胜似无根浮萍。岚气绕峰,兀自豪气,云裳翩然,不如粗袄暖和。

      一部《坛经》,贯穿一个善字,也即抱着悲悯心,踏上救赎路。我们生活里,其实不缺少玫瑰和兰花,问题是老想自己包揽,装点一下别人,便有失落感,待花儿枯了,才思忖该插到哪里去……

      悲悯是内心迸发的情愫,是对人世一种态度,敬畏生命,也积德于己,施予者和被施予者,没有差别,都是父母养的,有血有肉有感情。况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箴言,道出了生活真相。

      而漠视苦难,压根儿与悲悯不沾边;寻求感恩的援手,也不叫悲悯,只能称为有目的施舍,或叫捞资本,犹如打捞沉香木,自己需要才下河摸宝,这种人只拜佛,不敬人。

      矫情是一种病态心理,又名表演秀,博个喝彩,以收哗众取宠之效。因此单看表象还不够,要看光芒落点和透射度。悲悯情怀,更不是见落水者干嚎抹泪,或者怂恿别人下水施救,也不是诅咒地滑该死的水,拿熊孩子淘气作为放弃救援的理由……

      悲悯在于用心炙热风口上的冰冷,把地上果皮撮进垃圾箱,将一撮蔬菜从雪地摆摊者手里买走,让斑马线上的学生走离前方再启动轿车……绿灯亮起时候,生命通道向一切有知觉者打开,福音人均等分投送,没有高贵与贫贱,有选择只会伤害走慢的人。

      人类之所以酷爱绿色,缘于它是生命的符号,乃至阳台庭院植草栽树,为了一份眷恋和等待,呵护从晨起开始。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Ct街的酒徒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