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我与《书法报》(二)

作者:兰干武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7440      更新:2023-04-13

 

 

       我想从三个方面来讲述,即人物、事件、编务。通过这几个方面,讲述二十多年来,我接触到的各界师友、同道,参与过的书坛重大事件及报纸编务中有意义的事情。这种分类比较简单、粗线条,在讲述中会有一些交叉。我不曾做过笔记,只能凭记忆来搜寻,如此,可能时间上有一些出入,但事情绝对真实。这样也有一点好处,即删除了那些枝枝蔓蔓,留下的都是主干,都刻骨铭心,不会忘却。

 

兰干武  隶书扇面  凡物皆有可观,于书无所不读

 

      还有一点说明一下,为了避免一些法律上的纠纷,有些人会用字母替代。其实,从主观上讲,我不想,也不会对任何人说一句不恭敬的话。一切都已成为过往,一切都成为美好的记忆。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只能如此这般了。

 

兰干武  草书条幅 

释文:人生莫若登高楼,一半欢喜一半愁。此后余生谁与共,千山万水任尔游。


      在人物篇中,我会尽量从年长者先讲起,如:文怀沙、饶宗颐、马识途、冯其庸、孙其峰、晏济元、流沙河、魏启后、沈定庵、林鹏、祖慰、谢云、欧阳中石、李铎、冯天瑜、章祖安、周慧珺、沈鹏、张海、林岫、韩天衡、尉天池、翟万益、周志高、李刚田、徐本一、黄惇、王冬龄、刘一闻、曹宝麟、鲍贤伦、连登、方方、孙晓云,等等,大约一百多位吧。

 

兰干武  草书中堂

释文:春来三月昼迟迟,薄汗沾裳力气微,起傍曲栏垂手立,清风细细落蔷薇。


      诚然,交往的人何止一百、 两百。我这样的选择,自然会带一些个人感情色彩。写,就写一些有意义的、值得写的人和事,就像陈云龙说的,余子琐琐,安足录哉。不,不能这样说,这样会得罪一些同道和同事。事实上,有那么几位同道,我非常敬佩,因了无缘交游,便无从落笔。那可以这样说,就像我们临帖,都会找自己喜欢的帖子来临。这个比喻好像还是有点不妥当。应该这样说,我所谈及的人物,都是有故事的,我自个觉得交往中,比较有情味的,有故事可写的。

 

兰干武  隶书小品 藏晖


      这似乎给大家一个启示,人生一定要有故事,不然谈起你,无话可说,是不是很无聊,很无趣,很遗憾?

(待续)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