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围城内外

首页 > 散文 > 围城内外

蹲下身子说话

作者:金兰仁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971      更新:2016-12-06
文/金兰仁

周日无事,又懒得陪家人逛商场,独自在小区旁的龙开河故道上踱步。冬日下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暖呼呼的,驱散了微风带来的寒意,落叶的柳枝在风中摇曳,樟树的绿叶在阳光下闪烁,很静谧。偶有三两个行人从身旁走过,回头张望,这个时间点,还真只有我独自在故道散步,顿感孤独,后悔没有随家人到商场为她当脚力,起码也可以看看热闹的人气。
  突然,河上的木桥边,传来了笑声和说话身,我不由加快脚步走到他们跟前。原来是两男一女弎孩子,年龄在10岁左右,估计是周日难得的假期里,作业做好了,大人放假让他们自由玩撒。
  她们也不理我,我也只能坐在路旁靠背椅上,静静地看着,眼神随着她们的动作而移动。原来在认识树木,说树名。还真不错,几乎都能说出河边栽种的景观树名,并知道柳树,樟树等何时发芽何时开花,最后到了木芙蓉花树前,都说不认识,挠脑袋了。
  还是姑娘聪明,侧着脑袋问我,说:“大伯,你知道这是什么树?”我赶紧搭讪道:“木芙蓉花树,前段时间还开了许多芙蓉花呢!”
  “哦,查出来了,是木芙蓉花树,还叫木莲树呢”,穿运动装的男孩子挥舞着手机兴奋的说道。
  估计穿夹克的男孩子是领头的,他上下打量着我说:“我认识你,每天我上学的时候,看见你开车上班,从我家楼上可以看到你经常晚饭后在河边散步。”
  听了他的话,我开玩笑的说:“那我就不是坏人啰?”
  他手指着河对面的高楼说:“不怕的,我妈妈在楼上望着呢!”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还真隐约看见一位站在妇女在阳台上织毛衣,脑袋不时朝我们的方向张望。见此情景,我笑着说:“原来还是在如来佛的手掌心里!”
  俩男孩子最讲脸面,瞬时脸色涨红,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才不是呢,妈妈怕河边不安全,担心碰到坏人!”
  也是,我曾经也这样想过和做过。不过想起来也挺不是滋味的,我是小孩子时候,都是大的带小的,哥姐带弟妹,整天见不到父母,也没有什么不安全,也没有碰到坏人。可以理解,现在独生子女金贵,巴不得整天捧在手心里,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脑海里总是萦绕着莫名的恐惧,怕孩子遇见坏人,似乎孩子脱离视线就会出大事。今天,如果孩子及家长对我没有印象,而我这么长时间注视她们,他们肯定会产生怀疑的,说不定还会报警呢!
  穿运动衫的男孩突然问我:“想玩不?要玩就蹲下身子说话”。
  嘿,这是什么话?停留几秒后,我恍然大悟,在孩子面前,我是大人,年龄比他们父辈长,我们之间是有代沟的,再加他们个子矮,要仰着头同我说话,不方便。同时,他们也是在试探我愿不愿意同他们同乐。
  我口中说:“愿意,愿意”,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忙不迭地参加他们的活动,按照他们的规则,打扑克升级和成语接龙。玩耍自然是很高兴的,但也能看出来孩子们很小心,例如相互之间不称呼全名,也不问我姓名和情况,更不会说出自己家庭的具体地点及情况,说明现在的教育内容与以前还是有些差异,从小孩子开始,人的防范心理和意识增强了,如果你问我,这样情形对社会,对孩子到底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那我很干脆地告诉你,我不知道或说不清楚。
  穿运动衫的男孩子善言谈,中途洗牌的时候对我进行了评价:“你同我班主任一样可爱,不过你不如她,她总是弯着腰或蹲下身子同我们说话”,闻之愕然,无言以对。童言无欺,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话题尖锐,坏小子,你是在骂我呢!
  只要是玩,孩子都会很尽兴。太阳西下的时候,大家才依依不舍回家了,临走时相互拉了钩,约定下周日再来,不见不散。我知道这是愿望,不一定能实现。孩子们作业多,没有时间出来玩。还有就是回家后,父母肯定盘问,今天下午同你玩的哪位是谁,住哪里等等,指不定在他们父母眼里我是什么人呢。想想,确实心寒,如今,大家的安全感为什么这么低?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回家后,我仔细梳理与孩子们的快乐时光,孩子们那句“蹲下身子说话”对我触动很大。在家里,我们要求孩子做这干哪,设计孩子未来,与孩子不是平等关系,哪里会蹲下身子说话?习惯在办公桌后听汇报,习惯听下级汇报而不是交谈,回想起来这样得来的情况有多少可靠?同事之间,除了工作关系,还有多少是真情?几十年的工作经历告诉我,大多数人都是以父母的样子出现在孩子面前,以领导的模样出现在下级面前,以长者风范出现在年轻人面前,这也许是代沟和隔阂,人与人之间不贴心的原因之一吧?
  要想赢得别人的理解、信任和尊重,我们不妨蹲下身子说话吧。

二0一六年十二月
下一篇:苦涩的美丽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