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我与望城

作者:白描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9264      更新:2022-01-09

       没有想到,生长于泾水之滨的我,竟与湘江之畔的望城,会有这么多交集。

       望城是楷圣欧阳询的故里,历史厚重,文化昌盛。望城人有眼光,打文化牌,楷圣故里书堂山,早在唐朝就首创中国瓷器釉下彩的古铜官窑,还有靖港、乔口等古镇,都在他们打造新望城的规划蓝图中。2015年,我们一行作家书画家,应邀前往望城,与望城有关部门筹划在欧阳询故里举办当代文人书法周。事情顺利敲定,首届当代文人书法周于2016年5月成功在书堂山举办,来自全国各地和湖南省内的著名作家、书法名家200多人,开展了一些列活动,成为望城乃至长沙市的一个盛大节日。鉴于活动空前成功影响巨大,各方决定当代文人书法周永久落地望城。

       从那以后,五年里,我六次到望城。

       我喜欢望城。这里是雷锋的家乡,被誉为好人之城。这里山清水秀,风光旖旎,人文荟萃。屈原、贾谊、杜甫,三人都曾经过望城乔口入湘,乔口镇建有“三贤祠”,屈原曾到乔口采风,开拓了《九歌》的创作源泉。后世贾谊经乔口去汨罗江悼念屈原,作《吊屈原赋》,唐杜甫从川入湘,进入长沙,在这里写下《入乔口》一诗。三贤文笔或瑰丽婉转,或旷达雄奇,或沉郁顿挫,皆以诗文载天地之道义,忧国家之兴亡,成为写在望城大地上的不朽诗章,也成为望城人格外珍惜格外礼敬的文化遗产。

       望城与我的故乡陕西咸阳,一个是楚文化的发源地之一,一个是秦文化的中心,二者隔山隔水,千里之遥,文脉两系花开两支,但我每次到望城,都有“走亲戚”的感觉,甚觉亲切。

       说“走亲戚”不是客套话,回望历史,望城与我的家乡有扯不断的缘分。

       汉代长沙王刘发,汉景帝刘启的第六子,以皇子的身份受封为长沙王。这个皇子是景帝误打误撞得来的子嗣,一日景帝酒后兴起招幸宠妃程姬,程姬正逢月事,于是命其侍女唐姬代她侍寝。景帝醉眼朦胧,误将唐姬作程姬,唐姬由此怀孕,生下刘发。因母身份卑微,景帝前元二年(前155年),景帝分封刘发到“卑湿贫国”的长沙郡,辖地只是前任异性长沙王吴王的五分之一,在所有封国中,算是寒酸的了。但这刘发颇有心机,《史记•五宗世家》载:景帝后二年,诸王来朝,有诏更前称寿歌舞。刘发但张袖小举手。左右笑其拙,上怪问之,对曰:“臣国小地狭,不足回旋”。帝以武陵、零陵、桂阳属焉。刘发故作滑稽的表演,撩动了景帝的恻隐之心,长沙国辖地就此增加到包括湖南大部分地区。生母身份卑微,但刘发却是个大孝子,他每年都要挑选上好的大米,命专人专骑送往长安孝敬母亲,再运回长安的泥土,在长沙筑台。年复一年,从长安运回的泥土筑成了一座高台。每当夕阳西下之时,刘发便登台北望,遥寄对母亲的思念之情。刘发去世后,谥为长沙定王,这土台被后人称作“定王台”,也称“望母台”。“望母台”至今仍是游人经常游览的一处名胜,文人骚客咏叹不绝。

       景帝死后葬于阳陵,阳陵就在我的家乡泾阳。我不止一次造访阳陵,面对景帝刘启高大的陵冢,我不由自主会想到深藏在长沙浏正街的定王台,想到那个有意搞笑的舞者。我也造访过古定王台旧址,台基尚能觅到一片痕迹,去定王台是个雨天,我打着伞,久久在旧址徘徊,烟雨朦胧中,我仿佛看见一个神情怅然的男子,登上台顶,眺望西北,心绪波涌。连接这定王台与千里之外的阳陵高冢,有两条线,一条是血缘之线,没有他的父皇就不会有他,不会有他“长沙定王”显尊;另外一条线,是思念母亲的情丝,这情丝拴着他的心,更令他魂牵梦绕。前者的本质是伦理,后者的本质是人情。在雨中,我陡然对堆土筑台的那个男人,心中生出一种亲近的感觉,也对眼前的异乡和我熟悉的故乡,多了一种缠绵的情愫。

      望城的靖港,位于沩水汇入湘江的三角洲地带,曾为湖南四大米市之一,又是省内淮盐主要经销口岸。靖港得名,与我一位老乡有直接关系。

       李靖是唐朝文武兼备的著名军事家,后封卫国公,世称李卫公。李靖善于用兵,长于谋略。武德三年(620年),李靖随从秦王东进,平定在洛阳称帝的王世充,以军功授任开府。当时南方尚有南梁萧铣拥兵自重,自称梁王,辖统地区西至三峡,南到交趾,北距汉水,全都归属萧铣,兵力达到四十万。为了消灭萧铣势力,武德四年(621年)正月,李靖上陈攻灭萧铣十策,得到了唐高祖的重视,李靖组织人力和物力大造舟舰,组织士卒练习水战,做好下江陵的准备。

       九月,唐高祖诏令调发巴、蜀兵士,集结于夔州,李靖任行军长史,统辖十二总管,以水军顺江而下,一举击灭萧铣。这次战争,史称“唐平萧铣之战”,是中国古代一次著名的江河作战。

       李靖镇守长沙湘江一带,高瞻远瞩,军纪严明,不贪财宝,对萧铣的降将家眷予以保护,于百姓秋毫无犯,影响所及,南方州郡无不望风归附。由于深受老百姓爱戴,他离开长沙去漠北之后,人们一直怀念他,于是就把他驻扎过的“沩港”改名为“靖港”。

       清代诗人彭开勋《靖港》诗中云:“李靖攻萧铣,当年此驻兵。令严师惧将,人去港留名。”当地百姓感佩其功德,在靖港镇立李靖祠以祀,旧有戏台,其联云:“溯湘水南来,百里河山,仗此楼台锁住;唱大江东去,九天烟云,好凭弦管吹开。” 

       这位在湖湘大地留下英名,被李世民纳入“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内的李靖,是我的老乡。他的故居三原县东里堡村,距我老家村子仅30里,卫国公府第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又称“李氏园”、“唐园”、“半耕园”,占地48亩,园内主要建筑有读书堂、妙香亭、观稼楼、挂云楼、溢清阁、八角亭、假山、鱼池、石舫、莲花池、关中八景缩影等,布局合理,风格别致,取苏杭园林之奇巧,兼具中国古代园林“南秀北雄”之特点。1992年被陕西省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很早以前我去过此处,去年我回陕,又邀约朋友重访李靖故居。民间早已把李靖神化,说他死后经常显灵,为百姓救危解厄,百姓为其建庙供奉,规模宏大的三原城隍庙,供奉的便是李靖神像。

       又一个家乡人,与望城有着不解之缘。

       楷圣欧阳询,故里在望城,但成大名在长安。唐贞观五年,太宗皇帝命令修复隋文帝之仁寿宫,改名九成宫。第二年,太宗帝避暑来到九成宫,在游览宫中台观时,偶然发现有一清泉。太宗帝甚是欣喜,遂令魏征撰文,欧阳询书写而立碑,这便是《九成宫醴泉铭》碑刻的由来。碑铭高华浑补,体方笔圆,浑厚沉劲,意态饱满,为欧阳询的经典之作,《九成宫醴泉铭》被誉为“天下第一铭”。

       九成宫遗址,在陕西麟游县城西不远处,十几年前,我曾专程前往麟游拜谒此碑,还意外地收藏了《醴泉铭》碑拓。后来我多次到书堂山,书堂山形似笔架,也叫笔架山,青山横翠,林峦攒秀,有读书台址、玉案摊书、洗笔泉池、太子围圩、双枫夹道、桧柏连株、稻香泉涌、欧阳阁峙等景观。书堂故址前原先是片空场,后来我去看到复制的《九成宫醴泉铭》碑刻已竖立起来,一下子让我想到家乡麟游的那通碑,楷圣出神入化的艺术创造,在他的故里也可以欣赏到勒于石上的风采神韵了。我赋诗一首:“楚地多风流,灵山毓楷圣。铁笔惊雷起,银勾岫云平。化度日月新,醴泉千秋铭。翰墨有宗师,欧公人中龙。”

       我的家乡泾阳还有一位人物,与左宗棠关系非同一般,即徐法绩,清嘉庆二十二年进士,选庶吉士,授编修。是徐法绩发现了左宗棠,左宗棠一直把徐法绩敬为恩师。

       道光十二年(1832年),徐法绩主持湖南乡试,这一年,应试学子达五千余人。第一场考试适逢大雨,一考生脱口而出:“大雨淋漓,洗净大街迎学士”。徐法绩闻后巧对:“天雷霹雳,打开天眼看文章”,赢得学生掌声。不承想,这“打开天眼看文章”,竟完美诠释了徐法绩担任这次主考官的不凡使命。

       这年湖南乡试,考生中就有左宗棠。

       左宗棠出身贫寒的耕读世家,父亲是乡间私塾先生。左宗棠从小学习四书五经,十四岁的时候,参加县试,获得第一;十五岁参加府试,名列第二。按这样的成绩,左宗棠会开创人生美满前程,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府试不久,母亲去世须在家服丧守制,三年内不能参加科举考试。接下来,三年未满,他的父亲又去世。这样左宗棠一共在家服丧五年,没有进入科举考场,二十岁,终于守制期满,可以参加科举考试了,对于在家耽误了整整五年的左宗棠来说,这样的机会,当然是不能轻易错过。

       然而,等来的却是迎头一击——试卷没有通过。

       按常规,左宗棠的此番拼搏也许就此吹灯熄火,但他偏偏幸运地遇见了徐法绩。徐法绩担心遗漏人才,作为主考官的他,亲自将五千多份遗卷全部审阅,其中一份《选士练兵,简练俊杰,专在有功》的试卷博得徐法绩激赏。当时考卷用“易书糊名”的方法来防止作弊。待糊在名字上的纸条揭开,方得知考生为湘阴左宗棠。就这样,这次乡试左宗棠“起死回生”,由此,晚清重臣,军事家、政治家、湘军著名将领、洋务派首领左宗棠才不致被淹没,而徐法绩“打开天眼看文章”的德识风范如天之北斗,为世人所景仰。

       清同治八年(1869年),为平定陕西回汉冲突,左宗棠督师西征,驻节西安,在战事繁忙中知道恩师家乡在此,专程前往泾阳土门徐村。此时他已年近六旬,而恩师早已仙逝。左宗棠满怀感戴之情亲笔为恩师撰写碑铭,并亲自书丹,除立碑外,还重修了墓园,栽植柏树,雇请当地人专为恩师守墓。

       左宗棠的故居在湘阴县柳庄,距望城很近。在出席第二届当代文人书法周期间,我专门抽出一天时间寻访柳庄。在故居隐山桂在堂,在满园飘散的桂香中,我遐想这二人的命运际遇,人常说得贵人相助乃幸事,徐法绩就是左宗棠命中的贵人。桂在堂西屋的书斋中,有左宗棠题写的一副对联:“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破万卷,神交古人。”这境界固然不低,但蛟锁虎困,终难比龙虎风云。我瞎想,要是左宗棠不遇见徐法绩,是不是只能空怀壮志,神往古人?

       望城与我的家乡有这么多联系,让我对望城产生了亲近的感觉,亲近之外,还多了份敬佩。2015年我第一次到望城,书堂山周边,很多地方还是荒地水塘,2016年去,看那里已经变成了工地,听说是要投资超百亿建一个文旅项目,第二届文人书法周我们去的时候,新华联铜官窑古镇已经接待游客,实实让我佩服望城速度。古镇总建筑面积达110万平方米,项目涵盖8大博物馆、5大演艺中心、3个星级酒店、20家民宿客栈、18处人文景点和4大亲子游乐项目等,包含有5D影院、飞行影院、黑石号特技秀、铜官窑传奇秀、铜官水秀、地下河漂流等六大世界顶级娱乐体验项目,除了拥有“吃、住、行、游、购、娱”等传统旅游要素,还集“文、商、养、学、闲、情、奇”等旅游新要素于一身,成为长沙市“湘江古镇群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收官之作,被列为全国旅游优选项目、“一带一路”建设样板工程、湖南省和长沙市重点工程。我们作家书画家一行游览这拔地而起的“新古镇”,天上飘着蒙蒙细雨,站在唐代风格楼宇的雕梁画栋下,凭栏远眺,但见湘江北去,烟波浩渺,青山如黛,雾缠岚绕。我突然想起昆曲《牡丹亭》里“皂罗袍”一段唱词:“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人道美景如画,眼前的望城,就是美妙的画卷,我们真真切切身处画中了。

       望城,是一座勾我情思,触我心灵的城市,我喜欢望城。   

        2022年1月7日于北海观澜居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