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山水田园

首页 > 散文 > 山水田园

邂逅云瀑

作者:金兰仁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6469      更新:2021-11-12

      庐山云瀑,本就神秘,来如不来,只能天定。不少人说,在庐山偶遇云瀑,靠运气;而直面云瀑,则靠造化!

      是的,到庐山者多,见云瀑者少。常居山中本地居民,虽然不少人偶遇过云瀑,但多数人,要么在牯岭街眺望云瀑丽影,看不清云瀑之美的细节。要么在北门盆地被云瀑湮没过,弄不清云瀑之妙的韵味。而近距离正面观看云瀑者极少,记忆中未听人说过。

       算是幸运者,在牯岭街远远地看过几次云瀑,至今其风韵和气势还经常在脑海里浮现。然而,初秋季节山中小住时,却正面、近距离一睹庐山云瀑的形成、发展、巅峰、消亡的全过程,则出乎意料之外。

       当时,庐山数天笼罩在雾中,人整天飘飘欲仙、神魂颠倒,弄不清方向。那天上午,雾中信步街头,竟然被飘忽不定的雾气从牯岭正街诱惑牵引到牯岭下街(窰洼),送到“观云亭”巨大标识牌下。

       抬头看标识牌,郝然一笑,为如此熟悉的地方走错路而羞赧。尴尬之余,心想去一趟很久未去的观云亭也罢,云多雾多的天气,说不定会遇到意外的风景。

       观云亭不在庐山主要观光线上,不通车,是小众孤立景点,普通人以为就是一处看云雾的地方,多不在意。曾有几年,因教学科研需要,数十次到观云亭及附近山野,实地考察庐山的构造和冰川地貌,自然熟悉去路。

       去意已定,可未走几步,发现专修的石板路被云中宾馆围墙圈住隔断时,有点懵圈,一时不知道如何走了。

       无奈之下,只得在薄雾中找居民打听,在模糊中穿窄街小弄,凭记忆方向,攀爬崎岖山路,奔向观云亭。

       好在上天眷顾,一路云雾渐变稀薄,天气逐渐晴朗,到达观云亭时,云雾莫名地消散了,景物、地貌,清晰可辨。

       数年未来,观云亭外貌,还是平常又普通。亭高八米,方形基座,四角廊柱攒顶式,进深不足五米。木椅连柱环绕,南、北开口,方便进出。亭前一块赭红色木牌阴刻描漆文字介绍,亭后一块平坦巨石则为天然的观景台。

       环顾四周,恐高症又犯了。原来,观云亭选址不寻常。建在庐山北部橄榄山凸出的“鹰嘴石”上,其下为橄榄山与小天池山陡崖之间第四纪冰川“U”形谷剪刀峡,高差数百米,一目贯通,毫无遮挡,置身亭中,仿佛脚下的“崖”“亭”均飘浮在空中。不管来过如否,不管有否思想准备,到达观云亭瞬间,都会心生恐惧,少不了会双手紧握住木凳旁侧的木柱,唯恐跌落谷底。

       端平视线,渐渐忘记了恐惧。观云亭海拔高度约1050米,与望江亭等高,高于牯岭下街,略低于牯岭街心花园。视域辽远,北可眺望栩栩生辉的浔阳城、蜿蜒靓丽的长江、闪闪发亮的湖泊、星点散布的村庄,将名城、名江、名山收入眼底,看“灯火万家城四畔,星河一道水中央”的“九派浔阳”绝景。

       由衷地赞叹观云亭视域开阔。奇特的鹰嘴石,有如机械臂高悬半空,将观云亭凭空送出几十米。视角大,180°无死角,还可回身仰望橄榄山、侧身斜望牯岭正街、窰洼、剪刀峡出口处东林寺,是一处饱览庐山北山“两山、两谷、一壁、一路”景致的好地方。

       两山则指北东南西走向的构造山小天池山和大月山,与观云亭隔剪刀峡相望。小天池山在西,相对低矮,绿树掩映,似是山水画中的点缀,大月山在东,高耸云端,构成山水画的背景。两山之间就是北门谷地,谷宽底平,是人流、物流、雾流的通道。

       科学证明,第四纪冰期,在大月山与小天池山、橄榄山之间的盆地内形成巨大的冰斗。冰斗聚集之冰川,向西北流动,将横亘大月山西部的山脉拦腰切穿变成小天池山、橄榄山两座山,一路留下蜿蜒深邃的剪刀峡,并在橄榄山与小天池山之间留下近乎直立、相对高差数百米的绝壁。放眼望去,剪刀峡向西北山麓伸展,蜿蜒曲折、幽静深邃,仿佛为地之深渊。

       冰川不但切断山脉,还向下刨蚀,北门谷地南段被深挖成为水滴形窰洼盆地。它向西与剪刀峡相连,南与大月山余脉平缓连结,北、东盆边陡峭。盆底为斜缓北倾的坡地,是牯岭街的下街。因此,下街最高的楼房顶上高大的微波天线,皆远不及正街最低路面。从下街到正街,或是向东攀登数百级阶梯而达,或是向南沿盘山公路迂回转折而至,是庐山一景。

       路就是自北山门而来的北登山公路,黝黑的柏油路蜿蜒穿过谷地,再顺着大月山西坡陡坡曲折行进。平日里,或部分被树林遮盖,或偶尔被云雾湮没,常常给人以飘逸的感觉,一条宽阔的公路常常被人错以为是穿行云端的乡村小道。

       故地重游,地貌景致依然。可潜意识里,觉得如此险要、壮丽的地方,过去、现在和未来,时刻都在演绎动人美丽的故事和传奇。

       确实如此,正当坐在观云亭中痴看庐山美景时,妻边用手肘触碰我,边呢喃地说,又要起雾了!

       经她提醒,四处张望,只见被山峰环绕的天空,洁净如洗、纤云不见,只有一抹让人心醉的翠蓝。近处的山峰如滴如翠,松绿杉锈、枫红桐黄,那色彩让人心迷。眼前的树叶上,露珠晶莹,潮湿阴凉,经过鼻腔直达心间。

       天空太过纯净、旷野太过静谧、空气太过潮湿!生活经验暗自提示,不正常!事出极端必有因,天气即将发生变化,也许是雾,也许是雨,也许是风,或者它们的组合,即将来临!也许是内心希翼再睹庐山云瀑的风采和气势,内心下意识地幻想:如果云瀑出现,则观云亭及橄榄山是正面近距离观看云瀑的最好地方!可以弥补多次来观云亭未见云瀑踪影的遗憾,可以了却正面观赏庐山云瀑的心愿!

       心在飞驰,天气也在变化。不多时,北门天边突然窜出几丝云彩,不紧不慢地向南飞来,到了剪刀峡的上空时,不再向南,原地盘旋,似是在等候伙伴,又像飞机在寻找降落跑道。后续细云,不断飞来,逐渐在望江亭上空聚集成垛,或是分开,或是牵手,但都踯躅不前,像是钉挂在剪刀峡上空一般。

       突然,其中的一片云越飞越低,像滑翔机一样垂直落入剪刀峡中。随后,或是几片云并排,或是几朵云重叠,渐次落入峡谷中,瞬间消弭在谷底树林里和巉岩侧,甚是神奇。

       不多久,北门天边,片片白云结伴朝南涌来,到达望江亭上空后,逐渐降低身姿,成群直落剪刀峡中。诸多跌云遮盖了断崖,如数幅宽几十至百米的银色巨帘,悬挂在剪刀峡北侧,直达谷底,云瀑出现了!

       数个云瀑,依着绝壁展现不同形态,或横向被望江亭、巉岩分几绺,神似庐山谷帘泉、马尾泉瀑布再现,或顺流竖向依陡崖的山势出现数次折叠,演绎庐山三叠泉、黄岩瀑布风采。望着峡谷对面陡崖上云瀑的百态千姿,不仅夸张地展示了云雾的动态美,还悄然演绎着庐山美妙的仙境。

       正当目不转睛地看云瀑花式表演时,远处似风声、似波涛的雾声,逐渐入耳。抬头远看,只见北门上空,一丝银色的白线,如潮头般朝南奔来,排山倒海,随后的云层如海似湖,气势磅礴,绵延至天边。云雾前锋到达望江亭上空时,原本平直推进的云线,突然弯曲跌落到剪刀峡中,云絮、云朵依山形而弯曲,奔腾“呼啸”而下。小天池山在西,留下隐隐约约的一线山脊,大月山在西,限制云雾东流,二者之间的北门谷地中,云似流水直冲峡谷,雾如波涛拍打两山,陡崖上,“谷帘泉”“马尾泉”“三叠泉”“黄岩”等数个云瀑相连,形成幅宽数百米的巨大云瀑。庐山云瀑达到最宽、最高、最美的境界!

       第一次正面观看庐山云瀑,甚感其韵味更胜地道的流水瀑布。细小云朵,直下悬崖,状如水线,无数细线编织成晶莹的丝帘。跌云在瀑帘上翻滚,状如水花,无数水花汇合成洁白的水帘。随着云雾来量加大,瀑布逐渐加宽,剪刀峡谷底逐渐模糊,雾气在剪刀峡内回旋流动,活脱就是一条浪花翻滚、激流涌动的大河。

       绝世云瀑,与“雾河”互动,将庐山云瀑的动感推向极致:云瀑的颜色随着来雾量的多少而呈现深浅不同的颜色,与瀑布水因快慢流动展现的色差相同。来自剪刀峡谷中的风,推动雾帘左右摇摆,有如风吹瀑水呈现的潇洒动感!一朵细云,从云瀑上飞出,急速坠落后落入峡谷之中,恰好遇到雾旋,卷起高高的“浪花”在空中飞舞。看着看着,让人心生疑窦,眼前哪里是什么峡谷,而是奔腾咆哮的大河。几朵细雾,在峡谷中起伏跳跃,或撞向崖壁,回身在空中消散;或攀爬到谷顶,扑向观云亭,看着看着,让人心惊,眼前峡谷里哪里是雾,而是旋涡跌出的江水!

       不知不觉,云瀑慢慢变矮,雾气逐渐填满剪刀峡,雾线升高至观云亭,变成雾海,湮没了小天池山、窰洼、北登山公路,人、亭被雾气包裹而隐形。最后,云雾模糊了视界内所有景致,(即时天气预报显示)云雾再锁庐山!

       云瀑从孕育、发展、高潮,到消弭,时长也就半小时,让人来不及回味,可云瀑喧声夺人的气势,在脑海里久久回旋。雾河从进雾、流雾、雾浪,到溢满,时长也就一刻钟,让人来不及感慨,可充满雾气的峡谷中,那惊涛骇浪的样子让人难忘。而观云亭中直面云瀑时,内心升起的震撼和惬意,将成永远的记忆。

       二〇二一年早秋

上一篇:没有了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