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领事馆b超报告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5629      更新:2021-08-28

       Toorak road街534号,中国驻墨尔本领事馆。二层灰黑楼。临近正规的丁字路口,无红绿灯,无人行横道线;前方约700米处有,但是在领事馆门前看不见。路边停了不少汽车。四车道,另有自行车道。车流如梭。5月10日,早上9点。一批又一批华人,扶老携幼,横穿马路,逼停了不少车辆。没有料到,墨尔本,会展示出这样违反交通规则的惊人画面。   
       排队进一楼大厅。有点像机场。由一个当地的,面目苍老,身材健美,精神百倍的老先生,手工安检,不借助任何器具,单凭犀利的目光和青筋突暴的双手。安检台是一张咖啡色的折迭桌,摇摇晃晃,吱吱嘎嘎,和国内“农家乐”的麻将桌一个档次。
       大厅类似银行的格局,但比国内普通的银行,例如中国银行,小许多。地面50厘米乘80厘米的亚光灰砖,共铺设了502块;半块不计,厕所不计,大玻璃后面工作人员的地盘不计。就这么点面积。三排沙发计18个座位,不规则摆放着,由18位老头老太太身馅其间,多数抱着维稳的拐杖。都很老实,没有叽叽喳喳,影响他人。可能出发前,一律由子女进行过科普和培训。我清点人数,全厅共81位来客。半张乒乓球桌大小的填写台,围着5张木椅。角落里,另挤着15张木椅,每张木椅椅面,倒扣着另一张木椅椅面;共30张。一个紧闭的小档案柜,也许是空的,也许塞得满满的。两个垃圾桶。四盆花木。一个圆形挂钟,快了两分钟。一幅山水国画,约1.5米高,6米宽;一幅立体荷鸟图,似乎是浅雕。一台自助复印机,不时有人使用。一大圈放表格的玻璃橱柜,立着15个指示牌,如:寄养儿童委托书……签字笔也牵着细绳子,如同尾巴,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防丢失方式。
       7个工作窗口,只开4个。里面坐着器宇轩昂的青年,表情僵硬,明确显示出,彼此不过是陌生人。脸难看。主要表现在,不和来客对视。这在澳洲是非常罕见的。他们走出这幢房子,遇到别的人,一定不会这样。使劲嗅,起码其中两个窗口,有几分故国衙门气。都正规排队。为什么不领号,由号代替人排队?有位工作人员不太坐得住,在椅子上东移西动。我身后马上有目光躲闪者耳语:“内裤太紧了,磨到痔疮了,影响效率了。”
       两台挂式电视,正播放着中文节目,似乎没有人看,也没有人听。只有我,在看在听。内容是:总领事回顾了我国取得的辉煌成就,表示实践证明我们选择的道路是正确的,当前中国站在新的历史起点,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14亿中国人民正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程上阔步前行......
       茶几上共11本杂志:《中国旅游》3本,《中华文摘》1本,《澳洲新报》1本,英文杂志3本,中英文《中国西藏》3本。不断有人阅读,反复横七竖八地睡着。负责安检的老先生,蓝眼睛暗淡深邃,古井不波,空闲时,多次前来整理。老先生是5个工作人员中,唯一面带微笑的,也是唯一的西人。将老先生与周围的华人比较,马上发现,前者作派粗糙,后者风格细致。结合平时的印象,进一步明白:粗糙者富裕,细致者呢,还在通向富裕的道路上跋涉。
       三个厕所。男厕一个站位一个坐位。女厕是盲点。另有母婴厕所。有自动冲洗装置,热水。洗完热水屁股,不妨再搓把热水脸。平时应该是先洗脸后洗屁股。
       约11点,地上出现两片纸屑。谁是乱扔垃圾的能手,居然到国外展示才华?我没有捡拾,打算观察它们的去留。回身留意了一会儿别的。咦,纸屑不见了。问。原来,我家人是捡拾垃圾的能手,到了国外,也不忘献艺。
       无事,那就刷网。领事馆是干什么的呢?是一国驻在他国某个城市的领事代表机关的总称,有总领事馆,领事馆,副领事馆等,负责管理本国侨民和其它领事事务。主要承担海外公民和海外利益的保护工作,相对大使馆而言,属于低级政治领域。
       又刷微信。同事群,同学群,大都是哑巴群;同事群还有领导传达指示;同学群只热闹几天,就是建群初期的几天。老友群基本上是瞎扯群。几十年的时光,生活各异,地位悬殊,价值观差别巨大。不聊天还有点老情谊,一聊天,往往对立,不共戴天。莫名其妙进入的陌生群,臭味相投,最有意思。如果吵起来了,被踢,退群,都没有什么顾虑。还是瓦次艾普(WhatsApp)、脸书、油管之类,最放得开。
       11点40,收起手机。我的事尚未办妥——好不容易排到了,工作人员扫了一眼我的资料,让去另一个窗口排队。好不容易又排到了,刚把所有表格递进去,一秒钟就被退了出来。因为时间不够了。听说去本国领事馆受气,体验晕倒的经历,是居澳华人的保留节目。是吗?也许算不上。
      依序往外移动。看了一眼西人老先生,印象深刻。当一个人自信起来,那种眼神散发出的光你会过目难忘。
      老天开始下大雨。人们互相叮嘱着“下午再来”。领事馆外的招牌上,写着“工作时间:上午9点至12点;下午2点至5点”。其实下午是不对外的,只躲在内部工作。谁下午来,谁跑冤枉路。没有文字提示。
       我说:“下午不上班,别来了。”他们不信。眼神像是在埋怨我撒谎。
       边走边想:一周七天,领事馆周六周日关门,周一至周五下午也关门。即,一周只有五个半天对外工作。其他时间干什么呢?这很让人抠脑壳!在关起门来苦练内功?研究国家对外政策?领会思想、理论、代表、发展、梦想?探讨“美国要演变中国,要围堵社会主义国家,日本想当亚洲老大,印度不服气中国的进步,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不怀好意”?学习“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代表,四个吃透,五个消化,六个坚持,八个荣,八个耻,十二个发展,二十四个必须”之类的精华?或者,个个都在向外交部甚至国务院汇报工作,探索对外斗争的方针和战略?再或者,千万要忘记阶级斗争,正深刻领会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再再或者,正忙着烫火锅,喝啤酒,甩开膀子划拳,抱作一团跳国标,发疯般的扭秧歌,练太极?私款打麻将?约谈女下属?过夫妻生活?不知道。只敢乱猜,不敢乱说!像他们这样上班,砸烂八小时工作制,真令人羡慕嫉妒恨啊!
       众人出了领事馆,马上百米冲刺,接踵钻进车里;照例,有不少人横穿马路。这是我所见过的,澳洲最充满杀机的路段,发生恶性交通事故,比方说,撞飞,压瘪,丢失一瓣耳朵,弄掉半条小腿,流半桶血,淌一碗泪,哭爹喊娘把冤伸,是迟早的事。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