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非虚构

首页 > 非虚构

学种菜

作者:李三三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2373      更新:2021-08-26

       前面写过一篇“育苗记”,结束时写到育好的苗全种到地里去了,并预告三个月后来写种菜的故事。现在三个月期限到了,急不及待着手写种菜。好玩的事情太多,不曾预料到的事情也太多。如何除草,如何搭架,如何施肥,如何捉虫,如何和动物作斗争,朋友群里经常会交流这些心得,一帮伪农民,学着种菜,津津乐道。

       做农民是一件辛苦的事,但不以种地养活自己的伪农民,应该是快乐远多于烦恼。

       种菜以后,对自然和人的关系又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最大的感受就是农民得靠天吃饭。所谓的“人定胜天”,是一种精神境界。真要实现,比登天还难。最简单的例子是老天不下雨或者天天下雨,人能有什么办法?持续高温或者持续低温,都会对植物的生长有直接影响,人又能有什么办法?

       其次是理解了农耕民族的人为什么比游牧民族的人勤劳。种地和季节气候密切相关。该下种的时候要赶紧下种,拖不得,否则就长不好,甚至根本就发不了芽;该收获的时候要赶紧收,延迟果实会脱落,茎叶会变老,哪怕是迟两天收,就不再鲜嫩。不下雨,就得天天浇水,尤其是苗刚刚下种的时候。野草长出来了,就得拔草,否则草抢尽风头,长得比菜还要茂盛......种菜都如此,种粮食就更不能偷懒了,且必须跟着作物生长节奏,不想干也得干,没什么好商量的。这让我怀疑,勤劳一开始是给逼出来的,时间久了,才养成了一种习惯。

       再就是不再相信以盈利为目的而种植的有机菜。给植物杀虫治病不可能完全用有机物,所谓的有机菜,可能只是非有机肥料和助长剂少用一点。以我的经验,若有虫害出现,不用化学试剂不可能将其杀死,更何况是大面积的植物。即便是小片霉菌,也很难靠人工力量和自然物质阻止其扩散。有机菜,相对而言吧,没有绝对的有机菜。

       有了去年种菜的经验,今年一开始就满怀信心,比去年增加了好多品种。扳着手指数一下,我居然种了二十多种菜。小菜秧,苋菜,莴笋,空心菜,香菜,旱芹菜,木耳菜,韭菜,豇豆,番茄,黄瓜,豌豆苗,辣椒,茄子,苦瓜,冬瓜,丝瓜,南瓜,大蒜,葱,羽衣甘蓝,生菜和西葫芦。另外,还种了几棵中国的糯玉米。其中有些是精心培育的,有的是无心插柳的。虽然品种很多,但每样的量都很少,科学安排,合理套种。我俨然成了试验田里的农艺师。

       为了减少劳动强度,以前就买了一个mini size微型翻土机,像割草一样在后院整好的一小块地里推一下,地就翻好了。接着去农场拖来马粪,均匀撒在地里,底肥施足了。再把围栏和爬藤架子搭好,向上的伸展空间也有了。又从店里买来袋装的有机肥,以备今后添肥之用。还准备了一个大容器,把厨余和杂草扔在里面,自制有机肥。家里的男劳力把力气活都干完了,为我铺垫好一切,我便带着把尺子,横多少厘米,竖多少厘米,把育好的苗一棵一棵种下去,把一些菜籽撒下去,把直接下地的种籽播下去。浇水,成活,出苗,一切都很顺利。

      菜苗茁壮成长的同时,杂草也被和煦的春风吹又生。草籽跟着马粪经历过复杂旅程后,来到我家菜园,我不得不称颂杂草顽强的生命力。然而,唱完赞歌,一项艰巨任务摆在了我的面前,拔草。好在草刚长出来时苗与苗间的空隙还比较大,用除草工具在垄里推一遍,就把草给割了。套种小菜秧的地方,杂草没了生长空间,吃到了菜,还不用拔草。明年应该各处多撒些青菜秧籽,不为吃菜,只为阻止杂草生长,也值。

      但到了夏天,各类苗都长大,再也无法用除草工具,作物间隙长出来的草就只能手拔了,辛勤拔草的成果很不理想,到了秋天,一些在瓜藤间的草有一米高,想拔都拔不动,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只能随它去了。昨日发现一棵“黄狗卵卵”草,记得小时候还把这种草的头摘来打个圈拉二胡的,心想幸亏没拔干净,把头一一摘下来,准备拿回家插瓶子里养着。可忙乎完其他事就忘了,等想起来那些头已经被晒干瘪了,看来什么年龄干什么事,错乱不得。

      今年的高温来得特别早,菜才种出去不久,就一下子进入夏天,而且连续高温,有些措手不及。高温的后果是芹菜和韭菜早早抽苔了,芹菜剪掉后只有一半又长出新芽,从十棵拦腰斩只剩下五棵。

      高温下有的快速生长,有的萎靡不振,总体长势不错,瓜果类都开始开花了。但天有不测风云,从七月上旬到整个中旬,几乎都是雨天,难得出个太阳,又被更大的雨云吞掉。一开始很开心,不用浇水,植物长得翠盈丰满。慢慢地希望它停,到最后看着地里积水,没有办法。

       大蒜头本来长势很好,挖了一个尝尝,稍微还嫌嫩,盼着在大太阳下再长几天,可天天下雨。到后来发现杆子都开始烂了,赶紧在雨停的间隙把大蒜都收了,没有长到最佳。因为连续下雨,本已开花结果的冬瓜、茄子和西葫芦,花儿掉了,刚结的幼果也烂了。莴笋本来长得又白又胖,不知为啥一根根都开裂,在雨水浸泡下开始霉烂。

       雨后转晴,原以为一切都将回归正常,没想到番茄、黄瓜和茄子叶子开始长黑斑,慢慢的枯萎,经过抢救,茄子总算活过来了,但似乎伤了元气,慢悠悠地开出几朵花,结上几个果。而黄瓜和番茄,挣扎了一段时间正式寿终正寝。丝瓜、冬瓜和西葫芦表现更差,虽然没死,但生长缓慢,也没见什么分枝,尽管给了充足的养料,开花少不说,即便开了花也结不出什么果。

       也有生命力非常旺盛的。套种的几处小菜秧,一棵都没有令我失望。先拔靠近其他根部的新苗烧汤吃,再拔长大的会影响其他植物生长的炒着吃,长老一点的就包菜肉馄饨吃,再老了就包饺子吃。来不及吃就剁碎了冰在冰箱里以后做馄饨饺子馅,自始至终,收成很高,一点没有浪费。同样,苋菜也长得非常茂盛,从第一拨开始,一拨又一拨,一直吃到秋天。豇豆和苦瓜也是正常发挥,光看架子上开满的花朵就让人心满意足。

       种菜能给人启示。都说一份付出得到一份收获,有些情况下并非如此,反倒是应了那句“有意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我今年在丝瓜和冬瓜两种瓜上倾注了很大的精力,也寄予了很大的希望,从育苗开始,每一步都是尽心呵护。校友群里看到有校友去年的冬瓜吃到今年春天,便急切打听如何保存,想象着我今年也留两个大冬瓜,整个冬天都有冬瓜吃。然而,事与愿违。两棵冬瓜才结了两个冬瓜,都是独生子,而且还不大,希望落空无疑。丝瓜淹没在葡萄藤里,长久不开花,到了吃瓜的季节不见瓜,我也就不再天天关注。也不知什么时候,两条丝瓜悄悄地躺在了架子上,还是先生摘葡萄时发现的,且发现时已经长得很大,送来了迟到的惊喜。

      南瓜的情形正好相反。我本来没准备种南瓜,听说南瓜头营养好,炒着很好吃,便种了几棵南瓜,吃过几顿南瓜头便没再去管它。没想到之后藤蔓爬的到处都是,越过栅栏,穿过树丛,爬上树梢,每条藤上都结着南瓜,数都数不过来。同样不被重视却蓬勃发展的是木耳菜。网上说把木耳菜的杆子养在水里会长出根,我便没把店里买来的木耳菜的杆子扔掉,养在瓶子里,没想到还真长出了根,便随意种在树荫底下,几次拔掉周围野草才能露出真容,还以为长不大呢。不曾想爬上栅栏后越长越高,越长越盛,到了秋天已成一片。

       种菜很有意思,植物同样蕴藏着生命的奥秘等待我去发现,只是知识不够。种菜也很辛苦,有时想歇歇,但要拔草,要剪枝,要收菜。每天总要在太阳升起前或落山后干活,人变勤快了,是物质以外的收获;偏头痛在不知不觉中治好了,是更大的收获。 当朋友问起:“头疼好啦?” 我便开心的回答:“对,种菜治好的。”完了还不忘加一句,明年你也种菜吧!

上一篇:北京行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