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围城内外

首页 > 散文 > 围城内外

中尉笔记:憧憬

作者:艾平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6180      更新:2021-08-08

       一夜,月儿西沉,倚窗仰观,忽见一道弧光划过,灿若金簪,之后,天空唯偃月独明,那颗流星了无痕迹。在古代,占星术预测国运,而今科学走上圣坛,诸神退位,太空传奇由人续写,航天器便是天眼,向往是人类探索宇宙的序曲。 
       人类的求索,让我明白了星际空间细小物体和尘粒,飞入地球大气层跟大气摩擦发生热和光,就是所谓的流星。
       北斗星是迷途中的指针,寻家的猎人拨正路向,不再犹疑攀爬的徒劳,流连猎场的鹿貂,只会失落已得的斩获,没有比迷谷磁性更绊脚的了——信念之火,焚灭了幽闭他的暗。
       于是,坡头屋脊摇曳的茅草成为冲刺目标,家妇放鬏披发的翘望牵引他的脚力,炕席上女人眼里那一汪秋水,消解了他所有的恐与苦,这是一个普通人由憧憬引爆的核能量。
       憧憬是一枚金钥匙,打开人性秘笈于偶然,也是求索的必然,是窥破生灭玄机前的一搏。
       但丁没有遭意大利当局流放出佛罗伦萨的经历,不可能写出《神曲》史诗,然则,德国大儒歌德一生富贵,斗志未见磨消,唯见他用充裕时间创造了人类精神财富。
       伟人心路,我们无法以常态来理解和诠释,可以肯定是,他们都有御寒的温度,内心炽烈一团火——破茧念头犹如爱情种子,蠕动于暗室,继而顶开心门,落成阳光下一束玫瑰。
       我的生活体验来自赤足蹚水,踩着石棱,划破脚踵而不知疼痛,及至上岸,看见鲜血淋漓始感火辣辣疼。医者道,这是由于水在洗刷伤口,木感淡化了痛苦意识。哲学教授剖析说,人行河中,岸是目标,涉过水泽理念给力,脚伤不再累赘。
       憧憬如同一只利箭,呼啸着飞向靶心,发出沉闷的异响。以是,想到两位诗人,为诗心澎湃起浪花,也是拼了。男的是发小,擅长格律诗,连喝酒都膜拜唐代诗人李白。李白曾与元丹丘携手同游于叶县常村石门山,拜访隐居斯地的名士高凤,留下了诸多墨迹。

       古人超然世外的情怀,今人难以企及,是以有诸多忧郁,感慨于此遂胡诌几句,算是一种祭奠吧:
       石门藏云鸟,元丹丘行志。村东篱下望太白,知音何来迟。海碗斟豪兴,不笑华发日。堂前浓花似女妆,醉眼看曲直。
       诗与酒堪称两兄弟,弟不在席生寂寞,无兄陪伴失情趣。我的另一位文友以“醉娘”自号,曾在一家文学期刊做编辑,逝于秋红果圆时,只留下求索的脚印,或是她的宿命。
       厨房里的丁当和床笫间的窸窣,远没有抒情歌悦耳,它是两簇带刺玫瑰,远观赏心悦目,走到近前采撷自己那朵花,往往手掌被刺疼,划掉已有的好心情,于是,想到焚棘的火把,辟一片坪坝来,栽上兰竹和诗花。
       诗花开于早晨,露珠浸润其茎叶;开于午间,阳光沐浴其体肤;开于日暮,月钩挑动其根须。夜未央,篝火融通其筋脉,燃放哔哔啪啪的脆响,扣动原野之魂,连河流也苏醒了。
       但诗花之美,时或窒息于圈子文学,因于文人相轻,或囿于小团体而排斥其它,继之,把交情转换成交易,结果是弱化了文化的斑斓。
       在我见过的鸟类中,最不招喜欢的当数孔雀,看到它就想起那些个文化人,明明没有自己独立的生活,却偏偏乐于摆谱说教,其实不过借名头掩盖空虚罢了,也应了那句民谚:林子大,什么鸟都有。故而,以《孔雀园小记》调侃:


       临摹孔雀画凤凰,神鸟一飞到天上。
       落户石臼当玉盘,皇家气象不寻常。
       园中开屏禽中禽,通身斑斓并无香。
       日照百灵向凡尘,灶台紫烟若云裳。


       诗思大于诗情是乏味的,诗行大于诗思又有空洞之嫌,镀金马桶只是形式上的卓异,超然逻辑外的东西,怎能长久?圈子文学的贻害还不止于此,它不仅颠覆了受众的认知,而且破坏了传统文化里的优质建构图景,上架图书遭尘封厄运,能全怪读者吗?
       有憧憬的心,不是忽然爆发山洪,抛下滚木乱石,决堤坝毁田庄,显威称霸道,而是涟漪中隐伏激越,至于水落何处,是湖泊抑或是海,没有谁能够左右,更无须唯念。

       思想的精灵时隐时现于虚空中,忽亮忽暗,明灭如一烛,拉长了白昼的尾巴。

       我曾在 困惑里失掉许多好心情,点灯熬油,未见转阴为晴,雨还是打湿了衣。后来,我看到一只灯蛾扑进窗口,似有所悟——夜阑珊,蛾子冲灯火而来,倘若烛光熄、人入睡,何惑之有?灯蛾便是那个摄魂夺魄的精灵。 
       我不渴望这样的际遇,因为困惑的幽灵,易搅乱敏弱的经脉,变换人生活态度,我也没有足够御风的罩衣,只乐于沉湎自己童话老宅,把檐下燕窝看做四季更替的界桩,听地上啄谷砰砰,想燕子南飞时令的眼神。夜之际,我会望着月晕,折叠纸风铃挂上窗台,等待第一袭风的声音……
       打理花盆的植草,比栽花另有乐趣,花有打瓣、绽朵,有枯萎、凋谢,被踩踏一刻更堪怜悯,而草青绿的姿态,与人心田碧色相呼应,织就抵御荒芜的屏障。
       留住心田一片碧色,不负阳光,是谓有成。

上一篇:没有了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