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影视改编

首页 > 影视改编

莲香

作者:耳东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1447      更新:2021-08-03

 

莲香

----潮州音乐剧

 

 序:换亲

 

        场景:大埕,八角井,莲香担水,哭

        时间:1976年残冬   黄昏

 

        舞台后左,群童上,唱:

        番葛鹅,排米箩,向南飞去好唱歌,哦哦哦,哦哦哦,春天飞返娶老婆。

        唱毕下。

        舞台后右,群童上,唱:

        韭菜花,十二枞;桃花姐,弥花红;粉蝶飞,粉蝶忙;羞羞羞,做新娘。

        唱毕定格,灯光,剪影,片刻下。莲香肩挑水桶上。到八角井边,返身唱:

        大泊山,灰茫茫。大埕湾,吹北风。

        莲香我,十四年来啊,心儿慌。

        白:爹爹啊,你究竟在何方?

        唱:那一年,起台风,你披星戴月下龙湾,为何一去不回还,到如今,你落哪间,你教儿我如何心头暖。

        后台莲香母果姆叫:莲香,囡啊,返来食哇。

        莲香欲应,张口却未出声,片刻,唱:

        娘啊,都说饲仔知仔心,你缘何不作儿知音,都说田螺为仔死,你缘何不将儿来悯。

        后台中莲香哥嫂剪影,恩爱,相扶,又各向左右,手搭凉棚,呼:莲香。

        莲香从八角井里提水桶,定格片刻,欲应又止。

        后台白:韭菜花,十二枞,桃花姐,弥花红。渐弱。

        莲香唱:

        哥啊,你我家贫衣常补,母亲十载茹霜苦,今朝方才得饱肚。为妹我,心里高兴你娶亩。可是,可是,哥啊,你怎知我人前如何把眼泪收?

        莲香嫂后台呼:莲香,细姑哎

        莲香挑起一担水,转身欲行,犹豫,放下,唱:

        嫂啊,同是姑娘你有福,可与意中的人啊,居同屋。可怜我,夜里钩花心寂寞,三更里寒啊,像个尼姑。

        阿嫂,从前里,你我在红山仔下同放羊,抵足夜话到更阑,你知我非是薄情人,只是啊,你二弟,实不是我心中男。

        果姆上,白:

        莲香,前日你兄结婚,你嫂过门,娘为你合了八字看了日子,你也该与你嫂的二弟订下亲来。这样,两家也好省下聘礼。

        发觉莲香泪汪汪,转过身,唱:

         他爹啊,八年来你魂在何方,人在何方,为何生死渺茫茫,留下我母女,孤苦心难安。泣。

         莲香急上,扶,白:

         娘,我定亲,下聘就是!

         果姆转身,笑,白:

         娘疼你,你才十四岁,先定,娘知你行孝,娘还要惜你几年哩。

         莲香不置可否,轻声叹:哎。

         一手牵果姆,挑起水,转身,款款下。

 

潮州音乐剧《莲香》  第一场  相爱

 

       场景:大队办公室(祠堂),大南教村妇认字

       时间:2年后,1978年,暮秋

 

       后台合唱:

       大泊雄,大泊壮,大埕湾里来了英雄汉。嘿哟哟哟。

       大埕水,真正美,大埕乡的妹仔好矜贵。嘿哟哟哟。

       妹仔淑,妹仔贤,要算高墘莲香第一俏。嘿哟哟哟。

       童声白:蹲哩蹲三年,枭哩枭一时,秀才箍桶散咧咧。哈哈哈,哈哈。

       丑,班长然伯上。白:

       百货销百客,老姆合老伯。是呾,乡里人呾我自细像老伯,这就真无说。可喜,部队驻扎在家乡,我然伯牵线,叫大南来教乡里姑娘认字,姑娘化,个个呾是新起例,好教示。哎呀呀,究其实,我这几月心呵呵,心里痒痒想把媒人来做。

       四下探,看,立正,背手。大南上,敬礼,白:

       报到!

       然伯白:好好好,你勿走,无人在,我二人来干二斗。

       说罢,一个箭步偷袭大南。大南轻闪,转身抓住然伯手,白:

       班长,刚才孩子们唱的啥?

       然伯大笑:哈哈,说的就是你!大埕直,大埕实,大埕姑娘你莫得失,你是班里唯一高中生,文化排着你灵精,却莫一时心里兴,来个有形看形,无形看畔,知呢?到时啊,正将乡里最雅最孝顺最怕羞的,的莲香姑娘嫁给你。

       大南脸红,白:

       然伯,我教半年了,莲香半年来,真像一苞芙蓉花。唱:

       三月里啊,叶羞羞,三两青蛙立上头;

       六月里啊,花红红,粉色娇嗔真不同;

       只是,九月里啊,香茫然,模样戚戚急死人。

       白:然伯,你与莲香同是大埕人,莲香是个好姑娘,究有什么事你快对我言。

       然伯唱:成树荫萌雀儿忙,人与鸟儿姆烧同,社会已然新风降,缘何旧习欲改难。

       大南,白:班长,你什么时候学会做四句啦。唱:

       想我本是河南人,中原潮汕一脉连,大埕山海如诗画,我要教大埕姑娘更不凡。

       白:今日,天高气爽,我来教个,教个

       然伯:做尼呾呾变作大舌伯,教个什么猛猛说。

       大南,普通话,白:爱莲说!

       然伯:此弟平时傻哈哈,今日看来我哈哈傻。

       转身,与大南退。莲香光脚,卷裤腿,猫腰,草帽掩面,扶门,探望,无人,急,入。一把坐在最前面,粉面向天,松一口气,白:

       三日无来学字,心里空稀稀,

       这秋风啊,吹人心事起,

       大南哥学了半年大埕话,伊教我来我教伊,还不知地人是老师。

       不知为什么,这几天啊,心鹿儿乱撞,教莲香我心好乱。

       唱:大南哥,心真好,见人总是笑哈哈。大南哥,真好笑,天高人大是旱鹅,昨日看他呀,东塘学游有当无。大南哥,不得了,书生洗衫在溪影,嘻嘻嘻,嘻嘻,衣领儿乌乌,乌过鼎。

       白:昨儿个,我暗地重洗叠好弄齐整,怕人看见,我提前到来,我轻轻行。

       然伯大力咳,突然出现在莲香面前,白:

       莲香你这鬼精仔,你姆知领伯定定莫散蚁(音,义骗)

       莲香羞,低头,忽起,白:

       然叔公,好叔公,你做班长莫晕晕。莲香我,我,我

       大南上,见莲香,急上前,白:

       莲,莲妹,莲同志,您好!

      然伯转身下,大南、莲香对视,一下,低头,一齐按衣服,手触一起,莲香脸、脖子红,低头,跺脚,急,白:

       你这个人啊!

       大南唱:

       莲妹啊,我这个难啊。你岂知,部队本是铁打成,各项纪律多严明。只是,那日里,你井边挑水,日花儿照你粉粉脸,我呀,我呀,我就心里明。

       大南转舞台左,莲香转右,对唱:

       莲:那日里,你上山去接草,你健步如风心地好,日花儿照你白白脸,我呀,我呀,我就心里明。

       南、莲合唱:

       六月里南风明结连理枝,

       九月里佳藕暗长入深泥。

       南:我。莲:我

       莲:你。南:你

       又合:

       这明白的事儿怎么想得明来讲不清。(尾音,十八板,两个圆场转)

       南:莲妹,你不开心

       莲:南哥哥,没什么,以后才给你说。

       两人抬头,莲,见黑板上"爱莲说"三字,白:

       哥,这是个莲字,莲是妹妹,哥哥要记得(声与头渐低)

       南,白:

       妹,这是个爱字,爱是哥哥,妹妹要记得!(声与头渐起)

       南、莲齐向前,身碰一起,莲急躲,嗔:

       你这人!

       南、莲对望,莲低头,又突抬起,南看莲,双双转向黑板,同步白:

       南:妹,这是个,是个什么字?

       莲:哥,这是个,是个什么字?

       南:是个说字!

       莲:哥,那你怎么不说。

       言毕,含嗔带羞冲出祠堂门,留下白纱钩的莲花,又一把拨下南衣袋的钢笔。南望莲去,唱:

       芙蓉儿开来堪采摘,

       玉藕儿走开怎重来。

       我与妹何须苦相猜,

       只望部队啊牢扎寨!

 

       莲后台唱和:

       哥啊,莲我爱您在心头,

       不知哪个黑心把长舌绕,

       我那阿嫂伊要我今年就把婚事办,

       哥啊,我如今学字知法,不够年龄不是把法网投?

       况且,妹我日里愁来夜里愁,

       哥你想妹勿凝眸。

       哥啊,三更里你莫要醒,

       你醒怎在妹梦里头。

       后台合唱:

       哥啊,三更里你莫要醉,

       妹妹我要与你和衣睡。

       哥啊,哥啊,啊(渐弱)

 

 第二场  相思

       

        场景:大埕埔,莲香挱草,从海边,一路过埔、田、前溪,到三山国王大庙

         时间:凌晨,日出

         

         莲香背个竹筐,筐里草满像馒头,汗水湿了头发,站海边,茫然望,日出,海光染得一身红遍,白:

         阿嫂一早煮了讨海糜,又上山去割草,哥哥与招兄星夜里出海,竹排儿定在前方,究为何我怎望也不见。唱:

         日头儿红啊,红,我的哥嫂都是好人。莲香,我,日前里,太猛浪,对着黄黄的沙姜花啊,我心不安。

         白:阿爹啊,海风儿吹人心乱,海马鸟翻飞云间,你可知娘日夜里对你思量。

         娘啊,知你为的是,我兄妹成人,高墘乡里,人前人后,就连老爷公脸上也有光。只是莲香我,我不孝,不是个好人。

         转向大泊山,远望,白:

         阿嫂,你二弟,招兄他也是人好。只是莲香我,数月来心儿比树须还乱。下唐溪里人戽水,七上八下,桶桶都往我心里灌。灌得我,脸儿赤,心无靠。

         转身低唱:

         远方的飞鱼儿啊,我究是人不是人,是人是谁的人,缘何世事与人事不一般,惊喜不明理还难。哎

         后台白:莲香妹,我们回去吧,不回你娘又怪我们把大埕最俊的姑娘影晒黑!

         群笑:哈哈哈,哈哈,暂远

         莲:哎,我渴,你们先走,我去前溪喝点溪水。

 

         前溪,渡槽下

         莲白:溪水白白,狗母影成群有伴,真好,真像黄冈表姐她们上学。

         莲一时茫然,白:

         爹你回来吧。我还是个娃。我要去黄冈读书。大南哥说,我聪明,我最合上学,我是全大埕最好女学生。

         噙泪。唱:

         渡槽石板字红红,何日里石碑刻字记我人,莲香我,认了字来反觉做人难,来世上一遭我样样不甘,听校园里书声我最是难堪。

         手抹泪,低头,顺手把胸口毛主席章翻出,捧水擦:

         白:毛主席保佑我爹娘,我哥嫂,还有我,我大南哥,平安。

         唱:像章儿别在我胸中,心肝儿乱跳不轻松,适才间真怕姐妹们看见,她们一问我怎生讲得通。

         白:昨日里洗衫我取下又结起,别在大南兄胸口与我是一样的。一样的,一样的(暂低)

         突然照见水中自己脸,羞,笑,取出手布,白:

         适才抹泪粉额前加眉一撇,这丑样子大南哥他怎喜欢。还有,还有这手布儿也是偷换的,南兄你发见,莫羞我是个女贼。

          唱:

         手布儿汗汗我怎舍得洗,

         想必阿兄他也是一样的。

         要不然生气要来讲道理,

         这头河南猪有时怪脾气。

         若是这样我全全收煞起。

         小声白:

         不会的。白雪雪莲花我钩的,钢笔儿如钩他也配得起。

         后台传来部队与民兵集训声:

          预备,拥抢,杀

          杀!杀!杀!

          莲唱:

         日前里南哥他教字又教打枪,

         莲香我眼睛儿一闭,南哥他拥我心跳乱,我的小鹿儿他也应记心中。

         莲白:

         南兄呾,我武装更比便装红。说得我大树脚下躲入成树枞。

         南兄他唱歌真好听,唱什么

         莲唱:

         刘大哥说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不如男。

         莲白:

         我瑞刁姆也是三代困难,

         前日里坐上火车去北京领奖,

         红花斜披真比男儿好看,

         莲香我不日,埭底采朵莲花,再将娘的红水布偷偷披挂

         暗做个模样

         我与大南他

         两颗心啊

         就听毛主席的话

         后台,白:

         越南鬼子太猖狂,

         中央决策除贼奸,

         大兵即日赴粤西,

         不灭草寇誓不还。

         莲急起,向大树脚望,白:

         听宣言我血满胸,

         鬼兵压境怎容情。

         日前大南教我打靶歌,

         莲香我民兵也要去扛大刀!

         只是,广西在哪里呢,我大南他

         忽记起什么,又红眼,唱:

         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昨夜然伯送簿面色难,

         转交大南他送我红红簿子一本,

         扉页里写:

         莲香同志:

         前程远远,祈无限险

         见字如面,今生毋念

         莲白:

         我不要做你的同志!昨日里我不记得这个毋字,以为说的是母亲。霎那间,这母字踞拐,不识难。大南,大南哥,勿勿勿,你不能走。毋毋毋(渐弱)

 

         三山国王庙(鸿程大庙)

 

         莲香放下草筐,捋好头发,脱下鞋子,小心放好,虔诚地进庙,跪下:

         王公。保佑我大南!

         我不要他走。

         起身,将手布放祭台上,手一扇一扇地对手布,白:

         大王公,保我大南人平安,

         二王公,保我大南把我记心中,

         三王公,保我与大南来年,来,三年,生,生个,生个小大军。

         翻身出庙,急背草筐,小跑,唱:

         昨夜里我剪福身,

         慢慢剪了人五个,

          后来啊,拨亮油灯

         我从头剪,剪了个天高人大的河南种

         阿嫂惊问剪的谁?

         我就说:

         爹一个,娘一个,

         哥嫂加我又三个,

         这个高的,是我侄宝宝啊

         说得我嫂她,翻身轻骂我是个活宝啊

         莲白:

         大南,其实,其实,

         心中的人啊,你要我怎讲好?

         你就久久驻扎大灰埕,今生莫要有长短!

 

         莲香家

 

         果姆在做粿,见莲急起身扶草筐,一只粘了粉的手不停为莲擦汗,眼红,白:

         要不是你爹。你背的该是书包。你看你手影尖尖怎像个做田人。

         莲转身,擦泪,转过来,擦娘泪,佯装生气:

         无时无节,做什么粿。

         进里屋一下扑被子里呜呜哭

         果姆不好劝,大声叫:

         疯妹子,说件高兴事,刚刚有个大军来我们家。

         莲一惊,笑,急抹泪,急出,娘前,白:

         他说什么?

         果:你好做戏做秦香莲,免抹粉加会哭。

          莲:

         那河南人他讲什么?

         果:

         这回好做何仙姑。你无见他就知他是河南人?!

         莲急:

         娘好做武则天,四散呾话无人管。快说,说呀,好娘。

         果:

         没说什么,说高墘片你负责,告诉乡亲不要做粿送大军。

         莲失望,手举过头,白:

         是不是这么高?

         果奇怪,白:

         一阵间,成叶红花帮你洗脸,去埔草桫桫个人存五成。不过,哦,他,他真像个人。

        一时又眼红,白:

        你爹。

        莲惊,唱:

        要不然初见我心生亲切,

        六月来我恍惚不在人间,

        爹走时我六岁刚零,

        依稀间他,他呀,本是我家的人啊。

         白:

        大南!

        莲急捂脸,羞,惊娘发现,扯娘衣角。

        果抚莲长发,望屋外天,白:

        是,他像你爹,是个大脚大手大个子的男子。如果,如果你嫁这样的,我宁愿退你亲事,卖田卖厝补嫁妆。哎,儿你命苦。快去吃粿。

         莲惊,白:

         娘,你刚才说什么?

        果:没说什么,去食。

        声未落,莲不见了,早出闸门外了

 

 第三场    离合

 

         场景:大灰埕东头,八角井边

         时间:午后

          

        大南在大灰埕打包行装,毕,茫然地将一件白衫披在手腕,向大八角井去,白:

        这多像颍川我家乡,大埕乡亲就是我家人,更有莲妹她,六月来手足相伴眉眼亲。这时间,男儿有志当报国,我热血贲张冲云汉,一半雄心灭冦,一半为莲妹。

        阿妹,你才十六岁,本该在学堂里上课。可怜你,六岁爹落海失踪,前些日子又为亲事烦恼,本想你我共把旧习改,我教你读书你帮我,帮我安定心灵报家国。到今日,我受命要赴前线,生死难卜。

       大井啊大井,六月前,是你见证我与莲妹相识。大树啊大树,百八日来,我教字、接草、教打枪,我梦里都想把妹抱,只是不敢犯了纪律又伤妹心。我今日啊,要做一件违心事。水里的鱼虾啊,你们莫要怪我心志硬。

       莲急追上,见大南惊喜,白:

       南,大南。哥(轻)

       南,立正,敬礼:

       到!请问民兵八连陈莲香同志!

       莲退后,惊,敬礼,轻声:

       哎,哎,大南同,同志。

       南:任务完成了没有?

       莲:任务?

       南:高墘片103户,陈姓102户,颜姓1户,是否通知到位?

       莲:到胃?

       南:是否通知到位?请回答!

       莲:什么是到胃?请,请大,大军指示!

       南轻声:就是都通知了没有。

       莲:报告大军,都没有通知到位。

       南:为什么不执行命令?

       莲:为什么要执行命令?我娘粿都做好了,我们过年都舍不得做这么好的粿。我要给你吃,就不执行。

       南:你,你!

       莲唱:大南哥他一夜里为何瘦一圈,言词里还似换了个人。

       南唱:莲妹她凤眼里泪珠转,细手儿乱扯言语乱。

       南:立即执行,不得有误!

       莲:有雾?

       莲唱:他那里轻言云雾,我心急无能谈吞。

       南唱:我大埕话一急全个忘词,普通话里也一股蒜苔味儿。

       莲白:你白衫给我,我来洗。

       南退后,拉扯间掉下莲钩的莲花,急收起,转身又用力将白衫拉回。

       莲一怔:你不会洗。

       南:现在是工作时间,请注意!

       莲:我告诉然伯班长去,说你不认真工作。

       南:……

       莲:不配合民兵女同志工作!

       南急,将莲钩的莲花塞莲手里,碰到莲手,手脚脸刷地红了,白:

       部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莲,脸红,又白,白:

       那,那部队不要给我钢笔。

       南轻声:钢笔不要讲。

       莲白:就讲,偏讲。

       南轻声白:那是你自己。

       莲白:那本子呢?

       南:莲香。

       南转身,含泪,却道:

       军民团结如一人,试问天下谁能敌?

       莲:然伯班长是我同房头侄婿,他作证,他能治。

       南:莲香同志。本子上的字都记住没?

       莲:不记住,我一辈子也不记住。

       回身,泣。

       南:妹妹,我此去

       莲:大吉利是啊!

       说罢突然拉起衣角向南嘴角擦去。

       南对突如其来动作不领会,脚后退,手却向前去扶莲,一下两人摔一起了

       莲呜呜哭。南急捂住,白:

       你,秦香莲。

       莲:陈大南,你祖上是陈世美。

       南:你花木兰

       莲:我要做陈璧娘。

       南:陈璧娘?

       莲:还高中生。就是辞郎洲。

       南:辞南洲?

       莲:不好,我不要你做张达。

       南:张大?

       莲:就是姚璇秋姐姐的安。

       南:姚璇秋?什么是安?

       莲:就是你!

       南:我?

       莲:你刚刚都看到我肚子了,还...…没人看过我肚子,我也不给人看

       南:你给他看吧。他比我更会照顾你。

       莲小手一番锤打,白:

       你个河南猪!

       南:莲香,你们大埕人不远嫁。你娘离不开你。

       莲:你去哪里我去哪里。我娘同意我们了。

       南:同意?我们?果姨她?怎么讲?

       莲:她讲你像个人。就刚刚。

       南:像个人。

       莲:就是我爹。

       南:我像你爹,你爹不是

       莲:我爹还活着,可能去过番了。我一世人就只跟爹亲娘亲,跟爹亲就是跟你亲。

       南唱:莲妹她纯朴开朗人聪明,我愈是不甘今日来挑清。

       莲唱:大南他往日大方又机灵,今儿个怎么像个审不清。

       南白:部队有纪律,你又不到十八岁。

       莲:花木兰都可以参部队,我很快十八岁。我帮你洗衫,你安心打越南贼。

       南:前方不比大埕备战。

       莲:就是前方才更要洗衫。

        南:有人洗衫。

        莲:有人洗衫?我不要有人洗衫。

        南一怔。

        莲:广西有多西?当去几个黄冈姐那么远?

        南:莲儿。

        莲:那里会不会像颍川那样落白雪雪的雪?雪是怎么样的,你单说像粿粉。我要回去了,要织毛衣给你带去。

        南:妹妹。

        莲:我去求王公保贺你,大埕王公最保贺出乡人。兄,你就是大埕出乡人,王公知的。

        南转身,一下转过来,想抱莲却退后,手反向前,要拉手,又忽地收回,无从安心的样子,白:

        香儿。

        莲:兄你去广西不要去八角井挑水,不要教人认字,不要去接别人家的草,不要教,教人打枪,不要与别人,别人唱刘大哥。哥,你要记得。

        莲眼红,低头,转身,一下又转回,向前,又退后,将钩的莲花交南,白:

        哥你要明白我的心。我死也,也不嫁。

        南收莲钩的花,放心口,白:

        莲妹子,我的,我。

        莲:不是不嫁人。是只嫁你。谁逼我嫁,我就去做姑婆,去龙潭院我大姨婆那里伴她。

        南:做姑婆?

        莲:做姑婆也是做你的,你的,你。

        莲羞,白:

        我要观音就保佑你一个。保佑你手啊,脚啊,眼睛啊,身子啊,身子

        又羞,转身,白:

        身子,你,你要,要不要

        南:要。身子要保佑的,观音保佑我莲。

        莲,羞:你个颍川猪。读书猪。

        南:本子不如还给我。

        莲:怎么能?我要用它学写信。南哥哥,写信怎么写,是不是番批那样?

        南:番批?

        莲:我伯公在暹罗,他无读书,会写番批,寄钱,寄猪油,给我们。

        南:我写信,信里教你写信。

        莲:我求庙影公保佑你,寄符给你。

        南:符?

        莲取下脖子上的王公符,挂南脖子:

        从今你是大埕人,你要认,王公才更保贺你。

        南:部队不,不这个

        莲:你戴一下,夜里取下,亲,亲它,不要人看见,才好。

        南:有纪律

        莲:那现在谁当毛主席?

        南:当毛主席?

        莲急,白:

        谁当毛主席,你就听这个毛主席的话!

        南,泪,又笑,白:

        现在我眼前,大井墘,心里,就有一个女毛主席。

        莲,脸红,转身,又转回,看南眼睛,白:

        让我看看,你眼睛里的我。真像照相一样。(暂低)

         两个头快碰一起了,莲羞,又急转身,低声白:

         日落了,你就到大树脚下,鸭尞前来,你,抱,亲,一下,我

         莲一下羞,跑了,心里急,不知南听到没。

          南唱:

          莲妹儿言词千转折,

          羞转身又慌躲起,

          更教我五内欲裂,

          虽说我,一心灭敌升壮气,

          男儿汉,有泪,也重别离

          莲妹她,女儿身心弱更不敌离意

          我不如,不如先行起

         才可让莲儿她平安幸福度今世。

          后台女声合:

          先行起,悄离去,

         不是枭情绝义不成器,

          一心啊

          为莲香这可怜的女娃儿平平安安,欢欢喜喜度一世

          后台男声合唱:

          大泊山前歌壮志,

           男儿忠勇云天知。

          热血的人啊,有热泪

          从前壮士有诗记

         不流泪,怎舍得流血

         流泪流血岂堪人笑

        大树脚下,神州四方是家乡

         高墘乡,也是颍川南寄地

         男儿,你,西去壮乡

         莫要千肠折

         重复,加重,黄河大合唱那样:

         男儿,你,西去壮乡

         莫要千肠折

         莫要千肠折

 

         大树脚,鸭尞前,日落

         莲香身背个水鳖(壶)、手上拿钩了一小圈的毛线和针,急转着上,唱:

         日头公落下成荫红,

         大泊山与我同思人,

         我与兄约在黄昏后,

         娘问我为何慌张,

         我称学打毛线新样在乡里头

         白:憨鸭儿食饱呱呱叫,

         更有雀儿千噪在枝头,

         全不如莲香我心肝儿跳啊,跳到喉

         四望,又白:

         我哥哥还未到来。莫不是然伯欺他读书心软人贤贤。不会,不会,然伯他,三十出头也是知头尾的人。

         群雀突惊起,蝉拼命打鸣,莲惊,唱:

         却为何一时心烦乱,

         四下噪杂魂儿欲断。

         忽见大军车尾开出东边桥头,过乌门车头(站)了,就急穿过鸭尞、砖窑,到大灰埕,见人去埕空,唱:

         却原来三国里空城计是真的,

         好蜀相用心今日却来欺我弱女儿,

         大南你,一无交代西征去

         空留我手里毛衣无处比长短

         老人说水鳖战场防枪子

         我将兄讨海水壶拿来给你

         你却,却,你空生颍川中原地

         无情无义啊,又姆甘说你

         惊见然伯,急问:

         然伯,你,大军呢?

         然伯一手扶住枪,急喘气,白:

         大南给上级建议,为免乡亲送粿送行,提前开拨。莲香你莫要生气,大南他明里暗里都是为着你。

         莲:那你?

         然伯:我负责联系县武装部,带慰问队到前线去,你快回去吧,正免你娘心着急。

         莲茫然,白:

         好,我回去。然伯你要平安。

         然伯泪,白:

        大南,你,你娘,平安!

        与莲别,下。

        莲转身唱:

        细月如钩伤我魂

        东村黄坡上的刺竹刺我身难存

        六月来我眼里心里梦里都是大南你

        你八尺男儿真的欠思忖

        我也不是水做的人儿无根本

        白:

       大南,你要平安!

       含泪东行向桥头,又转西,向上黄乌门头,唱:

       娘影寨巍巍安然在,

        张将军成名传百代,

        莲香我送郎更无奈。

        白:

        日一落,我娘就心焦,我要回去。

        走几步,又转身西望,唱:

        谁发明的汽车这般快,

        杀人身心比坏人还害。

        白:

        都怪恶魔越南贼,我也是民兵,我不如,对!

        唱:

        我不是璧娘不会写诗,

        只是我尖担扛起好凿天。

        白:

        娘她怎么办?也教我十六岁女儿身无主意?去,不去,这去还不去啊?

        唱:

        可怜我六岁爹失落

        自细无读书又兼肚子饿

        落田戽水踏水车割草挑水我匀匀做

        前年里又说个亲事相换亲

        娘说疼我哥说为我好

        周身都是好人我为何不开心

        这边说亲下定的人我不爱

        那边南哥他与我心心相印却如此安排

        说到底我是谁的人

        六月来我识字当民兵

        大南他教我看定定

        粉蝶双双敢扑火

        陈三五娘向东逃铁铺

        我如今要学花木兰

        西征尘程追我大南

        白:怎么跟娘说?怎么去呢?对,三更天尖担挑起来割草,半路里乌门向西去黄冈,要表姐带我去武装部,求然伯带我急赴老山去,为见大南我天不怕。

        唱:十六年来,我初见头天,娘那里,大南女婿她也是满意的。我一去,日夜钩花还聘礼,写信再向嫂表歉意。待来日,南郎灭冦飒爽归乡里,一家人团圆正来欢喜谢天地。

 

第四场 惊涛

 

        场景:谅山战地医院 炮声隆隆

        时间:1979年3月

 

       莲一副护士模样,脸上有血迹,疲劳,兴奋,紧张,面潮红,白:

       连连山凹,枪炮轰滚,初一望以为在大泊山,再思量却在鬼门峰。狠越冦无端起干戈,一衣带水兄弟如今成恶魔,世界凶险鬼怪多。

       又半年了。六月来,作战部队纪律严明如钢铁,大南他更是自律自强好样子。本以为大埕追随到前方,互相扶持把鬼冦灭。实地里,我未见大南一面。日夜里,我只好在这战地医院,加倍工作麻木我自己。听前方,胜利的消息已传起。大南啊,你平安归来,我要看看你,为你比比毛衣合不合体。

       突然,担架入:快,快,8号伤员,周然伯,周然伯送1号棚2床抢救,护工民兵陈莲香到位,执行命令!

       莲惊,咬住嘴角,冲,前,白:

       然兄!然兄!王公保贺你!你阿公保贺你!

       看然伯双腿血肉模糊,流泪,大哭,转过身,又转回。

       然伯双手紧抓衣角,強忍,白:

       莲香姑,侄我是红孩儿,踏风火轮了!

       莲上前扶住然身体,白:

       都什么时候了,还。你要平安,你会平安的。这里中央重视,条件好,会医好好的。

       然突然大哭,嚎叫,响彻整个医疗棚屋。莲上,医生白:

       协助取下地雷弹片,止血,清洗,消毒,手术,不要乱,安慰伤员。

       然看莲,凝重,白:

       莲香姑,你要坚强!要坚强啊!

       一下晕过去。医护急手术。

       莲:我要坚强!我,要坚强?

 

      三小时后,然手术毕,醒,见莲在身边又突地嚎啕大哭。莲扶然,流泪,白:

       好好了。医生说,说,说。好好了。

       然唱:

       莲香她是个好姑娘,大南他更是个英雄汉!白:

       莲香,你要坚强,要坚强啊!

       莲突然明白过来,急,白:

       然兄,大南他

       然别过头去,低吼。

       莲一下冲出棚屋,面向墙,吞着声,倒吸气,不断泣,出不了声,咽咽地,肩膀不停抖,白:

       我,我坚强!坚强!

       战地护长过来扶莲,白:

       周然伯预后截肢。无生命危险。不要过度伤心。另一战士在胜利回撤中为救越受伤未成年民兵反遭枪害,战区医院准备善后,战士名陈大南。你准备收。

       莲彻底瘫下,晕过去。

       后台合唱:

       世界颠倒鬼唱歌,南寇猖狂恶毒魔。大埕追随到前方,大功告成人无双。阴阳两伤无计从,前路茫茫如何回家中。英雄奋起千炮隆,后人继起再冲锋。村姑哀魂伤欲断,恶贼嚣张摧人心乱。

           

 第五场 惊喜

 

        场景:广西某部队医院

        时间:5年后,1984年,夏

 

       莲给战士打完针,收拾,脸瘦,干练,白:

       战后组织上送我去卫校读书,期间又一直赴边境驻地支援。又5年了,我拼命工作学习要把往事忘,只是,愈是日深一日把大南记。大埕我也不敢回去。唱:

       娘啊,家国忠孝难两全,然伯他讲您与兄嫂身体还好,我们家依靠新政策,承包东塘养鱼又起了新房。我写信只报好来不报愁,莲香我,积悲成疾,未敢回,三更里,大埕湾常常梦几轮。

       忽见窗外一身影,心惊,出门,身影转身去,白:

       莫不是我夜思深切日恍惚,大南他更无兄弟在此间。

       转回,静思,入神,唱:

       韭菜花,十二枞,桃花姐,弥花红,蝶蝶飞,入花丛,我与大南他,今生太难。

       白:大南哥!

       南:哎,莲妹!

       莲惊,望,难以置信,冲出去,抱,哭,白:

       南哥哥,你,究竟怎么回事?

 

       医院宿舍,莲与南吃饭

       南深情望莲,白:

       那一年,战地医院在太平间发现我重新有生命特征,即送我去驻地部队医院抢救,后又转广州总医院,我活过来,但身体失去一边肾脏。我不想你伤心,又委屈我半残之身,就在广州考军校,我如今毕业,要起西南去,倍思你,特来告别。

      莲含泪,唱:

      你读书有什么用,糊涂至此气煞我人。我与你,山海有盟,今生无挂怎可能。我爱你,追随西征,既为情也为国,哪计什么些小得失进退之事。南啊,我的糊涂郎。从前誓语永不变,今生今世我是你的人。

       南唱:好莲妹,我的人。教我八尺泪潸潸。只是你,不知西南去,在万峰戈壁底,更要保密,今世难将亲人常看。

        莲,唱:我不孝,已到底。我身既许你,生死相依不回头。

 

        场景:

        莲与南,两身喜庆身装,坐上赴西南列车,悄然前行。

 

         换后幕,卫星基地

         时间:1994年,春

         莲、南前望,一女孩站在中间,白:

         爸,妈,蓝天真好,像海一样。爸爸,海是怎么样的?有天这么大吗?天与海接一起,是怎么接的,天装得下海吗?

         南、莲对望,凝重,不置是否,莲送孩子入屋,白:

         思橙儿乖,吃好饭要休息才长高高。

         回来扶南,白:

         辐射病可大可细,我的病却不知怎样,医院要我转总院再作进一步检查。组织关心我们,有安排你去大学教书,我转业地方医院的意见。真心感谢党,感谢部队,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

         南:又要离别了,我舍不得这里的事业、同事,还有这褐色的戈壁滩,它真像大埕湾!

         莲,眼红,白:

         刚好,又让你说流泪了。唱:

         远山高峰有积白,我惊是娘的白发四飘零,便纵有千般难言,又将如何说。哥嫂来信,怪我是无情客!哎,此生难全,要离去,更添我满怀热血。

         白:我与南,离开大埕时,还都是个大孩子。日月轮番添过客,岁月无留空脉脉。但是,转眼丰年抛过了热血,时代的列车上,我们也是无憾的,我从前是个渔家女,一回首,无限感慨奇造化!

         南、莲唱:

         半身紧伴功与过,俱是厉厉当无悔,向东向南归山海,穗城春风远招手,一思我激情重翻欲畅饮,此去人生更携手,三代共进图久久,回头车站勿折柳,中华四方织锦绣。

 

 尾场 回归

 

       场景:舰艇学院操场边,家属楼下

       时间:1994年,暑假

 

        莲一身职业装,白衣裙,丰身有态,左携思橙,右边然伯儿东黎,白:

        看你爸你叔,身体一恢复,又知我只是妇科慢性病,拿行李下楼像个小伙。

        思橙,知你为什么叫思橙?

        思橙一身粉桔色运动衣裤,雀跃,小圆脸仰望朝阳,望东黎,笑向莲撒娇,白:

        爸说地上有什么,海里有什么。大埕海里有橙子吗?我是不是一出世就像个圆橙子,就爱吃橙子?

        东黎笑看橙妹,扶她上车,用刚刚变的大男孩声,白:

         姑,我爸讲你小时候才像个橙子呢,圆圆脸,圆圆眼。

         莲笑,一手塞几个橙子给东黎、思橙:去,跟你爸学,没个大小。你们啊,是没吃潮州柑,也叫大桔,更好。

         黎:当我小孩呢,我中大中文系,想不到都编得出。这橙字嘛,有三个意思,一个是大埕,一个是大成树的成,一个啊,要我叔自己讲,哈哈,哈哈哈。

         南上车,白:老夫我开车你们都敢坐,还敢考我?东黎你名字还是我起呢,就是东里,旧时东界三镇称东里,出了尚书、翰林、詹事的,你小子不要吃没几粒乌豆想飞西天!

         思橙一下笑歪去,白:

         大人说话真好听。只是你还没正面答黎哥呢?陈教授!

         南:好好好。这多年,多亏你妈照顾家,又委屈自己,我们不能忘恩情!

         橙一下倒莲怀里,南开车,出行在排树中。

 

         昏,进大埕,过乌门头,过小桥,见八角井

         南唱:

         大树脚成树荫如旧,大灰埕起了叠叠新厝,此间正是我家乡。

         莲唱:

         大泊山朦朦胧我看不见,细溪涓流为何翻滚响,八角井更是欲看还远,真近乡我情愈怯,快停车我羞愧与娘、与兄嫂见。

         橙半站起,要南停车,拉黎手,下车,白:

         哥,我来过这里。

         橙北望大泊山连峰,唱:

         梦里几回见,北黛青青真如海。

         白:

         东黎哥,你觉不觉这山,海一样。

         东黎唱:

         我爸如今在镇里工作,他日夜惊心这山还未开发,心肝撑大大如海。

         橙转身向八角井,唱:

         八角石板围四方,井栏乌褐经风霜,水里有天天游鲤,真个东南西北异风光。

         莲拭泪忽见一老妈由一群人扶着,蹒跚向八角井,急拉南回车上,关门,唱:

         十六载轮回返故乡,慈亲惊现欲认无端。

         莲轻靠南肩膀,泣。

         南唱:我娘她为何鬓重霜,慈容沧桑暗无光,直刺我心头无泪苦又酸。娘!

         莲唱:却为何哥嫂在侧,招兄然妹在后,少年娃儿三五个成串,前事如潮暗里翻,我空在沙场十六年,言语心里全个不如少年时。

         莲拉南手。南白:

         先让橙儿去井边,莫让老娘太高兴反伤了身体。

         莲:好。听你。

 

         八角井边

        果姆带众子孙跪下,白:

        井公井嬷来保贺,保贺南儿莲儿橙儿齐康健,民妇我老骨头是夜里早起无相间。

         招兄上前扶起:

         干娘,莲香、大南兄是行孝子女,我们子孙要孝敬你加三四十年!

         莲兄嫂扶果姆,扬面见橙,犹豫一下,莲兄白:

         思橙侄也是好种作,今日你欢喜团圆堪惜力,十六年哭了无目汁,子孙全靠你福荫莫要心肝塞。

         橙拉东黎一下冲过去跪下,叫:

          嬷!

          橙抬头拉果姆手。

          东黎急拉起,白:

          橙儿,大埕不兴跪的。

          众人惊喜,莲嫂急将橙抱怀里,泪,白:

          你爸妈呢?

          果姆还没反应过来,白:

          囡啊,好,谁家孩?放假返乡里哑?

           莲兄,将橙与果手拉一起,白:

           娘,这是莲香影!

           果姆与橙抱,呜呜哭。

 

          果姆家

          灯火暖暖,一家人吃团圆饭

          果姆左拉南右拉莲,白:

          十六年了,我哭了骂,骂了哭,哭了笑,笑了哭,五个孙儿说阿嬷食老然囡影。

          大南一听,翻身脱手要跪下。莲香急拉,使眼色摇头,拭娘泪,白:

          娘你不要心疼尖担,十六年支尖担换这个人,又生了枞橙!

          众笑,招站起敬南:

          二哥,莲香跟你,干娘她真实放心,我与然妹也祝福你们,莲香她,现今谁个知她本是渔家女?

          南一家急起,回敬。众人点头,含泪笑。

          一时犬吠,风吹门口龙眼树,极大声,

         果姆白:

         她爹,放心啦,坐。

         转身努力睁眼看南,又看看身后像框,白:真有缘,囡你食,莲香不孝敬你爹娘你告诉我。我不容她。

         莲才惊觉堂前挂了个爹画像,香袅袅烧着,一下拉南、橙,跪下,白:

         爹你回啦。

         三口人站起,互相拭泪。

         果姆过来,众人急扶。

         橙急抬椅扶嬷坐,依偎着,果姆看这三口人,眼停在莲爹画像:

         女!

         莲急上前,白:

        娘,我在,我不孝。

         果姆无限爱意抚莲手,白:

         娘从前就说你手影尖尖不是做田人。

         东黎急出,推然伯进门,众人站起,称:周镇长

         然伯站起来,看南、莲,摸橙头发:

         好孩子。

         南:班长好。

         莲:孩子,快叫伯。

         橙大方:伯伯好,你带我去看海。

         然伯:

         叫来叫去,都不知怎么称呼了。招是这家干儿子又是我妹婿。我是加岁又细辈。一家人茵藤豆藤,亲加亲。只是不过,我功劳大过渡伯。

         莲方悟,与南急端杯敬然伯。

         然:果婆,你知不知你个半儿,有两条命。杀敌一个当十。十六年猫大山里专做凿天的大尖担。只是,现今干回大埕功课,教书,做教授。

         众人笑,又要举杯敬果姆,敬南一家。

         果姆一知半解,笑,白:

         好好好。党好政府好。此在个个好,力食力做样样好。

         起身,进里屋躺下。众人又围过去,果姆挥手,我八十五了,过一年了,白:

         女啊。

         莲又上前拉娘手,白:

         娘,我在。

         果姆:

         女啊!女

         一下安祥、圆满了。

         莲香,南,众人哭。

         莲香嚎啕大哭:

         娘,我大不孝!娘你为何总不放心我?娘,女儿好好的,你不要挂心。

         然伯上前,白:

         老果姆婆本是高成份人家出身。看你爹好,不顾外家反对嫁你爹。解放后就无事。可谁知,后来,你娘以小姐身勤家业计几十年。她太累了。今日圆满,是五福中的大福。

         莲泪:

          就是不放心我。

          然:你娘是放心你才安祥的!

          莲:不是,总叫我。

          然:那是你爹土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蛛网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