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亲情悠悠

首页 > 散文 > 亲情悠悠

母爱,教我如何说

作者:兰干武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2361      更新:2021-07-19

 

《我还是想你,妈妈》 (白俄)S·A·阿列克谢耶维奇 著

晴朗李寒 译 九州出版社出版

   

       今年5月12日是汶川地震十周年,前些日子,关于这方面的微信特别多,令我感到意外的是,原以为过去的事情,其实并没有过去,有很多人还没有走出地震的阴影,至少有近百万的人需要心理安抚和疏导。一个15岁的少年,因了地震,心智一下子退回到两三岁,听到稍大一点的声音,即吓得往妈妈怀里钻;一位优秀的心理医生,因了长期在汶川做心理治疗,现在她自己也得了抑郁症,需要心理调治;还有一位母亲,每年都扯着有儿子名字的横幅,回到汶川,问儿子是否安好……读着这些信息,让人猛然回到了十年前,心紧紧地纠结着,脑海里都是悲痛欲绝的眼神和嚎啕声。还有信息说,有人预测到了地震,只是相关部门不相信,还讥讽这位专家有精神病。就这样,无数正值花季的孩子,被活生生地埋在了学校……

       今年5月12日之后的13日,是母亲节。这本是西方人的节日,中国人讲究百善孝为先,所以非常认同这个节日,几乎所有人都会在这个日子为母亲做点什么。微信上自然是同一类型的文字与图片。总之,连日来,点开微信,看到的全是母亲、妈妈、孩子、悲痛、幸福、内疚、怀念这些字眼。于是,我不自觉地从书架上找出一本未读完的书来。这是白俄罗斯作家S·A·阿列克谢耶维奇写的《我还是想你,妈妈》。作者采访了无数个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儿童,将其中一部分编写成这部书。前年,我读了几则,便放下了。我不敢读下去,就是害怕像前面提及的那位心理医生,会患上抑郁症。那些孩子的经历太恐怖了:有的看见父母被枪杀、有的看见德军的卡车一辆一辆从父亲的身上碾过、有的……这样的童年,这样的记忆,让多少人的人生变成了噩梦?是故,我们当珍惜和平岁月。
 
 

作者稿书

     

       当然,这几天,我也不断地想起自己的母亲。母亲去世6年了。记得当时我正要陪中国文联的一位副主席游武当山。家里人告诉我说,母亲不能走路了,怕是不行了。可是,吃人家的饭,就得被人家管。单位安排我去,我不能不去。我让家里的人先给母亲买把轮椅,等我回来后,再去看母亲。说实话,还是自己心里根本没想到母亲真的会离开我们。母亲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识文断句,解放后曾在学校教书。后来为了我们兄弟姊妹6人,做了“全职太太”。一人拉扯6个孩子的艰辛,不是现在的全职妈妈可以想象的。6个孩子的衣服、鞋子全是母亲手缝,而且还要种地,以致落下了风湿关节炎、心痛病及哮喘,一辈子没断药。我不知母亲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每当我遇到困难,想打退堂鼓时,一想到母亲就脸红,觉得自己不像个男人。同时,在心底默默下决心,一定要做出点名堂来,不然对不起母亲。
 

欧阳德彪先生为母亲所制油画像

   

       母亲是半夜悄悄走的,没有给任何人添麻烦。母亲去世的那天,我得知自己有儿子了。一位僧人告诉我,这是母亲托胎。
       母亲生前多次对我说起过,说父亲就是盼望我有个儿子。
       唉,失去了,才知道母爱的伟大。    

        2018年5月 

 

       兰干武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协新闻出版委员会委员,中国诗歌、散文学会会员

上一篇:没有了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