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新诗

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新诗

大埕之歌

作者:耳东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8951      更新:2021-07-17

 

               后街

 

       那时
       溪尾桥头已经显示出故乡的意思
       而后街的横铺则事先做旧
       同时着了旧色的还有友淡伯家的猫、狗
       叫卖声很慢
       买东西的也很慢
       潮剧和弦诗则更慢
       比古代还慢
       只有我的祖父母
       还很新

 

                    戏台

 

       看电影要很用力
       看大戏则更是
       好在看电影不需要听懂
       不担心好人打不过坏人
       看大戏不需要看全
       没看那些,去溪头洗衫
       洗洗就知

 

                    小学

 

       至今不知道女生厕所在哪里
       不知道为什么甘草、凉喉片之类
       要在放学后才暗静分着吃
       不知道她们是怎么相好的
       不知道谁规定男女生不说话
        害我如今叫个小学同学
        都觉得违法

 

                  云峰院

 

       从庵头园
       过院前田
       断垣以北,都叫做院后
       如此,我的牛,每一口
       都十分准确地咬在古寺院的断面上
       或许过于厚重
       牛每吃一段历史,都抬头配几口当时的东风
       唱一首宋代的哞哞歌
       我在牛眼里看见古代的半圆的我
       比我更古代更半圆的
       有云峰半截

 

                  八角亭

 

       为了和平
       我的童年
       在西埔海滩地修了钢铁颜色的碉堡,并用沙埋起一半
       八角亭的任务无从知道
       读到小学了
       我每经过一次
       都看见井冈山的意思
       毛主席一样,八角楼一样
       从那时起
       我的大埕日益成为故乡根据地
       防风林里
       每一棵木麻黄树都长出一个故乡

 

                   溪影

 

       今日想来
       后溪应该归属于女子
       甚至外乡
       我和一众狗母鱼
       一树千噪的雀、蝉
       都称外乡嫁来的人,妈妈
       日花照过粉面的本乡姑娘
       则又成为外乡人的
       妈妈或者祖母
       男孩子收获不多
       只有一些雨天里的光屁股歌
       以及暑日的田螺

上一篇:潮剧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