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杂文时空

首页 > 评谈 > 杂文时空

死如歌尔德蒙

作者:兰干武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6188      更新:2021-07-06

 

杨武能先生赠作者译著 

 

      首先,我要感谢伍立杨先生,是他介绍我认识了杨公,已而读到德国赫尔曼•黑塞所著的《纳尔奇思与歌尔德蒙》。
      事情是这样的,6月19日,我应四川作协之邀,在重庆参加107岁老人马识途先生的书法展览活动。立杨兄问我,知道坐在我身边的老先生是谁吗?我说不知道。立杨兄说,他就是大翻译家杨武能先生,是《少年维特之烦恼》的翻译者。我闻之非常兴奋,很想结识这位老先生。谁知杨公此时已经离开现场回家了。在马老书法品鉴会召开之前,我用铅笔将遗憾写在便笺上。知我者,立杨兄也。他将我草书的那段文字拍照,发给了杨公。我相信,他一定还美言了几句。令我喜出望外的是,当天晚上,我们在重庆南山用过餐回到宾馆时,即收到杨公题赠的两本译著《亲和力》和《纳尔奇思与歌尔德蒙》。这都是立杨兄的面子啊。更开心的是,杨公喜欢书法,希望能与我交流。我当然是求之不得。

 

作者手迹

 

       我是在从重庆到北京,从北京返武汉的途中读完《纳尔奇思与歌尔德蒙》的。纳尔奇思与歌尔德蒙是修道院的同窗好友,可是他们的性格迥异,歌尔德蒙喜欢漫游、跳舞和女人;纳尔奇思则高傲、理智,看不起任何人。他见歌尔德蒙放荡不羁,就劝他离开修道院,去追寻自己喜爱的生活。多年后,纳尔奇思修成正果,成了修道院院长;歌尔德蒙却成了阶下囚。纳尔奇思想方设法救出了好友,并将他带回修道院。出人意料的是,歌尔德蒙临终前的一席话,触动了纳尔奇思的痛处,让他陷入了深思。歌尔德蒙对纳尔奇思说:“你打算将来怎样死去呢,纳尔奇思,你没有母亲?没有母亲就不能爱,没有母亲也不能死啊。“随后,歌尔德蒙看见母亲来接他了。他很开心,已而轻松地死去。

 

作者与小妹(左)合影

 

       其实,这段话对我的触动也是非常大的。连日来,我被悲痛缠绕着。这段话让我的悲痛有所减轻,尽管心依旧痛着。我的小妹,身患绝症,不能吃喝,度日如年。她放不下尚未得力的儿子,也放不下还未成年的孙子。虽然痛不欲生,但仍然依依不舍。那么,我想告诉小妹,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为你祈福,希望你坚强,挺过难关,创造生命的奇迹!如果挺不过去,也不要太悲伤。你离开了一些亲人,是去和另一些亲人团聚,特别是一辈子都视你为掌上明珠的母亲,她在天国等着你。你在我之前去看望父母,照顾父母,待他年我也去了,我会特别地感谢你,小妹!

      行笔至此,我已双眼模糊。我在想,人的一生怎样才算成功?也许只有那些能够坦然地、轻松地死去的人,才是真正的成功者,他们的人生才是幸福的。反之,如果你学富五车,或者富可敌国,但在生命的尽头却痛苦不堪,那你的结局还不是失败的吗?所以,人一定要有信仰,要敢爱敢恨。如此,在离开人世的时候,就和歌尔德蒙一样,没有什么遗憾了,就可以幸福地去与父母在天国团聚了。

  

 

兰干武,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协新闻出版委员会委员,中国诗歌、散文学会会员。

上一篇:没有了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