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奶昔和三花臉

作者:邱明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3326      更新:2021-06-05

 

灰色的猫

描述已自动生成

奶昔目光清澈

 

猫站在地上

描述已自动生成

三花脸充满戒备

  

       奶昔和三花脸都是猫,奶昔是顶著名种猫的身份来到我家的,2个月大。整天跳上,跳下,不管什么东西,全都给你扒拉了到地上去。好不容易忍到他6个月大,给他做了绝育手术,现在他是一岁半的小太监。

   我家后院儿有一小块菜地。结果被地鼠祸害得毛都没剩,只有一个个土包。

  我在网上找了很多驱赶地鼠的东西,太阳能棍棒或者盒插在地里,据说地鼠就不再来了,结果是地鼠把它给刨了,它躺在一边儿,地鼠照样想干嘛干嘛。后来呢,要弄夹子、笼子抓地鼠,我觉得挺不舒服的,尸体处理起来也挺麻烦。

  有人说,养狗,这狗拿耗子,比猫抓耗子还灵。我虽然对狗拿耗子没有什么成见,但养狗实在很麻烦,要训练、要遛、还要打针。我们家的奶昔,我是真的不能让他到院子里去抓老鼠,我怕他出去就回不来了,指不定被谁家给抓走了。名种很贵的。

  我就在院子里放猫粮,这时,三花脸出现了。不知年龄和性别,只能称:它。它藏在菜地的后面。睡觉在草丛里或者树叶堆里。第1天第2天猫粮没怎么动。以后每天它都来吃。

  既然是自愿来打工的,总要有点待遇,我就在亭子里放了一个纸箱,里边还垫了一个废弃的沙发垫。我觉得对于野猫,这个应该是五星级的宾馆了吧。但是三花脸情愿睡在泥土里,也不到纸箱里来。吃东西喝水,它都不拒绝,就不上宾馆里住。

  后来其他的,大灰猫、大黑猫、奶牛猫好多不同的猫,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消息,也都来吃。三花脸就守着,趴在那儿安安静静地看着,但是吃的时间长了,就会突然冲出去把那个馋猫赶走。两只猫还在院子里打个架。

  这种时候,奶昔在窗户上看热闹,看着它们打架。打得热闹,奶昔在房间里就跑来跑去,站脚助威。有一天,我开门的时候,奶昔一下冲了出去,对着三花脸就说:“嘶嘶!”我跑出去把它抱回来,他张牙舞爪的还不依不饶。

  我说:“你是太监了,怎么还这么大的斗争性啊!”

  我每天早上在院子里放猫粮,三花脸都会蹲在那儿等我,等我走开,它才会跑过去吃。但那天没有,第2天我看前一天放的猫粮,没动。

  

猫戴着帽子

描述已自动生成

奶昔备受呵护

 

猫站在雪地上

描述已自动生成

三花脸受伤

 

  我就想,三花脸是不是被人给收养啦?到了第3天。我刚一开后院的门,从那个纸箱里钻出来了一个猫头,我一看是三花脸。我过去把猫粮放下之后走开了,三花脸从盒子里跳出来,3条腿跳着跛着,去吃。

  我心里咯噔一下,是什么动物能把你给弄成这样,还是被老鼠夹子给夹了?

  从那以后,它开始睡在盒子里,那盒子就在猫粮和水的旁边。毕竟是五星级宾馆,吃住都舒服。它差不多跛脚5、6天,慢慢地那只伤脚就能够落地了。人说猫有9条命,自愈能力是真的很强。

 

猫躺在地上

描述已自动生成

奶昔睡在沙发上

 

猫在盒子里

描述已自动生成

三花脸睡在纸盒里

 

    奶昔在差不多1岁的时候,有一天呕吐,晚上都11点了,我带着他去看急诊,花了将近一千块钱,又是化验、又是打针、又是吃药。我还给他买了医疗保险。人都说猫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呕吐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根本不需要花这1000块钱去看医生,还挂急诊!

  两只猫的命运非常不一样。从照片上看,他们的神态,在网上大家看到的猫都是萌萌的,眼神明亮,黏人。但是三花脸的眼神,是充满了警惕,充满了不信任,充满了危机感,充满敌意。

  每天我放好猫食之后,我会试着离它近一点,最多可以近到1米的地方,它盯着我看,当发现我举起手来想要摸它的时候,立刻就做出要逃走的样子。我想它等吃,等了这么久,我还是离开吧,我把水盒拿去换干净水。送回来的时候,它一定会躲到一边,看着我把水放好离开之后,才会去喝水和吃东西。

  自从三花脸住在了我家后院,地鼠真的不见了,猫还是会拿耗子的。虽然现在很多猫不拿耗子,要吃人做好了的猫粮,它们不再啖生肉了,已经被我们养退化了。

  刚开始我看着三花脸,觉得可怜,可是我看到三花脸对它自己生活的态度,也不能说它可怜,看它受伤,我觉得可怜,想要照顾它,但它拒绝。我不知道它都经历过些什么,只觉得它对自己的宿命是接受的。

  我们这附近大灰猫、大黑猫、奶牛猫,都经常过来抢食。自从三花脸住进了纸盒宾馆,它就俨然然成了后院的主人,它和奶昔两只猫隔门或者隔窗相望,一望就是半天,也不见它们说话,也可能它们自有它们的交流方式吧,会成为朋友吧?

  我不由得想到我们人类,也有人像三花脸一样。他们无家可归,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每个人自己的故事,甚至隔着车窗看他们的时候,或悲悯、或鄙夷,却都没有想过他们都经历过什么。

  有一天,我去supermarket,看到一个流浪汉坐在market门口,如果是过去,我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几枚硬币打发了事,但我突然想起三花脸,就到里边就去买了一盒6美元的炸鸡,是热乎的,我放在他的脚边,说:“是热的,你赶快吃。”

  他就看了我一眼,没有任何表示。那眼神是空洞的,如同看空气,我虽然没有期待他能说什么,但还是觉得意外。如果在过去,我也许会说:“连谢都不会说吗?”

  但是现在,我如同看见三花脸那拒人千里的眼神,心说:“那空洞的眼神后面,是怎样的经历呢?”

  我们无法进入他们的世界,如同三花脸,不知道他们的年龄,也不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是什么把他们变成这个样子的。或许我可能仍旧会漠视他们,把他们都归入吸毒、酗酒、懒惰的一群,只是却不有自主地多了几分注意,觉得可能还是有些人像三花脸一样需要关怀吧?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