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日久他乡是故乡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6880      更新:2021-06-01

       在澳洲,每户人家各具特色的信报箱里,常有不少信件,正焦急地等待自己的主人。有时没有信,有塑料袋,浅绿色,或浅黄色。这是请住户把家里的旧衣物,旧鞋子,旧什么什么,装进袋子,放到前院挨着人行道的地方,由红十字会定期取走,并消毒,缝补,出售——价格非常低。路人也可以拿走。理念是:送给需要的人。送出,拿走,都是为了节约资源。
       信件和生活息息相关,很重要!人人重视查看信件。例如停电,供电部门会提前告知。例如道路施工,也由施工单位向附近居民提前发出通知。媒体不一定介入。因为,各部门各公司的事,理当由各部门各公司自己负责。谁也不能保证,居民每天读报,而且读广告。
       前些天收到电线商家通知:需免费对线路进行安全检查,请就近与连锁店联系。我家的别墅,于2011年开建,由该商家提供电线。已经检查过两次。给连锁店打了电话。几天后,电工回复预约上门时间。可以请其他电工,电线商家报销费用。但,出了安全事故,需由检查线路方担责。那样更麻烦。所以始终只认一家。
       平时我就知道,澳洲人处处和我们别扭着!
       例如开门,我们的门后有块固定磁铁,把门吸住;他们的门前有块移动门挡,把门挡住。我们安装不防盗的防盗铁门;他们安装足以防盗的玻璃门、网状门。我们外出必锁门,下楼了,还会返回去看个放心;他们外出常忘记锁门,甚至图方便,特意不锁门。我们上班、上课不许吃零食;他们在办公室,在教室,可以吃零食。我们的汽车有了划痕,往往尽快补漆;他们的车身瘪塌,往往将就使用。我们在私人草坪里种菜,喜欢揉泥巴;他们在私人草坪里铺碎石,盖特制的蒙草布,防止起风扬尘。我们的毛孔细小,一点五的视力才能看清;他们的毛孔粗大,白内障患者也能一目了然。我们有双眼皮、单眼皮,或一只双一只单,很齐全;他们呢,全是双眼皮,不但双,而且是大双。为什么呢?就这样的品种!再有,我们,桌子上的鲜花,常常插在外国旧花瓶里;他们的鲜花,常常插进中国新痰盂里——搪瓷痰盂。我们带病还工作;他们有病就休息。我们加班受表扬;他们加班受呵斥。我们严禁罢工;他们经常罢工。我们争取劳动的权力;他们捍卫不劳动的权力。我们号召见义勇为,灌输殊死搏斗的精神;他们教育量力而行,培训抱头蹲地的技巧。我们专门躲太阳;他们偏偏晒太阳。
       关于太阳,再说几句。澳洲太阳虽然不比中国太阳圆,但比中国太阳烫!可是他们偏不打伞(海滩上有固定伞)。谁打伞谁是怪物。问:中国人为什么走路也打伞?答:怕晒黑。他们认定人体的古铜色彩,是人人求之不得的。所以觉得匪夷所思。 
       又,我们爱拆房子;他们十分重视定期维修,公家私人都不爱拆房子,并认为,如果房子才建三五年,七八年,就拆,是犯罪!爱拆房子的中国财团,中国人民,成群结伙,都是一流傻子!
       另外,我们睡前洗澡,他们早上洗澡。
       总之,真他母怪!
       还好,有些不怪的家伙,早上洗澡,晚上也洗澡。为什么早上洗呢?看来看去,无果。闻来闻去,发现他们,体味比中国人浓得多,严重得多!喔唷,那个味哦,香?酸?馊?动物园?都不像。乱猜,可能是怕影响到别人——他们确实,十分,万分,重视,忌讳,对别人造成影响。包括,不怕“臭”自己,只怕“臭”别人——才早上洗澡。不光洗澡,还喷药,超市里的腋下除味剂,品种多着呢!这和俺中华民族,正相反!唉,别扭。
       人各有志,别人我管不了,我自己,愿意被“蛮夷”扭过去,跻身“列强”。不过,不要扭出那么浓的体味才好!
        期望电工早日光临!赶紧搜帖,临时抱上耶稣脚,学一点在家接待外国人的礼仪。
       某日下午,我提前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到了约定时间,电工来了。满怀期待,打量到我们家的第一位白人。高约1.80米,穿短衣短裤。非常健壮,结结实实,像一块肉做的铁。夏末,但下雨,冷。这是普通个子,普通穿戴。我虽然比他略高,一身骨架却裹着毛衣。不敢比。
       家人上班。我知道见人就要“哈喽”。电工也答“哈喽”。他有这幢房子的线路图,不需多交流,自己轻车熟路,来来往往。因为无论房顶棚顶,有顶的地方都不能吸烟(有妇女儿童,更不能吸烟),所以也不用敬烟;根本不需要任何接待。
       其间,牢记家人教导:“做自己的事,不能跟在电工屁股后面,他到哪里,你到哪里。”入乡随俗,只好严格执行。不过我曾随手递过一次家里的螺丝刀。结果是,中国螺丝刀遇到澳洲螺丝钉,一下就残了。电工只好去取自己的。借机观察到一条重要“机密”:接线,需要注意标识:红色火线,蓝色零线,黑色地线。
       工作很快结束。我没忘加一句“三克油”,他的响应我听不懂,可能是“不用‘三克油’”。我当时总共只会两句英语(现在翻了一番,四句),就是“哈喽”和“三克油”。    
       彼此告别后,我琢磨着这位白人的背影,想起了朝鲜战争。东方军人和西方“鬼子”肉搏,一小坨肉怎么和一大坨肉相搏?两坨搏一坨?三坨搏一坨?由红薯、玉米、稀饭,甚至“一口炒面一口白雪”合成的初级骨骼、肌肉,怎么堪比由脂肪、蛋白质、牛奶,以及“一口香肠一口面包”合成的高级骨骼、肌肉?不可想象。伟大!
       突然想起旋学的礼仪。什么“讲究仪表,衣帽整洁,头发、胡须不宜过长,要修剪整齐”;什么“举止大度,态度和蔼,精神饱满,略带微笑,不失体面”;什么“五不问”,即不问年龄,不问婚否,不问经历,不问收入,不问地址;什么“不亢不卑,人格平等”……完全用不上。难道遇到了傻子帖?可是傻子才读傻子帖啊!哈哈,悲哀!
       家人归来,我交给一页文字。内容是:更换了三个插座。已经通过安检。如果发生电路安全事故,由商家负责。没有公章,只有电线商家的法人代表签名。
       世上还有这样的商家,令人感慨,以往确实闻所未闻。想起国内,头天买的东西,发现问题,第二天对方就会翻脸不认账……我一激动,马上犯胡涂,差点代表党和政府以及14亿中国人民,找上门去,对商家表示衷心感谢;还痛恨自己,没有大撒币的权力。想起前段时间,回家,不知道被什么大车,把屋檐碰出价值500澳元的一块凹陷,简直是飞来横祸,很沮丧。过了大约一周,又发现,居然修好了,很意外,很高兴。谁撞的,谁修的,都不知道。当时我说:“这个人有良心!”家人说:“是讲诚信,不是有良心。两个东西并不一样!”嗯,不一样吗?那么,是否应该用世界方案,破解一些中国人诚信难题?
       家人听我聊这些,因为司空见惯了,倒不惊不诧。但告诉我:澳洲,始发于阿瑟•菲利普率领战舰押解来的770名犯人。时间是1788年1月26日。不过才两百三十多年,就建成了一流文明国家。其中,1855年,墨尔本的石匠们,赢得了世界上第一个八小时工作日的权利,成为改善工人工作条件的标志性权利。这样的国家,才是真正负责任的国家。
       对故乡,尤其对故国,很多人总是天然地感情充沛而陷入迷局。我没有进入这种状态。我只能说,人家的治国水平,确实值得某些国家追赶……

      “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是故乡”,“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是移民的肺腑之言。我爱故国,也爱澳洲,同时还爱全世界。也许移民们,和我一样!
        夜渐深。关掉国产读书灯,一身都是澳洲月,睡觉!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