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新诗

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新诗

大地(组诗)

作者:孙晓荔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7364      更新:2021-05-25

 

                神农

 

       我听见风来自很远的地方

       来自古希腊的原野

       美丽的德墨忒尔

       ——农业和丰收的女神

       头戴缀满鲜花和谷穗的冠冕

       翩翩而来

 

       我听见风来自很远的地方

       来自华夏大地远古的田园

       神农在此始种五谷

       制作耒耜  遍尝百草

       治麻为布  陶冶器物

       剡木为矢  削桐为琴

       于是万物有了心跳

       天地之间流淌着天籁之音

 

       我听见风来自很远的地方

       来自彩云之南

       朝阳格外明媚

       春风徐徐 无人解语

       那是阿佤同胞在给水稻叫魂的声音

       他们把每一粒谷种当作孩子一样疼爱

       他们听见水稻喝水的声音

       他们听见谷魂掺和了蛙声雨声

       他们闻到新米有汗水与泥香的气息

 

       我听见风

       来自壮乡的《地母真经》:

       庶民百姓不离母,五谷六米母长成

       绫罗绸缎从母出,四季禾苗母长成

       ……

       壮乡人民的神圣地母

       她是大地之母、万物之母、人类之母

       稻作文明之母

 

       哦

      我听见风

      来自三湘四水

      洞庭湖吸回日月 铺尽星河

      千顷烟波 万缕清风中

      走来一位当代“神农”

      他是“世界杂交水稻之父”

      ——袁隆平

      他身带香气

      那是谷穗的飘香

      他栉风沐雨 披星戴月

      脚踩温润的大地

      手捧浓醇的稻香

      他是无时无刻都在为人类

      给水稻叫魂的人

      他是把每一粒谷种当作孩子一样疼爱的人

      他是真正听到水稻喝水的人

      他是真正听到谷魂掺和蛙声雨声的人

      他是真正闻到水稻的汗香与泥香的人

 

       他的心跳

       与每一粒谷种的心跳同频

       他的脉搏

       与每一粒谷种的脉搏相连

       他的血液

       与每一粒谷种的血液流通

       他在哪里?

       在辛勤耕作的农人身边

       在太阳下

       在阴雨里

       在劳动中

 

            大地之歌

 

      我听见天籁

      来自一位当代神农的演绎

      他把大地当作琴弦

      稻秆当作琴杆

 

      神农啊

      披日月星辰

      沐狂风暴雨

      几十载春秋

      一天拉上一曲

      从不停息

 

       几十载风雨兼程

       他把水稻宠成万物之神

       他要把最美的旋律拉给它们听

       那是古今中外所有的名曲

       都无法比拟的

       天籁之音

 

       他把远古洪荒的《击壤歌》

       拉到当代希望的田野

       他让古希腊迈锡尼时代的子民

       驻足观瞻 羡慕不已

       他让崇尚土德的轩辕氏黄帝

       从千年长河中溯回倾听

       ——那来自大地最撼动魂魄的交响

       看冰雪如肌的大地

       在他的“魔法”之下

       如何变得滚烫金黄

 

       他是逾越于大地之上的

       音乐之神 农业之神

       他赋予了人们最香的谷粒

       他赋予了大地最美的天籁

 

              大地之诗

 

       直至

       我看到他写给母亲的诗

       ——妈妈

       稻子熟了

       我来看你了

       我想一个人静静地陪你说话

       可是安江的乡亲们

       实在太热情了

       天

       这么热

       他们还一直陪着

 

       妈妈

       您在安江

       我在长沙

       隔得很远很远

       我在梦里总是想着你

       想着安江这个地方

 

       孩子

       你到那儿是要吃苦的呀

       妈妈

       我年轻

       我还有一把小提琴

       ……

       那天正好是中秋节

       全国的同行都来了

        ……

       谁知道

       即便天不亮就往安江赶

       我还是没能见上妈妈您最后一面

 

       ——读着袁老的诗

       我泪如雨下

       我终于相信

       相信他是“袁老”

       有慈爱的妈妈

       有小提琴

       还写诗

 

       他在世的时候

       我们的“热土”

       却没发现这世间最美的好诗并刊发

       直到他离去

       我看见

       送他最后一程的人流

       排成了密密麻麻的伤心之诗

       人们送给他的鲜花

       铺洒成最美最香的音符和韵律

       在为他抒写着挚爱之诗

       依恋之诗

       怀念之诗

 

       当代神农啊

       已去远方

       我们依稀看见

       他走过稻浪的背影

       依稀听见

       谷子在阳光中成熟的声音

       依稀闻见

       水田在阳光下清香的味道

 

       当代神农啊

       他没有远去

       他用一生抒写的大地之诗

       大气磅礴  阡陌纵横

       滋养千年  沃野千里!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