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走近耶稣基督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6438      更新:2021-05-11

       元旦节,想买一个国内那种,随处可见的,圆的大盆子,无处可寻。有方盆子、长盆子、五角盆子,以及不少怪盆子,就是没有大圆盆。
       出了华人店,遇到冀兰英老师,她正在宣讲耶稣,宣讲中文会众。以往见过,没说过话。这次说个够!
       墨尔本西部中文会众,每周聚会一次。全是懂中文的西人,以及华侨。会众共分东西南北四部;也有英文会众。
       空余时间,没再去寻找大圆盆,而是如约参加会众活动。冀老师向大伙一介绍,我立刻受到热烈欢迎,仿佛来了个大人物,而且不像在国外,而像在国内。
       负责人是位西人,叫罗兄弟。发言时,常改说英语。就这样改来改去。最有必要浸淫在中文会众里,让中华文化,深入骨髓。
       起始是唱诗。比较简单,笨拙如我,也一学就会——浏览左右大屏幕上的汉字,跟着大家的声浪往前使劲,敷衍几句就能准确放歌了。
       杨兄弟,中等个子,短发,深色西装;笑眯眯的。唱诗结束后,上台主讲。两腿一直齐肩叉开,左手放在小腹上。提问时,笑容消失,后,必审视众人。口吻,节奏,神态,似曾相识。怎么像电影上的“鬼子”呢!自由交流时又恢复如初。得知,杨某是中文名,本名隐山阳介,日本人。难怪像“鬼子”。现在,还有不少华人憎恨日本人,好像这些人的爷爷,都是老国军老八路似的。我不是很理解。“鬼子”和日本人,不是一回事。
      筱毅,秀气的澳洲女孩。能结合电子词典,正确使用汉语。
      海伦女士,一尊中国胖徐娘。发言时不叫海伦了,叫梁姊妹。后来听家人说,“海伦”比较老气,使用率,相当于国内的淑芬、翠花那么高。
      认识了一个胖婆婆。穿鲜艳的红裙子,涂口红,干干净净的。纯澳洲人。中文名泰丽华。汉语比较流畅。不太识字,也不能书写。是个健康的,快乐的,像少女般晃动身子的健谈老人。
      虽然是讲《圣经》,感觉像是,很正规的,中等层次的,人生讨论。据说传经布道叫心灵鸡汤;我看不是。强调“正确的宗教,对政治保持中立,不参与战争……”
      冀兰英老师和我交流了多轮,很客观,很实际。并没有直接描述基督教的魅力,以及散发出来的茉莉花香。但是,能感觉到。我主要是听,然后理解:基督教对人类文明做出了巨大贡献。具体说来,在于社会契约精神和人人平等的理念;前者是现代社会的基石,后者是现代政治的基石。法律之所以高尚和高上,是因为,它是上帝高尚和高上的地位,在人间世俗化的具体体现。所以,基督教伟大,不在于神性而在于它的人性;不在于抽象性而在于实用性。世俗化的实用性,必然给百姓带来利益,包括健康。这正合我意。也有疑问,“耶稣所用的语言叫作‘阿拉美语’,是中东地区的一种土话,至今叙利亚南部的一些小村庄里仍然有人使用。”那么,基督教起初是怎么传播出去的?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信众呢?
       据我所知,基督教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医院(4世纪末);创立了世界上第一所精神病院(公元321年);开设了世界上第一所精神心理医疗机构(14世纪)……基督教入华百年,办学校,建医院,“发明”汉语拼音、农历,解除妇女缠足等,我认为没有什么神性,全是人性,全是实用性,全是现代文明。而某教入华两千多年,神性大于人性;和现代社会、现代政治、现代法律关系不大。世界各地,没有一座教堂是收费的。人们进教堂,是免费听布道,是灵魂的沟通与升华;而祖国各地,没有一座庙宇是免费的。人们进寺庙,则是花钱烧香拜佛求签,寻保佑,乞平安、发财、升官,图谋更多的利益。很多毫无宗教信仰的人,也去庙里祈求神明。这不搞笑吗!我呢,目前在基督教门外逗留,主要是为了,在好奇中琢磨那种善意,以此滋养灵魂,使之生长安宁与平静。
       最后祷告。身边满脸长着巨大蟾蜍骚疙瘩的白人男青年,昂首挺胸,理直气壮,声盖全场,展示出蟾蜍骚疙瘩与生猛的密不可分。其身上还散发出一阵阵体味。哦,回忆过往,俄罗斯人,狐狸味;印度人,咖喱味;非洲人,烧烤味;菲律宾人,海鲜味……华人,汗味。都是正常的人味。祷告词,有“彼此扶持,友爱”之句;还有“向前进向前进,要放胆传教”,让人想起“向前进向前进,战士的责任重,妇女的冤仇深”那首红歌。
       唱诗,祷告,人人神态温和。有几句话我一时觉得可笑,一是“每个人的头发上帝都数过!”心想我的头发他没有数过。二是“上帝会在不久的将来,对错误宗教进行审判!”这种“将来”,我认为,“将”永远不“来”。以前,我反复听了几十年“到那时”的宣讲,那个“那时”,一直没有到。三是“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世界上,专制主义自立信仰体系,虽然立足不稳,却破坏了传统信仰体系;专制是导致人们没有信仰的根源。既然“要放胆传教”,必然和专制发生交接甚至交锋。那么,又如何“在政治上保持中立”?
      会众的目的同样是“传道授业解惑”,只是此道此业此惑,非彼道彼业彼惑。
      因为有顶(屋顶、棚顶)的地方不能吸烟,我先溜出去待了会儿。自己出去,无需呼朋唤友,因为敬烟等于送毒,是一种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东西南北四部中文会众,隔一周开大会,是全体大会,不是代表大会。大家怕我不识路,争着要求接送。心想,基督教的世俗化实用性,也体现在这里。暖心。想去。
      哲人说:“如果你看到一个人貌似在做一件傻事,那只能是说明你不了解这个人。在他的世界里,一定还有别的原因,支持他坚持做一件别人别人无法理解的‘傻’事。”起码我可以先了解,会众里的友人们,为什么每周来做“傻”事。
      新年第一天,和耶稣相伴,和新朋友相伴。全新的日子,真好!
      很快到了3月31日,周末,复活节,前后共放假5天。
      下午,偷得浮生半日闲,想烫火锅。平时知道,华人火锅店靠不住,变种了;买料自己做好些。可是,假期,墨尔本的商场不开门,或只开日市。非特殊情况下,加班当劳模,充好汉,三过家门而不入,等于破坏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是不道德的行为,甚至是违法行为。那就吃不成。想起某日加了另一家华人店主的微信,心中一喜,问:“你开店没?”“开的!”马上赶去!
       某些华人店喜欢加班,员工可能个个受过劳动模范的铸造。部分澳洲人似乎也接受了这种不一致,有时也来购物。
       意外地遇到了“失散”三个月的中文会众教友筱毅——就是那个秀气的澳洲女孩。于是,去你的火锅料!追随她,直奔小区中心(arndell park),参加一年一度的耶稣受难纪念会。冀老师、罗兄弟、杨兄弟、海伦、泰丽华、蟾蜍骚疙瘩白人男青年等朋友,一律笑脸相迎。
       照例,要诵读经书,唱赞美诗。重头节目,是“主的晚餐”。日本人杨兄弟作介绍,大意是:此时此刻,全球236个国家和地区,都在操办这场晚餐。……他开口时,不时往主席台边的桌子上偏头、侧目。那里放着圣洁的饼,和圣洁的酒。可是,满大厅的参与者,就一盘饼,就一杯酒,怎么分配?
       还好,并不吃喝,只作传送,几乎人人参与,就像酒楼里的传菜员。冀老师、筱毅、海伦、泰丽华、蟾蜍骚疙瘩白人男青年,一个个传,传给我,我往下传。看着那三片薄薄的,不规则的,每片面积约两平方寸的“无酵饼”(俗称死面饼),躺在小盘子里,被郑重地,从第一个人起,用双手传,传到最后一个人,接着又传回了桌上。很快,酒杯传过来了,体积硕大,酒也斟得满,像那么回事。心思刚回到正确轨道上来,酒杯也传回到桌上了。觉得很喜感。想想236个国家和地区都这样,更有喜感。而耶稣受难纪念会,怎么能产生喜感呢!罪过!心中不安。主啊,原谅我!赦免我!请赐我智慧吧!
       我们传饼传酒,传给谁呢?传给十四万多位,在天上与耶稣同在的基督徒。照我的理解,他们,是信徒或准信徒里的的先进分子,并且,已经成为“烈士”了,才能分享那三片饼,品尝那一杯酒。我们这些人,如果想真正吃到嘴,喝到胃,需首先忝列先进分子的队伍。看样子这一生是吃不上喝不成的。饼、酒,都绕过了杨兄弟——他没有传。
       还提到了“永生”。永生,就肉体而言,不消说;就精神而言,不就是“万岁万岁万万岁”吗?
       复活节,是纪念耶稣基督于公元30年到33年之间,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之后,第三天复活的日子,在西方是很重要的节日。基督徒认为,复活节象征着重生与希望。该节的标志物是兔子和蛋,到处都有它们的装饰品。好像西方的兔子能下蛋似的!怎么就不是大兔子和小兔子呢!或者是母鸡和蛋,才符合逻辑啊!
      大伙积极发言。我没有开口,因为我对宗教一窍不通。暗想,即使闭着嘴看起来像个傻瓜,也比开口让人家确认我是个傻瓜强。又,免费进教堂,比缴费进庙宇,强!再,有点信仰,比什么都不信,也强!例如慈善楷模袁立,开口闭口耶稣基督,她做的,都是好事。我学袁立,只要用心,走近基督,是可能的;起码也会离耶稣近点。哲人言:“与其说西方人信仰耶稣,不如说他们信仰正义。         耶稣在他们的心目中,只是正义的标志而已。简言之,正义就是他们的耶稣,比如诚实。在西方社会,你不诚实就根本无法生存。”
       做诚实的人,我愿意!有冀老师、罗兄弟、杨兄弟、筱毅、海伦、泰丽华、蟾蜍骚疙瘩白人男青年的引领,我的前途,不可限量!
       还惦记着大圆盆。求助淘宝吧!火锅料倒是一次性收藏了不少。

上一篇:换 届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