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浓缩心血祸害人

作者:李双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857      更新:2021-04-02

        成都悦来茶馆,是文人们的老窝子之一。名为茶馆,其实也卖小吃,甚至大餐。
        一日,作家协会的一伙文人,凑到这里,胜利召开了碰头会。说是碰头会,真是碰头会——大家只是像蚂蚁相聚那么碰一碰头,就迅速分开了。所谓分开,即抛弃茶桌,奔赴餐桌。也许,这才是“重头戏”。等菜间隙,几个平日里倾情创作“赋”的老式文人,玩起了文字“接龙”。可惜句句接得平庸。幸好最后两句来得妙:“朋友值千金”,“金钱如粪土”,算是扳回点面子。又有人赠书。  接龙,赠书,不在碰头会上进行,而转移到餐桌上完成,牛头专门对马嘴。
       作家公羊,所有人都公羊公羊地叫,他应答得自然流畅。这种作派,一定包含了祖宗二十八代的修炼;可以预测,还将子孙三万代修炼下去。
       公羊郑重送我一本《公羊诗文选》,砖头厚,坠手。他,目光温暖,感慨在心,紧紧握住我的手,抖了两抖,说:“一辈子的心血,都浓缩到里面了!”
       我一听,感觉好沉重,看了他一眼,下意识地点头配合。
       因为嘈杂忙乱,他没有题字。
       回家后,抽空翻看了两三页。唉!放下书,端起一杯白开水,慢慢喝。
       写文章,哪怕写零碎短章,无论谁,都做不到篇篇堪读。但,比方说,四川泡菜,虽然不是最好的食物,可是因为它,就是泡菜,只是泡菜,与所有的菜不同,才不可替代,并世代相传。
       嘿嘿,总是有人想害朕!公羊啊公羊,你不响应号召送书下乡,居然送书给我。又想起赵本山的话:“白云啊,村里茅房没纸了,你快送几本《月子》去吧!”哈哈!
       2020年的春天特别粉嫩。可惜都憋在家里躲疫情。我在愚公精神、女排精神、大庆精神、铁人精神、航天精神、抗洪精神、抗震精神、献身精神、张思德精神、白求恩精神、螺丝钉精神、艰苦奋斗精神、国际主义精神等七八十种精神中精挑细选,忙得差点精神分裂,总算抉择出具有可操作性的钉子精神,用于实践,挤出点闲暇,清理四川作家的书。以往在旧书店里,我收罗到不少先生们的大作,如:《张献忠》,田闻一赠“王××女士”;《村级干部》,贺享雍赠“卢××先生指正”;《王瞎子改行》,木斧赠“声×兄指正”;《李伯清格话》,马骥赠“安×同志”;《王永梭文集》,江润媛(王夫人)赠“赵×同志”;《送你一束野荆》,林文询赠“×莎同学惠览”;《神秘的白石崇拜》,李鉴踪赠“陈×兄指教”;《云中小札》,卢子贵赠“林×同志便览”;《乡愁的背后》,杨雪赠“×玉兄雅正”;《家园的味道》,张放“赠给岳晓×小姐”;《金色的沱江》,徐伯荣赠“春×教正”;《落叶成土》,牛放赠“李××文友教正。在一条路上行走,风景从眼前和身边呈现与消逝,但美好,不同的美好已经一一沉淀于心。2013年10月”。另有《达吉和她的父亲》,高缨赠“亚×兄:五十余年前旧作,今再版,敬赠予您,作为一个纪念。兄曾经为此作品费尽心血,是我永难忘怀的,也是您的一份回忆。2013年仲夏”。……我自己获赠的题签本,有吴治黎先生的《说三道四》;流沙河先生的《锯齿啮痕录》;阿来先生的《瞻对》;沙汀先生的《红石滩》;车辐先生的《川菜杂谈》;姚锡伦先生的《老成都前世今生》;肖平先生的《湖广填四川》;史幼波先生的《素食主义》;汪毅先生的《安岳石刻》;悦与女士的《婚姻不哭》;李临雅女士的《另一种风景》;王尔碑女士的《诗选》;杨星火女士的《唱给春天的歌》……这些书,决定继续收藏。
       另外不少书,包括公羊的书,则一并淘汰。
       然后抱着一摞书,去西安南路39号旧书店甩卖。青年女店主接过书,一本本查看,单挑出《公羊诗文选》,头都不抬,退给我,说:“不要这本!”尽管它最新最厚最重。
       我说:“送你就是!”
       女店主很不情愿,往我手里掠了一眼,摇摇头。
       突然觉得公羊的书,有点可怜,心里添了几分不安,甚至惊慌。最后只好带它回家,藏在角落里,不想相见。否,则不好意思,像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很对不起它。
       公羊公羊,是你“浓缩一辈子的心血”害了我。不知道一共害了多少人呢!
       不久我返回了澳洲。很久没去悦来茶馆了。不去也罢。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