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亲情悠悠

首页 > 散文 > 亲情悠悠

她的童年

作者:孟庆华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5638      更新:2020-10-23

       在我的眼里,她还是个啥也不懂的孩子。她刚刚五岁,已经学了两年的钢琴了;没有上学,就让她学小学三年级的课程了。我时常会想,她妈妈是不是在拔苗助长?!也太狠了吧?!

        ……

       由于在疫情中,我几乎很少来看她。

       这一日来时,正好赶上她的钢琴课,我提出和她一起去看看。

       一路无人,她带着我,伸长两只胳膊,打开双手,欢快得如同一只飞翔的小鸟,一路奔跑着在前面为我领路。

       走进绿树成荫的日本院落,我和钢琴老师寒暄过后,默默地落座在角落里的沙发上。

       老师看上去是个典型的日本女人,严厉而不失温柔和礼节。

       简短的闲谈过后,她很快带着五岁的小爱进入了钢琴有节奏的旋律中……

       这一刻,我瞬间疑惑了:这个小爱,还是刚才为我领路的那个蹦蹦跳跳的小鸟吗?只建她危襟正坐,一脸严肃地与几分钟前的她,早已判若两人了。

       我好像真的不认识她了!

       小小的人,一脸的严肃劲儿,手指接触键盘时的庄严,给了我一种很享受很诱人的感觉。

       我在心里轻轻地告诫自己,原来我对她几乎一无所知啊,我除了是她的祖母以外,还对她了解多少呢?她生命的故事究竟是什么?她的生命与我的人生,不再是简单一个生命的轮回了…… 

       琴声响起来,震撼着,回荡着,在孩子弹出的音乐声中,我止不住自己的回忆,过去的情景一幕幕地呈现出来。

        我们已经逝去的生活,又怎能与现在的孩子相比呢……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物资匮乏的年代,曾经那份不安感几乎伴随了一生,总想着有一天,能有时间坐下来慢慢地喝一杯咖啡,从日升到日落,感受一下阳光移动的轨迹;回味一下生活中痛苦与满足不断交错的过往……

       好似这本来唾手可得的一切,我们就永远也无法得到一样。

      在中国时,我正处在哺育下一代、赡养上一代的爬坡阶段。

       来到日本后,又要重新开头做起,先是一穷二白,后来安定了,又吝啬时间的宝贵,岂不知那些固有的习惯,早已经悄悄地融进了我的血液中。

       我吝啬地不肯给自己一点自由和懒散的时光了。

       有时候,优点也会成为一个人致命的缺点的。

       我好像没有过这样的童年,没有过奢望一样……

       小爱年纪不大,却能与新生活相遇,她的父母可以认真地对待孩子的需求,把孩子的成长放在第一位,而我们那一代,这些只不过是个梦想而已。

       最初我们带着小爱的妈妈来到日本,是因为我们不得不来;最终我们留在这里生存,也是因为不得不扎下根来。这中间的过程也是我们历经苦痛而得到的。如同世上的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奈,无需说出来。

       每个人的一辈子,都会过的不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酸甜苦辣,生命的悲欢离合每天都在重复地上演着。很多人都感到活得不称心,很多时候人们无法照自己的意思去工作或者生活。

       现在是整个时代都病了。整个世界都在新冠病毒的肆虐下活着,人们都会感到一种前所没有的困惑和茫然。

       能把这样的日子活成一种艺术,就是对生活的最好诠释了!

       相信每个人的活法不一样,结果也就会不一样。我看着认真学习的小爱,心中忽然缤纷着释放出积郁已久的重压来,这一刻,我的心变得十分轻松了。

       这位日本钢琴老师,很严厉也很认真。她看上去也有五十多岁了,依旧独身居住在这栋幽静的老房子里。

       她的琴声和她的声音一样动听,她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独身,日本人在这方面,与我们中国人大相径庭。我们会多此一举地为她感到遗憾,为她感慨:觉得她不结婚,不生孩子,这将是浪费,是虚度,是虚度了无法重来的一生。

       可我们循规蹈矩地走完自己的一生后,又会怎样呢?老了的我渐渐发现,我们追寻一生、复杂一生,劳累一生,还是总也不满足,到最后可能连什么也没有得到。

       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时光就这样慢慢地溜走了,它淡淡的走着,我们却在慢慢的老去。

       课终了时,小爱站起来,拉起我的手,走到门口,她突然对钢琴老师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着实吓了我一大跳。钢琴老师马上也回了她一个躬。小爱深深地弯下腰去,低垂着头,大声地说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谢谢!)

       那一刻,我被她真诚大声的道谢声所震撼。我仿佛能听到自己不均匀的呼吸声:对一个小日本的肃然起敬、一个民族的希望也许就起源在这里?

       接着,在恍惚中,我来了一个不自然的停顿,这个停顿持续了很长时间,终于我再次呼出了一口气,尽可能地学着五岁孩子的神情谢过钢琴老师。

       出门以后,我像个昏睡的老人慢慢苏醒过来了一样,我还是怀着崇敬不解地询问小爱:是谁教给你这样震撼心灵的礼节的?

       她歪着头不明白地打量这我的脸,本来生气勃勃的小脸,在夕阳下变得有些迷茫起来。

       我意识到自己提问的多余,这本是日本小孩子深入骨髓的礼教……她说不清,我也同样是理不清的。

       我偷偷地笑了,想起刚才的情景,我心中忽然缤纷着释放出积郁已久的重压来,我顷刻间变得十分轻松起来。

       我对自己说,你没有白来,没有白吃那些年的苦……

       我好似看到了她的希望,特别是在日本社会,一个不懂得问候的,不懂得礼貌,礼节的人,是无法立足于社会中的。

       活在人世间的我们,到头来,人生比的不是你有多少财富,而是你老了仍然可以牵着懂事的下一辈人的小手,看到她优雅地演绎着自己高贵美丽的童年……

       这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是我曾经渴望的,然而,我依旧没能真实地实现过……

上一篇:爷爷的命日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