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情感驿站

首页 > 散文 > 情感驿站

废了

作者:邱明(美国)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2791      更新:2020-09-30

   洛杉矶是一个铺展在沙漠中的地方,也是一个轮子上的城市,人们待在轮子上的时间,多过待在自己的脚上的时间。没有城墙,只有一条条高速公路贯穿其中,“封城”是封不了的,所以禁足了。

  禁足之初,多数人有一种窃喜,不用干活还有钱拿,而且比上班拿得还多,一身睡衣永远不用换下来,当老板的便慌了,闲下来就意味着坐吃山空。

  于我,似乎影响不大,原来日子怎么过,现在还是怎麽过。独自于室,无别于独立庭院,无别于匆匆照着清单逛市集,无别于与世界的联系。只是轮子不常转动了,4、5个月,只跑了400多英哩,如此下去,一年也就跑千把英哩,而在洛杉矶生活,车子跑得最少的,都是1万到1万5千英哩,就是说,现在在轮子上的时间,是正常时期的1/10。

  然而“废”是慢慢来到的,所有的社会活动都取消了,不需要换衣服、不需要整理头发、即使去超市,也懒得换下居家便服,蓬头垢面就出去了,没人在乎,带着口罩,也没人知道你是谁,街上着睡衣趿拉板的,比比皆是。

  过去忙着上班、打工、挣钱养家,一年也可以挤出时间,写四、五十万字,现在完全没有任何干扰了,访客不至、会议不设、活动不策,一天24小时,全是自己的,那该有多开心啊!

  前3个月,轻轻松松写了26万字,乐在其中,之后3个月,不足5万字,不是写不出来,只是一边告诉自己:

  “该干活了。”

   一边昏昏欲睡,上午11点忽然醒来:

  “刚起床,怎么又睡了?”

  下午2点醒来:

  “怎么在这里又睡着了?”

  于是买咖啡壶,煮咖啡,煮上就忘了,一星期煮坏了两个咖啡壶,再买就最便宜的阳春咖啡壶,煮不坏,可是煮干了,还是忘了喝。上闹钟,提醒自己喝咖啡,结果突然醒过来,发现还有半杯咖啡在手边,我就奇了怪了,我喝的是咖啡还是安眠药呢?

  诗社理事会讨论,总不活动不行,要不就zoom吧。

  我是抵制的,习惯了一个人,干嘛弄个“祖母”来烦我?大家都说现在“祖母”线上活动很流行,我仍旧嫌麻烦,懒得动,但是少数服从多数,注册了一个“祖母”账号,恢复诗社活动,反正我也花了钱,我是诗社秘书长,也是上海人文艺沙龙秘书长,一个祖母多几个孙子也不要紧,索性又收了上海人做孙子。

  第一次活动,我着实吓了一跳,几个月没见,每个人的变化都惊人,要么老了几十岁,要么胖了几十磅,要么憔悴的吓人,要么只剩下皮包骨头,再看看自己,面如大饼、身似蝈蝈,根本就不能看了。

  废了,就是闲的,人闲废了,国是不是也快了?

  有人说,禁足之后,网课、网会、网销售、云课、云会、云销售空前发达,或许会成为将来的趋势,原来我是信的,所有的事,都可以宅在家里,背心裤衩的办了,似乎也曾经是我觉得美好的憧憬。

  但是“祖母”让我看到了,除了孙悟空之类的喜欢云上来去之外,肉身凡胎的我们,在云上翻跟头并不快乐,也不合适,如果从儿童时期就在云上行走,身心都会废的。

  马斯洛理论提到,人类除了生理需要之外,心理需要也不容忽视,比如,归属和爱的需要,小孩子上学,除了学习知识外,要交朋友,要有属于自己和认同自己的集体,工作除了干活之外,需要同事和朋友,需要公司的认可和评价,我过去上班的公司和很多美国公司,都会在一年或半年给每一位员工,一个evaluation,人是应该打扮自己的,打扮、服饰不是给别人看的,是自我认知的体现,也是得到认可和尊重的必须;再比如,被尊重的需要除了家人和父母之外,人是需要社会和他人给予的尊重的,他们是会通过被尊重而得到自我评价和自尊的,这样才能相信自己的力量和价值,使得自己更有能力,更有创造力;还有自我实现的需要,每个人都要机会去完善自己的能力,满足自我实现的需要。

  如果这些都无法实现,“祖母”所映照出来的,就是“相由心生”的结果,相告诉自己:“你,废了!”

  当你无法在镜子里看见完美的自己时,不是岁月造成的,是“闲”出来的。

  疫情过去之后,一个更大的可怕的“疫”将是心理疾病。

  我已经多次接到电话,询问:

  “你是否焦虑?你是否想自杀?你是否总是与人吵架?你是否对家人厌恶?你是否需要帮助?“

  可见,心理疾病已经开始蔓延了,中秋北京会的云晚会,要求录像,我说自己蓬头垢面,臃肿不堪,根本不能看,发个音频配上几幅北京胡同的图片了事,说的时候,振振有词,事后想想,还是那两个字“废了“。

  不能再闲下去了,否则,就都废了。   

上一篇:时光那头的缘
下一篇:锦心文华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