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亲情悠悠

首页 > 散文 > 亲情悠悠

中元殇

作者:岳黎丽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8830      更新:2020-09-03

       有母亲的岁月,中元节与我只是一个寒冷的日子。尽管浅秋虽至,但暑热未退,可是因为体质的原因,每逢中元,我总是会被低烧缠绕的。
       因我常常会在七月半莫名其妙受伤,所以是从不敢在中元节出门的,母亲会将我禁足在家,为我煮粥调羹,陪我卧剥莲蓬,那别样的温暖是我独享的幸福。
       母亲不在了的人生,中元节是我不敢触碰的日子,我跌跌撞撞的晃动在恒色的悲凉里,任真切的疼痛斑驳我的语言,虚幻的魅影凝结我的思念。麻木的心脏始终逃避着我失去母爱的惊慌和无措。
       残阳微墨,湿泪不干,我藏在崩溃的边缘慢慢释怀,低烧缠绵的中元虽然泛黄了我的语言,却也温润了我双眼,不管是幻觉还是梦境,至少我还能在似真似假的幻象里看一眼母亲模糊的容颜,还能为母亲做一桌菜,斟一杯酒,还能在遥远的疼爱中撒娇的痛哭。
       我虽徘徊在迷糊与清醒之间,可刹那的失神无法开启泅渡的门,瞬间的安适也找不到轮回的帘,只能寂然的躲在青烟缕缕的中元夜,守着低烧的魂魄,迷惑身上大大小小的淤青,细诉这些年无法了悟的哀思 以及空茫的孤独。
       就算月迷津渡,就算旧殇消融新生,我还想在今夜用宿命交换烟火外的海市蜃楼,还想藏在迷惘的安宁里,毫发无伤的躲避凉露尘霜, 还想跪在单纯的光阴里,看您为我操劳此生的行囊。
       中元节,依旧习惯点一盏灯,为母亲照亮仙游的路, 燃一段香,让至亲情缘融入生命,让我和母亲血脉融通,让我看到幻影中的母亲酒沾唇,言有声 ,让我冲进乌有的方向等青烟散尽,互许天上人间共安好。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