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新诗

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新诗

纸上江南(组诗)

作者:李玲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65      更新:2019-10-20

 

                        周 庄

 

       比如黄昏中长长的青石巷道

       青瓦上茕茕孑立的狗尾巴草

       比如砖墙缝隙里的暗色青苔

 

       你和烟雨同行

       你就得学会怎样抱住雨水微凉的脚

       才能明白,周庄,是怎样安顿了她的伤痕和寂寞

 

        一条乌篷船摇了千年

       依然没织成完整的梦

       一枝笔磨穿了砚台

      依然没描完最美的画卷

 

       河杈里的水妖们

       一上岸,就偷偷变成了水边的垂柳

       她们眼媚腰嫩

       晴天勾男人

       雨天勾女人

 

       更有沈姓商人

       自南浔来。躬稼穑。亲乡邻

       广贸易。富甲天下

       偏又筑城墙,犒三军,空怀报国之志

 

       没被水妖迷了魂

       却被天子拘了去

 

                双桥寄情

 

        一条河穿镇而过

        流水无声,捧出整块的绿

        一座石桥和另一座石桥垂直而卧

       就如茵茵的草上,我把头置于你的膝

       若真能成为打开天堂的钥匙

       那么,这个阳光微烈的秋日

       便有了合理的说辞

 

       你我终究是暂住在尘世的形骸里

       饮过贞丰里的桂香后

       身子就轻了,日头就更短了

       那就假寐一会吧

       我把长发散于你的膝

 

       没有桃花指点江山

       那琴,不抚也罢

       那曲,不吟也罢

 

             陈妃水冢

 

       来此之前,

       她早已厌倦了沿途的征战杀伐。

       厌倦了珠钿沉香,女人之间的猜忌搏击。

 

       蛾眉微蹙。

       前程如梦,君心似海呵!

       那么,就此别过!

       就此别过!

 

        一个爱水如命的人,

       要退,就退至水的脉搏里。

       可以埋骨,留魂。不用担心被尘世的琐碎找到。

       湖水纯净,适合放养一群白丝鱼。

       它们细碎的鳞,把银子的白,又抬高了一层。

 

       两岸翠色织锦,鹭鸶敛翅屏息。

 

       把水认作故乡的人,

       像一株青莲,

       一转身,

       又回到了水里。

 

             古莲寺

 

       走过五保湖的廊桥后

       天色就暗了下来

       芦荻只剩下倒影,半只月亮

       端坐在流水之上

 

       后面的人说“瞧那只圩墩,

       潮来潮往,永不会被水淹没”

       美人早已入梦

       慕名拜谒的远客,还是止步吧

 

      古莲寺就在菱塘湾怀里

       坐南朝北,与美人遥遥呼应

       此时已近中秋

       我没看到莲花

       只看到莲籽沉沉

       等着经声来提

 

            南塘小记

 

        那么长的街廊,

       该走多少次,

       才能把一块砖与另一块砖

       之间的隔缝数完?

 

       每一扇雕花窗后面,

       一定有一个多雨的故事。

       每一片悸动的波上,

       都映照着一个远去的背影。

 

        每一朵开在水边的花,

        都会有瓷质的花萼,

       干净。易碎。义无反顾地凋落。

       但从不告诉你为什么。

 

       而我终是个过客,

       用目光挨个抚摸每一盏

       朱红的纱灯,

       突然停下来发呆,

       也只是傻傻地,

       在别人的故乡里寻求

       自己的来处和去处。

 

       一个人的缺憾能用

       另一个人的山水来弥补吗?

 

       黛瓦翘檐不语。

       石凳不语。

       里和桥边的女贞子不语。

 

       上了年纪的里和桥,

       不喜不嗔,

       把流水递过来的三千缱绻

      一抬手,便送了出去。

上一篇:一杯浮梁茶
下一篇:陈泾桥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