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新诗

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新诗

时光之帖(组诗)

作者:喻文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180      更新:2019-09-24

  

               春 分

 

       站在山岗上喊一声

       柳树就绿了,花开成笑脸

       蝴蝶穿错花衣裳,门前的河水

       像眼睛一样明亮

       阳光挂在村口的树梢上

       格外的晃眼,去冬的草垛上

       赶脚的小鸟,正在商量

       明天的行程,园子里

       母亲在腊月栽下的蒜瓣

       正迫不及待的长出新芽

       就像我在梦中,忍不住

       伸手围在家乡的天空

 

               谷  雨

 

       月光有多长,相思就有多长

       梨花似雨,摇荡着

       江南的小船

       摇荡着莺飞草长,四月

       是一个悲伤的月份

       清明就住在隔壁

       通往亲人的道路很遥远

       而我们虚拟着通话

       三三两两的雨像落单的黄昏

       按下左边的疼痛

       右边一块空地上

       却疯长出思念

 

           清   明

 

       天上有多少雨水

       地下就有多少泪水

       杨絮飘荡的路口

       那些牵着树叶团聚的亲人

       我们只能靠纸灰和他们通话

       雨传达着我们心中的思念

       草木返青的清晨

       露珠上有双明亮的眼睛

       天地之远还要我们

       用脚步去一寸寸的丈量

       为了远行要准备足够多的粮食

       以及春天的美好

 

              小  满

 

       麦浪是堆在大地上的金子

       风吹过它们饱满的胸部

       小雨喊着回家的晚上

       野兔出没在陷阱的附近

       灯光照在父亲山川纵横的脸上

       那一刻他有着中年的兴奋

       天还没亮,太阳还在睡觉

      父亲的大手温柔的抚摸在麦子的脸上

       一些杂草已经被田埂上的热浪

      抽干了水分,母亲忙碌着

       把早饭送到田头

       父亲的身后已经躺着

       一大片整齐的麦子

       如同排队等着班车回家的人群

 

                夏  至

 

       风已经准备好炎热的台词

       一条船停在柳树下的河里

       河水安静得像少女,几条鱼

       不安稳的游来游去

        岸上的小屋还是去年的模样

        毒辣的太阳下始终保持着沉默

        不远的田里,父亲像一个医生般

        从稻田中拔出一把杂草

        他嘿呀一声把它抛到河里

        仿佛是拔掉一个坏牙

        然后一脸的轻松

 

              立  秋

 

       风忽然加大了速度

       树叶惊慌的躲闪

       阳台上晾晒着昨夜的酒话

       三杯两盏过后

      心像大地一样空旷

       雨开始由小变大

       一些没来得及回家的玉米

       被阻挡在半路,村口的桂花树

       已飘下清晨一层桂花,风越大

       它越快乐的落下,满地

       像金黄的星星眨着眼睛

 

               白  露

 

      忙碌的路上,一个人需要

      找另外一个人依靠

      就像一只鸟要和另一只结伴

      飞翔在深秋的远方

       露水很快要打湿前面的路途

       风霜雪雨的拐弯处

       应当当减速慢行,留下一段空白

       等待雪花来填充

       天越来越黑,连山岗上的星星

       都躲进了被窝,母亲的窗口

       还有一盏灯在忙碌

 

               霜  降

 

       大段的空白留给雪夜吧

       留给山后的那条小路

       任凭白云唱着歌

       流水中的白发依然无情

       石头上开着的小花

       已被寒风收起,门前

       被风清扫出来的路

       留给梦起降吧

       隔着一场梦,彼此温暖

       天荒地老之后,还有

       我们的名字互相依靠

 

              冬  至

 

       路的尽头就是新年

       就是炊烟温暖在夕阳中

       就是挂在屋檐下的咸鱼

       在西北风中幸福的翻身

       银杏树站着的窗口

       母亲的白发夹杂着雪花飞舞

       门前结了冰的小路

       一直延伸到梦中

      河面上走着亮晃晃的月光

       像一把刀子跟在身后

       这些年被生活追着一路的奔跑

       便跑丢了很多快乐

 

                大 雪

 

      大雁留下两行回忆

       越过山后的树梢

       朝着春天飞去,月光越来越冷

       北风陡然加大了脚步

       结冰的井台上,母亲摊开的鱼干

       在阳光下仔细的翻晒

       腊月里一些故事

       趁机抢占关注的频道

       一年就这样走到终点

       走到大雪的深处

       梅花甚好,故乡甚好

上一篇:晨会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