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岁月留痕

首页 > 散文 > 岁月留痕

教师节:说说我的三位启蒙老师

作者:赵明      阅读:1459      更新:2019-09-10

       宋老师是我上小学的第一个班主任老师,教语文。不知怎的我记得那时她28岁,按说小孩是看不出大人年龄的,现在回头想想,觉得应该不错。那年春天我们送走代课老师,迎回刚生完孩子的她,她说她生了个小女孩,希望长大了和我们一样聪明漂亮。下课后我们一帮小姑娘跟着她下班,去看她的小孩,过中街,穿过一条小巷,走进一个四合院里的旧屋,床头红被子里包裹着一个小萝卜头,眼睛又黑又亮,嘴巴一咧就笑了。大家争着给这个小萝卜头起名字,我取得名字是:小红。觉得很得意,因为这名字非常好听。后来得知宋老师的孩子叫婷玉,长大了也成了老师,教舞蹈。
       现在想来,那时宋老师有美丽的形象,而且温文尔雅,总是穿淡淡颜色的衣服。当时我们这些小女孩都特别喜欢她,她的普通话很标准,大家都喜欢听她读课文,所以在我们班里,有许多喜欢朗读的同学。喜欢朗读就喜欢阅读,喜欢阅读就喜欢书。我觉得,是宋老师在成长的道路上,给我埋下了一粒热爱文学的种子。
       宋老师经常组织一些朗读比赛活动,有一次带我们几个读得不错的同学到高年级去观摩学习,记得当时听了一位大姐姐读的课文《周总理,你在哪里?》,我觉得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声情并茂。其中点题的一句:“周总理,你在哪里?”大姐姐读的时候,简直就像在大喊。当时一下子触动了我,忽然开窍了。原来这才是朗诵。朗诵就是要表达真实的情感,要让声音将自己代入到真实的情境中。
       我们刚上完三年级,宋老师就调走了。后来听说在另一个学校,教音乐。宋老师教了我们三年,三年时间,原来可以这样短。

       四年级开学,接替宋老师给我们当班主任的,也是一位女老师,沈老师。
       沈老师个子不高,微胖,大辫子在头顶盘成一圈髻,大额头,大眼睛,大嗓门,风风火火,雷厉风行。沈老师教我们数学。当时应该三十五六岁了吧。记得她有一句评价学习状态的话:弄一夥。大概就是能跟得上的意思。有时她说:某某同学还能弄一夥。觉得应该理解为表扬。
       沈老师是一把教学好手,在学校里好像也有一官半职,现在想来,沈老师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她给我们讲了许多她童年的经历:沈老师家住淄城西关大桥旁,她经常说起小时候淄川城的老城墙,她说那时老城墙还十分完好,她可以在城墙上连续打好几个“旁连”(侧翻)。我们听呆了,觉得沈老师就是电影里的女侠。讲得多了,我们体会到沈老师的话里有故事,觉得好奇,就去打听这方面的事,后来竟然对县志有兴趣。渐渐得知,我们生长的小城,其实是个有2000多年历史的地方。
       沈老师对我们学习要求非常严格,且严中有细。印象最深的是考初中的时候,上午考完语文,她骑自行车跑到我家看我考得如何,鼓励我下午一定好好考。后来我如愿考上了重点中学,觉得应该好好感谢她。好多年过去,我时不时可以从身边一些精明强干的女强人身上发现沈老师的影子,但也真是奇了怪,在我们这个巴掌大小城里,我竟然一次都没有再见过她。

       还有一位老师应该说说,他是朱老师。严格说,他应该是我们的校长,没错,是我们那所小学的校长。那时他大概50岁了吧,就是老校长那种和蔼可亲的样子。朱校长曾经给我们兼任了很长时间的语文老师,他经常说盖房子要一砖一瓦地垒,写作文,要一句一句地写。所以他让我们每天都练习写一句话作文。就是每天记下一句话,只要求我们把这一句话说得明明白白。第二天一早抽查,点到同学到讲台上,把这一句话大声念出来。
       有一次,我写中秋节:中秋节,月儿明,合家欢庆,丰收景……得到了他的表扬,我觉得挺受鼓励,就一直写到了现在。

上一篇:梦中的路
下一篇:面之瘾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