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情感驿站

首页 > 散文 > 情感驿站

秀一秀,我的闺蜜秀

作者:昔月      阅读:1377      更新:2019-07-22

       我有个闺蜜,名字就叫——秀。她虽然很普通,就是一位家庭主妇,但各方面做得都很优秀,绝不是偶尔作秀给他人看看,而是日复一日地默默埋头苦干,很值得我来秀一秀!
       秀爸和我爸,在河南省的同一村庄出生和长大。两人前后当的兵,一起被发送到了祖国北疆——小兴安岭,转业在同一林业局。我妈和我婶儿是他俩的同乡。当年叔叔回乡探亲娶了婶儿后,牢记俺爸的重托,把俺妈也一同带到了大东北,成全了我父母的婚姻。至此,我们两家就成了铁板世交,比有血缘的亲人还亲呢。
       我生命里的第一张照片,就是我俩一岁大的时候,我妈抱着我,她妈搂着她,两家六口人的合影。记得小时候,每年过年走亲戚,我们拜访的第一家就是叔叔家。两家距离不远,我家住在十八,她家住在二十一,相隔三里地。我俩同年上小学,同一所学校念的中学,毕业后各自到父亲的单位当知青。再后来呢,老天给我俩安排了截然不同的生命航线。
       秀,是仨妹一弟的大姐;我,是俩妹俩弟的大姐,都是娘家“大当家”的。我长大后成了“逃兵”,而秀呢,则担负起全家的重担,几十年如一日,至今还没“退休下岗”呢!我之所以想写写她,就是因为她是我的闺蜜,我了解她;她天天忙于家务,是许许多多中国勤劳“老宅女”的优秀代表;她的默默奉献和自我牺牲精神,值得表扬和赞美。
      小时候,我们俩家的生活水平是相同的,因为老爸挣的工资没啥区别,家庭人数互比递增,但我俩的付出却大不一样。由于婶儿的体质太弱,常年累月地生病,作为家中老大的她,小小年纪就开始料理家务了,里里外外一把手。除了烧火做饭、喂猪养鸡、缝缝补补,还得照管弟弟和妹妹。而我就比她轻松多了,因为母亲身体健康,加上奶奶的帮助,除了挑水劈柴、种地采猪食菜外,我很少做屋内的家务活。
       上天眷顾我,让我比她多念了四年书,毕业后到了省城工作,婆家和娘家的事儿,可以一推二六五。而秀呢,尽管非常努力,但命运不济,没能跳出林区。婚后,她和公婆住一起,一边做着体力工作,一边重复着繁重的家务劳动,因离娘家很近,几乎天天都跑回去继续给父母当助手。最让我佩服和惊讶的是,她把自己的女儿培养成一位品德兼优的好学生,从遥远的林区考上了令多少人倾心向往的北大!
       后来,我出国了,娘家的事儿更是鞭长莫及。而秀呢,竟然抛家舍业到了京城,成了娘家的脊梁和支柱。上面是老父老母,她得尽孝心;下面是女儿和外孙,她得当后勤;左右是两个在京城打拼的妹妹,她得为她们分忧解愁。
       2006年,我到京城看望他们,看到叔和婶儿的气色比秀还好,秀的手指各个弯曲,患有严重的类风湿。今年8月,我又在京城看到了叔叔一家。半身不遂的叔叔精神矍铄,婶儿红光满面,而秀呢,面容愈加憔悴,手指仍然疼着弯着。尽管如此,每次与秀聊天,她都很乐观,从不抱怨,似乎把这一切看成了老天赋予她的光荣使命。她天天不停地忙啊忙,父辈孙辈、屋里屋外,上顿下顿!
       从她身上,我看到了一位普通家庭主妇的拳拳孝心,一位家中老大姐的蔼然可亲,一位好母亲、好姥姥的慈悲胸襟。可她和丈夫只能一年一次在京会面,因为家乡还有年迈的婆婆需要丈夫守护。他俩倒成了现代版的"牛郎织女"。
       十八年前,京城工作的三妹,把二老接到了北京。由于她自己忙得不可开交,家庭事业很难兼顾,与其顾用保姆伺候老人,莫不如让大姐进京帮忙。秀,不愧为秀,提着行李就来了,因为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她得支持自己的妹妹,也好照料在北京上学的女儿。
       三妹的事业如日中天,早已成了研究员、著名史学家。说起她大姐,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还有河南的二妹、深圳的弟弟和京城的四妹,哪个不得谢谢劳苦功高的大姐呢!如果没有秀的精心陪护,耄耋之年的叔和婶儿,怎能活得如此开心呢?她的女儿和弟弟妹妹哪能没有后顾无忧呢?辛苦她一人,幸福一大家!难怪弟弟妹妹们都说:我们的大姐堪比老母!
       常言道,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站着一位贤妻。那么,扩展来说,一个幸福的家庭,也离不开那个勇于自我牺牲的成员。似乎上天早就安排好了,多子女家庭的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使命,扮演不同的角色;有的人到处奔跑挣钱,有的人为官一任住他乡,有的人没日没夜搞学问,有的人为了孩子脱不开身。即使每个人都有孝心,但不可能都有时间和精力去尽孝。那个能守护父母身旁、为年老的父母做饭洗衣的人,才是家里最可爱、最受尊重的人!
       我常常和秀说,你对家庭太够意思了,这是在积德行善啊!她总谦虚地说自己啥也不是,就能做这点儿力所能及的家务,没啥事业,跟你们不能比啊!我一直在想,难道干家务就算没出息、就不算事业吗?一个人的成功,除了自我拼搏外,哪个不是踏着古人的脚印前进,哪个不是踩着他人的肩膀向上呢!比如我吧,多亏国内有弟弟妹妹照料父母,尤其我的大弟弟和大弟媳,如果不是这样,我能在国外逍遥吗?
       秀,为了家庭牺牲了自我,谁敢说她所做的一切没有社会价值、她所干的不算一份事业呢?表面上看,她没有直接给社会创造财富,但她却在给弟弟妹妹做后盾,让自己的父母过着体面而幸福的晚年生活,这不就是间接地为社会做贡献吗?一个祖孙三代的大家庭,总得有人做出这种“牺牲”啊!即使小小的三口之家,也得有一方在必要时多“牺牲”一下。我还想起了一句老话:人,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我们的上一辈儿,缺少社会养老保障,人们还保留着“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所以,养老主要靠子女, 而且是身边那个最给力的子女。这不仅取决于每个家庭的具体情况,还得有人心甘情愿地去充当后勤保障这个角色。以后,就很难说了。一对夫妻一个孩儿,独生子女结婚后面对四位老人、甚至还有隔代老人,显然是不可能靠他们养老的!牺牲哪个?女儿还是女婿?儿子还是儿媳?难道他们不工作了吗?在处处是竞争的社会里,他们还渴望老人能帮他们一把呢!再以后,即使可以随便生育,这种养老模式还会存在吗?不久的将来, 随着养老机构的逐渐普及与完善, 那些丧失生活能力的老人,可以自由地选择如何度过晚年,有尊严地度过最后的时光。
       秀,为了大家庭无私奉献自己,还有自己的小家庭也要照顾,相信老天会把她所做的一切记录在册,终究会以某种方式回报或犒赏她。秀的这种生活方式,是当下成千上万家庭主妇的缩影,这种"忘我",足够赢得我们的尊重。如果我们这个社会都能做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那该是多么美好而和谐的景象啊!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