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散文诗

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散文诗

断树

作者:谢明洲      阅读:1207      更新:2019-06-06

 
之一


多少次。你的瞩望幻化为漫漫长夜。
栅栏之外晚钟的羽翔过远古的忘川的岸。
断树的寂苦沐在风雨里,以止息的姿势涂暗旅者的目光。
旧霜的痕神秘着不逝。
俯首,
抑或仰望。断树四周密密匆匆退隐了无以计数的容颜。
斑斓的遐思日稀却莹洁如初。
珍重凄苦之美而疏远荣荣辱辱,以此洗濯你的心。
之后以轻歌曼舞的风流拂去惆怅,平心静气地数一数自己的
沧桑历程。
 

之二
 

那一年之后的许多年你的全身布满音乐,用以表达青春。
那不是谎言曳耀的旗帜,也不是诺言
空洞的独白。
悄然光影与芸香的源交织寂穆,如一程不可逾越的泥淖。
曦兮。霓兮。霞兮。晨光与夕晖兮。
它们被不同心境的人们视作热忱抑或冷漠,视作永恒抑或瞬息,视作灿烂抑或苍白,视作欢悦抑或悲伤,视作魔幻抑或真实,视作晶澈抑或浑浊,视作高尚抑或卑微,视作获得抑或丧失,视作亲切抑或陌生,视作善良抑或邪恶,视作诞生抑或消亡。
而这断树却被视作古老的孤寂之源。
孤寂之源呵。
 

之三
 

洞箫不经意的颤栗透明而丰盈。
睿智者清醒地凝视那一滴弥漫晨昏的泪,任思绪溪水般流过时光之阶,如此从容地
感知了一些凛凛寒意。
为什么不将你的目光投向那一株断树?
那是怎样的一种未加粉饰的令人幸福到痛苦的景象。
骤然的雷鸣之后,一切该发生的都如期地发生了。
自此,你便用自己残缺的躯体证明和深刻着美的含义。
岁月和熙攘的人们,
或驻足而视。
或匆匆而过。
或视而不见。
或投以轻蔑。
你沉默不语,只赐以坦荡的心给这世界。
 

之四
 

对于往昔的回忆和对于未来的憧憬都是一些拒之不能的事情。
然而,是谁曾经叩开森严的幻想之门?
所幸所幸,雾散时,冷冽的阳光还会徐徐出韬。
还会淋漓沐浴断树凄惋的荣耀。
或许已经从断树的历程里,有人感知了青铜般的古意了。
那么慨叹抑或歌吟都是无足轻重的了。
即使是寒鸦与凤凰也罢。
我的笔拙而无言,迫近又远离旧霜的微芒,迫近又远离雪野的旷宏,只记述那些
各具形态的情感。
隐隐退退,依稀梦的蚀刻,这蓝蒂花的息动浮于篱外。
一如断树的冷漠甜蜜地
蔓延。
 

之五
 

或许这是你生命历程的必然空白,注定的回溯。
虔诚的佛光缤纷缭绕。却不能为熙熙攘攘的进香者指点迷津。
人们总是如此轻易地忘掉自己的名字。
忘掉自己也是一只神明的鸟。
那么,应该对你自己奉献怎样的景仰?奉献怎样的执着的漂泊?
让愈益深沉的逆照的根植于斯。却有
油腻的苔绿茸茸难遣相思,如触之即歌的遍布的痛楚。
光的碎片。
水的涟漪。
鸟的啼鸣。
心的不意的顿悟。
有多少日子在断树的身前身后层次各异地潇洒?
之六
总得走进一种境界。
或晴朗或阴晦。云集的稻香为耕者洞开一面古镜。
……彼岸是消融的覆盖。
岛屿和珊瑚和海鸥的浅翔之舞编绘出魔幻般的莫测。
以至欲望明灭。
色泽潮润。
依依吹出极致的错落无章,亦如一枚青杏悬于初夏之襟间。
疏于冷月的踟蹰。点点亮亮淙淙潺潺
这笔墨这诗思
用以聚集幸与不幸的绝代艳丽。
却依然有
断树之外的经历悠悠然然断断续续唱如技艺高深的歌谣。
泱泱水洲。
你的根依旧选择土地,你的生命属于她。你的悲悲欢欢属于她。
你自己是你自己的颂碑。
你自己是你自己的墓碑。
你自己是你自己的赞美诗。
你自己使你自己枯朽又神圣。
 

之七


稻草。磷火。《圣经》。时光之隙。善良的花蕊。入骨三分的形容词
是一些无法把握的散布典雅之韵的骊歌。
方式姿势都对动机作出了相反的证明。
天空与天堂遥远。
唯有忧郁与苦难才是人们真实的影子。
多少次暗夜浮动。断树清晰地谛听到自己艰难沉缓的呼吸
它闭阖眼睫,想起它在夕阳里披满五色翎羽的那些辉煌的日子。
然而它不流连。
获得沧桑经历之后那往昔的荣耀还能够算得了什么?
清醒着接近宠溺需要一种力量。
清醒着接受死亡需要更大的力量。
故而,
这断树能够如此沉静如此毅然如此超度地
独坐旷野。
 

之八
 

……前方是否有你再生的微笑?
五月的麦芒和红透了的草莓汁液为你摇响了启程的铃铎。
……前方是否有你光明再现的枝柯?
必然的鹰翎和贞洁的霖露为你洒下妙龄的复萌之水。
当然更有为深邃的阳光抚爱。
当然也有更为狂虐的骤雨暴风的撕打。
当然,守住固有的旷达与孤独
也是一种选择
 

之九
 

眺而可触的那一片幼林给你抚慰也给你新的悲怆。
多少次。
你的瞩望幻化成漫漫长夜。原来这个世界上的人情事故
一切无情又一切含情。
为此你心旌摇荡,甚而期望重新整一整自己的征鞍。
甚而有时乞求旅人的一把吉庆之火,用残余的生命点燃黎明之眸,
以此求得速死与永生。
于是,
一种开始走向结束。
一种结束重新开始。
 

之十
 

栅栏之外晚钟的羽翔过远古的忘川的岸。
断树的寂苦沐在风雨里,以疏远荣辱的姿势涂亮漂泊者的目光。
我的笔颤栗着采撷下神圣与情思,并乞愿人们和我共同初尝这岁月的
苦果。
尔后永久地遗忘自己撒落在生命旅途的
一袭微风
一片枯叶
一瓣足迹
一泓相思
一程泥泞
一瞬荣耀……
学蚕茧的样子,用泪水在自己的心底多编些追求的韧丝。
一如断树,任凭晴朗或阴晦,任凭枯朽或神圣,任凭生或死,
只在那一种境界。
只在那一种境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绝版美丽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