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杂文时空

首页 > 评谈 > 杂文时空

梅雪天读《史记》

作者:黎乐      阅读:1389      更新:2019-04-26

       一说起白衣胜雪,我就总能想起一段英雄的结局:“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梅雪天依然象在夏天,还要经常浓重地霾上几回,让春寻柳冬问梅的日子有那么一丝混乱。压根儿不是一个什么有志向的主,捉了本《史记》,想想北风猎猎、易水之畔那个人,一身缟素,持柄武器立于苍茫大地间。
       有一份音乐自穹野里而降,其豪迈悲凉,有视死如归的慷慨吟啸。茫茫中原,这人,会是谁?一部纪传体通史,3000多年的人物大纲,又是谁,着了一件与悲与壮相关的白衣?
       用一点感性的目光,再来点英雄气,才能映射一段“士为知己者死”。是那个年代的那位大风中的缟纻壮士?是那个用了那等笔墨语言亦然难以描画其波澜壮阔一生的白沙在涅?还是那个英雄辈出、风起云涌的皓首时代?
       记得早几年砸金砸银砸声势的那个名导,拍了一部电影。不置好坏,只说影片中一个场景:将士呼:“大风,大风,大风-”,伴之刀戩剉地之声,铿锵有度,拍制人员之巨,真心泱泱大国最不缺的就是人。宋朝人民升堂审案,记得包公大堂前总会号之:“威武-”,这种震慑力着实不小,但影片中的“大风”,军事化齐整了太多倍。但觉一股子豪气邪气什么气的。
       看完影片几个人从片场里出来,很特别很特意地去问:为什么就呼“大风-大风-”?这又是从哪里弄来的出处?有讲究吗?问了白问,这一帮子人,都是业界里叫得上名号的主,于是,各种征集,用着一个白衣成胜雪弄了个英雄贴。
       想想,不过是进入了情节,由此左右了我们的情境。编书人再如何用心公正廉明,再没有确切的成与败、胜与负的范畴,依然,注定地带上了他那一个人那个时代的三观,这样的三观还要带上他的成长经历、阅历、人生之诸多因素。很容易切身地想到我们现代人怎样的三观甚至没有了三观,所以,并不纠结于结果。也就任由了《史记》里,司马迁那种充满了悲剧感与陨落感的英雄观、人生观与时空观。
       选择了几个历史上自己喜欢的人儿看。看了,感慨那些划过历史的人物命运,他们寥若晨星地开在有名有姓的记载中,而绝大部分的人物、小人物,蝼蚁众生,只在一个朝代里,生命繁衍着,统称着。
       历史的长城一砖一在垒成,每一个砖石缝,都是一个英雄的年代。时代变迁的年代,社会更迭,各路人物在燃烧,他们相互攻打,风起云涌,群雄并起,逐鹿中原,问鼎成王,花开花落循环往复。
       如果,去到那个年代,我也将在战火里成为一个英雄,白衣的执戩英雄,会为了领土为了人民,口号小一点就是为了个人幸福可能也会为了一个美人而为之一战。你看,项羽!
       他引兵屠了咸阳城、烧了秦宫室......啊呀,肉疼!这一场三月不灭不熄的大火啊,现在想到周身没有一寸一缕的地方不充斥着疼!但历史中阿房宫依然逃不过他的宿命!逃得过战乱,还有历朝历代文化之类的大灾难,毁灭那是迟早的事。然后才想到,纵然他杀人如麻又如何?那是战场。他破坏了这么多的人文文化又怎么样?那是战争。人们在各种小情小兴里,依然喜欢他。无数文人墨客,依旧为他“勇战重将道,谋战重奇谋,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凝聚士卒之心令之奋然效死,正是冷兵器时代将之正道,绝不可以寻常一勇之夫视之”而神往而感喟,为他的霸王别姬而怅然而憔悴。《史记》里有着正反对比,写一个人都是多角度。喜与好,随你。
       旷古的英雄啊,人生多么苍凉!苍凉也是解决不了万千恨事。梅花还是一树一树烟霞在直直的河床,是列队的威仪,象《史记》里,尽可能公正地地有序有致。梅花片片落如飞雪,学着一袭白衣,立于花下。
       万千人读《史记》,万千味。《五帝本纪》《周本纪》《秦始皇本纪》,......一本本的纪里,哪一个不是人物?刘邦,杀韩信、彭越、黥布,无尽的权欲和野心,削平天下,遂有四海,配了一位吕后,在人世的天平上,是报应似地轮回着。高处不胜寒的滋味充满了一种嘲讽的寒意。从春秋战国到楚汉争霸,这期间所涌现的人物,最能体现出司马迁作为一代“文雄”所推崇的英雄气质:积极豪迈,勇于建功,不屈不挠,无怨无悔。
      无数的篇章都萦绕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苍凉,失败的英雄固然寄予了司马迁对命运的抗争与哀叹,成功的人物却也带着挥之不去的阴霾。带有英雄气质的人,往往都具有悲剧的命运。从主观上讲,英雄本色通常也是一种悲剧性格;从客观上讲,也只有悲剧,才能将英雄的气质与魅力迸发到极致:英雄的魅力在于悲剧,悲剧的魅力在于英雄。那么好那么声动天下又如何,不过是烟花般凉,这时,看见一枝梅花在冷笑。
       梅花开梅花凋,最是傲尽苍天又如何,不过是在朦胧的留恋中谢幕,穿上白衣,一通乱煮《史记》。能说三道四,一边又落寞着迷离的双目,再天马行空地拼凑一些自以为是的断章残句的故事与人物,一时身处不同的朝代,体会着不同的生命历程,错与对的边缘,徘徊了无数纠结与执着的向往。司马大人只怕是想从历史的坟堆里爬出来。
       很意外于“大风”的结局。制作了中国银行嘉实基金平台的IT巨子们,扔了一句话过来:“大风”的意思,就是“操!”操练的操。想想,军帐之中,校场之外,北风呼啸里,军士们一句一句大声的威武之声:“操!操!操!”英雄没出现,倒下去一大片!
       日子指尖里溜走,梅骨禅心,暗香息。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