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围城内外

首页 > 散文 > 围城内外

中尉笔记:前路有灯火

作者:艾平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2629      更新:2019-04-23

        2006年夏初,我与同事到省劳动大厦参加业务培训,签到当天闲着没事,便到街面上遛达。郑州市貌不似现在繁华,马路两边楼房少有雕饰,车流不堵,行人在十字路口等候绿灯亮起,夹道植树在夕阳下幽幽郁郁。我边散步边看街景,不觉拐过楼角,再走一程,撞进一条胡同,见那里铺面林立,小吃样样俱全。顺胡同往前走又拐一弯,我便记不得来路了。
       打电话给在宿舍的同事报忧,同事正娱于牌场,嗔怪几句忙他的去了。同事没有枉说,未出方圆十里,居然把自己丢在那里都不知道。自嘲之后,我学会运用参照物指向,把经过路段有特点的建筑物默记在心,用左拐弯右拐弯术语代替西拐东拐土语,靠这种原始的办法,我在学习余暇跑到黄河边游览一番。
       凭视觉找目标的法子,也不是每次灵光凸现。儿子入校当晚,郑州龙子湖校区附近宾馆客房被送新生的家长订满,空跑几处心有不甘,在周围打起转悠。由于初到此地,怕住上黑店,琢磨去还是不去十里外的庙张街住宿。打定主意后,边走边问,指路人要么提示乘坐X路公交车,要么口称离庙张不远。
       见路边站牌前人蜂拥抢入大巴,我便招呼妻子打车,孰知坐过几站路被司机师傅告知,去庙张街要转乘X路公交,一起下车的一拨乘客离去后,街灯下只留我们两个等在岔路口,犹如落水的孩子,巴望伸过来一双手捞出自己。
       宽敞的马路上没有人迹,偶尔驰过的轿车轰然远去,再没有其它动静,这时候我突然感到一丝恐惧,生怕从什么地方冒出个打劫的——天知道自己在哪里?出租车无视我的招手,大凡有它驮载的使命,客人包座送达目的地是的哥遵从的规则。
       接着向前走,只要方向不错,路还有多远不是问题。秋夜凉凉,夜路觉长,顺道边长墙走来,隐约看到灯火通明处门廊。把大门的保安很友善,寒暄几句后,告诉我们斯处为航院西大门,离庙张街还有几里地,原来自己围着这所学院兜了大半个圈子。小憩中,瞥见自北向南驶来一辆轿的,拦下钻入,花钱终于买来了舒坦。
       庙张街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乡村化,它由几个村庄合并而成,热闹繁华不比我们家乡的县市差。下车已是夜里十点靠后,这儿仍人气旺盛,街面商铺张灯,宾馆旅店字样闪烁于霓虹灯间。找过几家上档次宾馆,客房皆已爆满,斯时斯地接纳的客人基本上是学生和家长。龙子湖诺大一座大学城装得下四海来生,附属宾馆却没有几所,或然规划者出于幽静之境乃治学福祉吧——喧嚣从来不是做学问的吉星。
       从宾馆棋牌室出来,妻子没好声气说,这鬼地方倒找钱都不住。这家宾馆把棋牌室当临时客房使用,只有此间空着,没等服务生介绍完收费标准,妻子便被室内烟熏掺杂汗腥臭气息,呛得几欲呕吐。
       歇脚在由小区民房改造成的旅店后,心神方安定下来,于是,我们复回街市找个小店吃夜宵,顺便喝口小酒解解乏,算是给自己的犒劳,走那么多冤枉路,其实怪不得别人,纯属自己找累。我第二次从儿子就读的学院前往庙张街投宿,决意用脚丈量一下两地距离,结果只用了二十分钟。
       迷路是我不愿逛街的理由,每到一座陌生城市,不是站在窗台前看个热闹,就是随群走动,免得莫不着南北沮丧。我与妻逛商店惯常是我在门外闲坐等候,我嫌屋内气闷,不全是怕花钱。
       由此联想到,许多人住不惯城市的楼室,并非接纳不了现代都市文明,而是空间挤压感和喧嚣常常给人以出逃的欲望,于是,田园牧歌浮影眼前,定格成一条伸向山乡的画廊,生命蓦然鲜活起来。然而,没有人乐意把异乡当故乡,故乡灯火阑珊处有自己的影子摇曳,那是思想萌芽的处女地,点燃心灯,照亮前路。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