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美术品读

首页 > 评谈 > 美术品读

墨中素言

作者:黎乐      阅读:2882      更新:2019-04-08

  

1


       墨到恰如,如一湖水静,涟漪似风吹,微微,微微而动,投入一子,咚的一声,入水,倏忽复于寂静。石子来过,水也承受过,却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时间静,空间静,一片禅玉声丝,仅此简,已妙华万千。
       墨,是最好的黑,是黑中的实体。将墨洒了,闻得深深的香。可它摆在那里,却是不言不语的素。
       素,是七彩之中所没有的色,因为它与彩根本不相关,那么独轰轰地凛冽着。百花之色几乎与它无缘。它太低调,它太安静,然而它一到花前,却逼仄得背后有香绽放出来,不带烈烈地,不带一点红尘烟火的味道,脱俗出来。它就是这样让人不可思议地,艳压芳从出类拔萃。
       喜欢手上有墨锭,喜欢墨锭不太精致,喜欢这些粗糙,香味浓稠而不腻。总是可以随意地收集着,放着,等待一些更长的日子。如果有友喜欢,就一起喜欢,墨锭在友人手上,一纸素笺承载着世间里的风霜雪雨,一笔一砚就可以勾勒出春华秋实的喜怒哀乐,淡然欢喜。墨在画幅中,山悲水悯、高山仰止、江海奔流,也已经是物能所值,人生乐事。
       想想,那么小小一锭,承载多少故事。
       墨锭,在水中柔弱地悠着磨,最是好那女子的柔荑,衬得了墨锭化开的过程。只有这样磨就的墨,更能勾勒出满纸烟霞。  那可能是古时红袖添香的情深,又可能是烟雨桨声里的布衣将军,相濡以沫的故事情节。
      然后,是试墨,是一挥而就,是心中的壮志豪情,是绕着钢铁的柔,那么纯粹地,远水、烟云、无垠的原野、莽莽苍山绵延,就在纸上,凝成了高山流水的琴。看得明白墨中神韵的,就是此中的子期伯牙,每每弹及一声来,声声是知音。
       墨就是这般,实在不能为俗家物,它摆在那里,无言似有声。
 

2


       某一日,闲至无意,恰好午正,日端,窗外的风似乎有时,心也随风有时。
       取了幅中那些写文听画,闻到庭院入风,字上好像跳跃,院里突然入了景来。有那么一刻,听得话音更落。寻声而对,有人推门,借着风的脚步,树的影子,和书和画和文还有一些别的空间。就有那一霎恍惚,恍惚起这世间的缘法。
       万事万物,精神的、物质的、生命的,因缘所生。因是内因,缘是事物生成的条件。一切事物都是动态的、变化的。看一身素衣的动态,一张素脸的变化,这也是不打紧要的,都一片朴然。
       一院寂静,似乎正午之时,突然移到月容、满景之中,还能一片清凉如玉。书上的文字手上的墨迹,身外无物身内无物。正好上茶时节,却空空如也。
       那一问一答一风一月之中,是时钟滴答滴答的声响。外面一切光影的安好,落字的珠玑已是入了玉盘之中,只听得到叮-咚-琳-琅-的声响,那样清寒。
       都是最好不过。最好不过。
       心已如墨,清凉地安静。笔墨里写着的意,意中有心境、秉性、气格、情怀,一时,墨的笃情,一如佛家的谒语: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是错!
 

3


       素心掩饰不了,不管什么情形,任何的言语都多虑了。墨的心事,自然简洁,静下心来,读万物,赏春秋,画天下,都是素。
       墨也好,素也好,只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字眼。但当两个要素都附在了身上,却突然光鲜出味道。素,该是一个男子品着茶时平平的眼神,是月华时节仰天星相的睿儒笑脸,是清辉之下拿墨皴染勾勒的笔墨,是水到渠成的慈悲心肠,是和世间万物都融在了云水禅心的那种本来的自生。
       繁华之后有恬淡了,无端生了相惜,这样的事物,总能于独自之中幽香却轻易让了世人认同。但愿这墨染了一怀素心,在阡陌之中静谧地执着,出自尘埃不染尘埃。
       与素相反的,当然是香艳。百花盛世喜欢得理所当然,最怕一句花无百日好。与之搏击的,是花叶凋零,没有人会为素而停留。素经历了鲜花锦绣的沉淀,优雅和不争都在骨子里。素和墨那么的平和。平和得积极和自信,不是那种相知的人,看不出来的样子。想起一个词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锦绣山河入幅尺,山水之中那种自然的色,是素色。一幅黑白相生的幕里气象,不过是为了墨的中心,围了它在表白。偶尔时候,是想心中的桃源的。如若能挑一竹灯,一明一灭一尺间,几点字,几点墨,就是整个人生。
       这世间的安好,其实有时无关斑斓。似此墨,墨中化为尺犊,心如墨,其实在这里在那里都一样。此时再拿墨锭出来,由不禁找砚来试。砚上一点尘,拂拭净了,开始。

上一篇:没有了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