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首页 > 诗歌 > 古典诗歌 >

兄弟情殇

作者:郭翔臣      阅读:457      更新:2019-04-04

 

【商调.集贤宾】兄弟情殇(套数)

 

常年忆 童心共享,

早晚立庭堂。

春天见、双胞模样。

夏天打、鼠雀蝇牤。

秋天喜、桔杆寻粮。

冬天怕、井口溜光。

河滩里砸石汗淌,

不觉得、岁苦年荒。

休戚相与共,

口腹饱清汤。

 

【幺篇】

行年记班名亮响 ,

羡三杠红芳。

相跟着、清坡扫院。

书卷里、名著新尝。

兄给弟、篆刻名章

同学院、同去同归。

垣荒地修篱弄桩,

小妹饿、蔬菜呈堂。

学坊刚毕业,

保送赴云冈

 

【随调煞】

谁知雪雨霎时降,

孟婆心肺丧,

黑信昧纲常

那晚上,

魄魂亡,

荡荡悠悠寻旧港。

五十年过,

撕心裂肺任情殇!

 

       说明:三弟小我一岁零两个月,我俩从小相跟相随须臾不离,不知者以为是双胞胎。我五岁多他四岁,两人就开始为家里承担家务,父亲工作在外,母亲怀着妹妹,哥哥在姥姥家。我俩春天挖野菜、捋槐花,夏天到高高的土塄下刨烧土,秋天到人家收了秋的地里捡粮食,冬天到井台用沙罐子抬水,井口厚厚的冰块不敢靠近,寒风里等有人来称呼“叔叔!大爷”,请人家用水桶提起来倒给我们抬回。自己做砖猫打老鼠,做蝇拍打苍蝇。

       1957年搬家到阳泉后,我们一起开小块荒地种菜种粮食,解决家里人多食量大,供应粮不够吃的问题,一起到煤矿矸石山拣碳,一起做小铁轮车推土推煤,一起修洮河河坝,回填土砸石子,勤工俭学攒学费解决家庭困难。一起坚持做好事,扫院子、扫石头坡道,筛炉灰渣积肥,除“四害”掏麻雀打老鼠挖蛹,什么事情都带头做,我还自己用桃木给弟弟刻了一个印章,虽然他的名字笔画很多。

       艰苦的生活磨炼了我们,弟弟学习非常用功,早早地当上了大队长,毕业后保送到大同煤校(现在的大同大学)。哥哥入伍当了报务员,我调到了省直机关。

       我们家孩子们很给家里争气,大哥部队上准备保送石家庄高级步校,我调到省里后省政府办公厅准备调我给领导当公务员,弟弟学校准备吸收他入党,这些事情在那个时候都需要“外调”,以取得证明材料。我家所住的王岩沟居委会一个“前罗锅,后背锅”的女主任眼红气不顺,当外调人员来的时候,给出具了黑材料,假材料,胡说我们家是“富农”成分(多年 后在“城市社教运动”中她自己坦白交代出来)。

       1968年4月25日深夜,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担任学校学生会学习部长的弟弟被学校造 反派一晚上打死。这些事情每每想起来都会伤心。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