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新诗

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新诗

中尉笔记:再送我一块咸鱼片(叙事诗)

作者:艾平      阅读:1995      更新:2019-02-02

兰色台湾海峡的浪花翻卷,
一个美丽的故事在我脑际盘桓,
火燃烧着我每一根神经——
我仿佛又看到膨湖湾昔日的硝烟,
回到了那送我虎口脱险的打鱼船……


1


那是1942年的秋天,
我奉命跟随一位老交通,
秘密回到嘭湖他的家园,
运送药品到闽南根据地,
打碎日本鬼子的封锁圈。

月儿弯,如钩的月儿
掉落在澎湖湾,
失巢的鸟雀团团转,
秋风吹动水边舟,
好似萤火一片片。

忽然间,一群凶煞的海神出现,
打破静谧的夜晚,
明晃晃的刺刀吆吓着
游弋的船——快靠岸,
“膏药旗”下好辛酸!

小鬼子盯着我们升起的帆,
眼睛如刀剜,
听着咕路噜噜东洋话,
同志们手里捏把汗:
仓里隐藏的药品可安全?

一声声盘诘,
敲打着绷紧的弦;
一步步走近,
揪着大家的心,
掀起我心中的波澜……

从鲜红的党旗下那一天
我就决心把16岁的梦想,
把一个柴家仔的诗章,
写给美丽的家乡
——松花江。

战争的炮火,南国的烽烟,
愤怒和仇恨,
使我告别了破碎的家园
和那父兄的眷恋,
来到闽南抗日的前线……

今天,此刻,
鬼子们的刺刀将挑断
海外儿女用血汗,
凝成的一张张纱布,
轧碎每一粒药片——

根据地战友的希望,伤员的情感,
首长的重托,群众的期盼,
都将破碎在这瞬间,
怎能让到手的胜利
变成敌人庆功的狂欢?

心花闪着北斗一样的光,
洞穿豺狼横暴的夜晚:
快引开鬼子伸出来的爪尖!
我于是跳下船,奔上岸,
像一只南归雁。

鬼子们先是愣,
后是“哇哇”喊,
接这打出子弹一串串,
蜂拥下船追我来,
宛如一群浪翻天。

炸锅的海滩,
渔人商客睁大了眼:
那小子为何拿命同鬼子耍玩?
同志们心上却像压了石头,
又涌起阵阵辛酸…….

啊,别了——亲爱的战友们,
请留下我的故事,
牵动你扬起的帆!
等到相逢那一天,
我们再把酯酒——大腕相干!


2


海峡的水浪滔滔,
卷走多少欢情、多少笑:
沉沉石礁,压弯了几代人的腰。
今天你又挡着一个儿子
投进他母亲的怀抱!

对水叹,沿岸找,
哪里有撑船的篙?
天上鸿鸥鸣啾啾,
细碎的月影地下游,
叫一声,远方的星火可是船家的灯苗?

篝火边,一位渔家汉
默默地抽着旱烟。
我趋上前搭讪,
“大伯,后面有鬼子兵追来
“请你渡我到西岸——”

那人用疑惑的眼光望着我
良久没有做声。
熊熊的火苗
照着停泊的船,
映红了他被海风吹皱了的脸。

那溢着鱼香的瓦罐,
在柴架上打着悠闲。
我转身走到河边,
大伯急忙叫住我,
“水深天又寒,快上船!”

船上的小姑娘大概有十三,
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拉长了脸,
难道是——怕我赖了船钱?
我随手解开纽扣,
故意露出现钞让她瞧见。

谁料小姑娘惊讶道:
“叔叔——你原来是新四军
怪不得不像别的大兵!”
盯着我胸前闪闪的红五星
她忧郁的脸上绽出了笑容

“小妹妹,你喜欢就送给你作纪念!”
我摘下那颗曾用作
联络组织的标志递到他手上,
“等到抗战胜利时
“你把它戴到胸前”

小姑娘的眼睛火样亮,
“我哥哥也有这样的星,”
“戴上它好威风——”
“那是他参加闽东起义时的纪念”
“后来遗失在台中。”

说到这里,她埋下了脸,
“与队伍失散后,哥哥回到台湾,
联络工友反饥饿、反压迫,
揭露东洋鬼们的残酷性
把真理的火种播种!”

一天夜里,宪兵队突然把他抓走
再也见不到他的面容。”
望着海面,
大伯粗壮的手臂
挂满了帆……

犁波荡我心中澜——
这样如花年纪应该在校园,
却在这里撑船,流尽了汗;
心酸是一个战士目睹破碎的家国,
不,是火焰,是复仇的枪弹!

呯呯,我抽出驳壳枪,
打出一个民族的仇恨;
啪啪,两个鬼子倒在了海滩。
打出了中国人的威风,
打出一颗红五星的神圣!

哈哈……
小姑娘拍手称痛快,
把海边的鬼子气坏,
对着天空乱放枪,
船儿箭一般飞向水世界
……

3

风萧萧,翔鸥掠怒涛,
青山扑泪眼,壮士得生还。
船到岸边系住缆,
老大伯指着山间路,
“这条道儿通闽南!


说着,他揉起了红肿的眼……
“大伯,您别伤心,
我就是您的亲儿子
您的儿子何止万万千!”
大伯的脸像阳光样灿烂。

我向他,一个革命者的老父亲,
深深地鞫了躬——
带着一个子弟兵的崇敬,
带着一个从敌人刺刀下,
逃生者的一片情。

“叔叔,你带上这些咸鱼片”
——路上挡饥寒!”
小姑娘把一个布包塞到我手上,
“等到打走了鬼子,你一定再回来
让你吃顿白米饭!”

望着那风中抖动的羊角辫
那黝黑的脸,那褴褛衣衫,
我怎么也止不住喉头的哽噎,
那是心的呐喊:
苏醒的大地快把春天播送人间!

“小妹妹,等到枫叶都红遍,
我回来给你们砍竹子盖房,
送你一朵雪地的红莲!”
我抱着小姑娘指着远山,
“那一天不会很远,不会很远……”

不远处的礼炮声震九天,
那是港、奧回归的庆典!
啊,别啦——昔日的烽火,
一个老兵一次亲密的回忆,
添一份他对祖国的情感。

啊,那当年渡我的小渔船,
我愿是一朵浪花卷向海水的尽头,
引领你来看一看祖国的今天
——只有母亲的怀抱
才是你避风的港湾。

啊,那曾送我咸鱼片的小姑娘,
可还记得那个红星闪亮的夜晚
——在海边分手的瞬间?
今天,我来请你去饱览北国的风光,
别忘了,再送我一块咸咸的鱼片。

 

 

上一篇:春姑娘来了
下一篇:无雪的冬天
评论信息
黄先生(2019-03-08 22:33:29)
文笔不错!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