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文学漫笔

首页 > 评谈 > 文学漫笔

叙述拯救世界

作者:格致      阅读:3482      更新:2019-01-11

 

       构成一部文学精品的支柱应该是语言、意义还有故事。意义从语言中获得氧气,呼吸,然后存活。在这里,意义是消费者,语言是建设者。语言是可见的,而意义隐身。

       一部作品的叙述语言,得能产生氧气,含有能量,才能养活那个若隐若现的意义。良好的叙述能在纸上白手起家建立一个王国,并吸引人类在这里住下。意义需要全面的照顾,意义没有自己的双脚,不能自己走路,它要靠语言远行,抵达人心。

     “文学从来都是语言问题,而不是概念问题”(纳博科夫)。当代有个文艺批评家,他也说了一句话,和纳博科夫几乎一个意思,但比纳博科夫说得更漂亮,更有现代性。这句话就是——“没有非凡的经验,只有非凡的叙述。”

       这句话是耿占春说的。我一看见这句话立刻就记住了。

       这句话概括了我们当代写作的困难,同时也指明了道路。虽然指明了道路,但这个被指明的道路却不是宽广的大道。道路是很窄的,而且只有一条。

       信息的高度发达,对文学是不利的。这剥夺了作家拥有自己独特故事的条件。所有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地球人都知道了。这是多么的可怕。原来的作家,每个人都有个秘密花园。甚至不同省份的生活经验的差异性都是那么大,那么的新鲜;现在,不同国家的差异性都不是秘密,都在失去新鲜效果。个人经验得建立在地域经验被保鲜的基础之上。现在是地域经验丧失,也就是保有个人经验的环境没有了,作家等于被抄了后路。原来的秘密花园的围墙被现代文明推到了,原来的写作策略失效了。作家再也不能靠提供独特个人经验而出奇制胜。

       那么是不是作家已经不被社会需要?也不是。但,作家所携带的社会功能明显少了。原来作家携带传播独特地域、国家经验的功能,现在这些就很弱了。大众获得这些信息的渠道已经很多,不需要通过读文学作品。这也就是为什么现在的文学读者少。这也证明,原来的文学读者中,有一大部分读者不是文学读者,而是通过文学作品获得知识,获得未知世界的信息。

       文学现在彻底回归到艺术的范畴,成为小众的审美需要。这是正常的。

    “没有非凡的经验”,现代通讯传媒彻底破坏了作家的非凡经验,只有人所共知的平常生活。而你的平常别人是不愿看的。那么怎么办呢?文学就应该死了吗?还是不会死,因为还有生路——对平凡经验进行非凡的叙述。依靠独特的个人叙述风格,把平凡故事艺术化。这就需要才华和技术。这也说明,现代写作,难度越来越大了。对作家的要求越来越高了。而能耐心地欣赏非凡的叙述的读者,肯定比欣赏非凡的经验的读者要少得多。

       所以,独特的个人叙述风格,是一部文学精品的生命。叙述拯救文学。叙述拯救世界。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