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影视改编

首页 > 影视改编

盖瓦拉

作者:格致      阅读:16290      更新:2019-01-07

作者:格致

类型:环境  励志  奋斗 女性 现代

类别:长篇小说 

字数:32万字

建议改编:院线电影+电视剧+网剧

 

长篇小说《盖瓦拉》故事梗概
 

       这是一个村庄和一座森林的故事。原始森林被“砍树人”大肆砍伐,森林遭到油锯的血腥破坏;同时村子里的女孩也遭到一个叫皮裤衩的人的严重破坏。十二年后森林没有了,砍树人下山走了,女孩长大结婚,但她们都患了不孕症。在村民的看护下,山上的小树又长了起来,女人的不孕症被侏儒冯采的草药治好了,村子里又有了孩子的喧闹。一只东北虎来到八人沟村的树林里,老虎生下了一只小老虎。村庄和森林又恢复了生机。

      人参把头侏儒冯生病了。八人沟村的大神白香花系着铜腰铃在给侏儒冯跳舞请神治病。院子里一推松木篝火。香气笼罩整个山村。白香花供奉的是森林之王虎神。虎神降临,白香花的舞蹈立刻变成老虎的腾跃和啸叫。虎神通过她说有很多陌生人从远处往村子里来了,他们手里拿着带锯齿的武器,要斩杀众多生灵。只有石头可以幸免于难。侏儒冯受到这股阴森之气的侵害,这股力量太强大了,虎神说我也要逃离此地了。说完这些,白香花就倒在篝火旁昏厥过去了。虎神飞升而去。在通向八人沟村的山路上,一队人马正向八人沟村而来。他们坐在绿色大卡车上,卡车有十二辆之多,车上坐满了带皮帽子的人。大雪漫天飞舞,山路就要被覆盖了。

       八人沟村的拉林河已经封冻,河面镜子一样明镜。鱼在镜子的下面游动。村里的孩子在冰上玩耍。男孩脚上穿着自制的冰划子,女孩在玩爬犁,从河堤上往下放坡玩。河对面几头梅花鹿向河里张望,然后消失在森林里。两只小狍子胆大,它们不怕人,不怕小孩,蹦跳着来到小孩中间,傻傻地看着孩子玩。它们没有冰划子,没法和孩子一起玩。不停地在冰面上摔倒。一只海东青在冰河空盘旋一会,向北飞去了。村子被炊烟笼罩了,喊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此起彼伏:盖瓦拉、刘革、小搜……

       两天后,十二辆卡车开进八人沟村。他们穿着黄色的棉衣棉裤,开始招兵买马。凡是加入他们队伍的人,就发给蓝色的棉衣棉裤,狗皮帽子和大头鞋。每月还给28元工资。村里青壮男人都报名加入了。皮裤衩也报了名,但他年龄大了,腿瘸,就让他在供销社卖货。

      村里的男人都穿上蓝色的棉衣坐上卡车进山了。一周后他们坐着卡车回到村子里,给孩子带回像小枕头那么大的白面馒头、带回羽毛艳丽的小鸟,还有面包和格瓦斯……孩子们像过年一样高兴。星期一,他们又坐上卡车进山了。

       村里的人私下里叫他们做“砍树人”。砍树人留下一批人在村里盖房子。用原木建起了一排排住所,还建了一所医院。一所学校。一座办公室。一座食堂。有了这些新建的房子,八人沟村一下子变大了。砍树人的家属也陆续搬来了。小村子热闹起来了。油锯手白起金的家属也来了,他的儿子叫白山,和盖瓦拉他们同岁。

      大神白香花被批评教育,腰铃和跳神的衣服被没收了。不允许她再跳神骗人。砍树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砍树人的医院开始给村民看病,发放药品。大夫胡谦谨在城里读过医学院。她什么病都能治好。郎柴的老婆小碗结婚5年都没怀孕,她去找胡谦谨大夫治病。胡大夫说小碗身体没问题。

       孩子们对父亲们的工作充满了好奇,不知他们到山里干什么去了。砍树用那么多人吗?砍树用那么大的锯子吗?他们商量着在寒假的一个晴天一起进山看个究竟。他们知道自己的父亲在山里吃白面馒头,不知他们吃什么菜,就决定带些吃的给父亲们送去。这可以掩盖他们进山的真实目的。白山家给父亲带了酱炖蛤什蚂,刘革家带了一罐午餐肉罐头,刘革的哥哥当空军,罐头是哥哥从南京寄来的。盖瓦拉带了辣白菜……他们背着包袱,脚上穿着冰划子,沿着冰河向山里出发了。

      村里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他有个外号叫皮裤衩。因为他总穿着一件皮裤衩。听说他早年在战场上一只卵子被炮弹吃掉了,剩下了一个。他害怕剩下的这个再出意外,就穿上了皮裤衩。他买花手绢、头发绫子,猴王牌奶糖……总之是女孩子喜欢的物件。他用这些东西把放学的女孩从回家的路上引诱到自己的家里。这样他就需要很多猴王牌奶糖。他每月有12元的工资。

       白山和盖瓦拉他们在冰河上滑行了大半天,快黄昏的时候终于走到了小火车站的尽头。那里是一片繁忙景象:一列小货车停在那里,250拖拉机把原木从山上拖运下来,蓝衣人用肩和绳索把原木抬上火车。孩子们上了岸,拎着冰划子不知该怎么办。这时一个穿黄衣服的女子来到他们身边,问明情况然后就带他们来到一间木磕楞的房子里,女子对着一个话筒开始广播,孩子的名字在森林里回荡。他们正在作业的父亲就知道自己的孩子来了。晚上,他们的父亲都来了,一起吃了晚饭。然后就住在生着火炉的木磕楞房子里。木房子里松木香气使人很快入睡。

      皮裤衩从供销社出来,兜里装着20多块猴王牌奶糖。他的一条腿瘸,一只鞋总是先磨坏。他碰到从大河玩冰回家吃饭的小圆枣,就拿出一颗奶糖在她眼前晃了晃说,家里还有很多,让小圆枣跟他去家里拿。小圆枣见到猴王牌奶糖就像被迷药迷住了一样,他跟着皮裤衩走,其实是跟着猴王牌奶糖走。皮裤衩诱奸了小圆枣。

       第二天早上,白山盖瓦拉他们吃过白面馒头,参观了父亲们是如何砍树的。他们手里的大锯叫油锯。人不用来回拉,锯就会吃进大树里面。几个人不能合抱的树,几分钟就能撂倒。白山看到要倒的大树上,松鼠叼着自己的孩子,飞到另一颗树上。还有很多鸟也住在大树上,也匆匆飞走了。他还看到挨着的一座山上和沟里,大树一棵都没有了,只剩下树根,像摆好的座椅,铺满山坡。盖瓦拉傻呵呵地问,锯出这么多椅子,是要开会吗?

       他们看到了惊人的一幕,蓝衣人锯到了一棵枯树,里面一只黑熊在蹲仓(冬眠)。黑熊被惊醒很愤怒,从树洞里站起来,对着拿油锯的蓝衣人就是一巴掌,然后又一屁股坐在那人身上。孩子们是和重伤的蓝衣人一起坐上小火车回到村子里的。医院的胡谦谨奋力保住了蓝衣人的生命。

       油锯手郎才的老婆小婉不怀孕。小碗偷偷找到白香花,白花香说,郎才杀死的树太多了。其中一棵百年红松已经成精。树精生气了。如果不住手,下一个受伤的就是他。小碗逼着郎才换了工种,在村里开着250给黄衣人的领导还有小学校长、医院的胡谦谨家送烧柴。郎才为了证明自己的性能力,利用工作的便利,和两位场长的老婆、小学校长的老婆甚至和医生胡谦谨都有了性关系。但所有和他有染的女人谁也没怀孕。

        天要黑没黑的时候,孩子们在街上玩藏猫猫。白山藏到藤姨家的玉米篓子里,看见郎才和藤姨在里面勒腚框(性交)。白山跑出来,在对面一家的柴草房里找到了盖瓦拉。里面是给牛准备的过冬的草料。他俩挤在有草香的甘草中间,白山胆怯地伸出手,抱住了盖瓦拉。当他想模仿郎才的时候,盖瓦拉坚决不让了。

       皮裤衩胆子越来越大,打起了大孩子刘革的主意。刘革的哥哥虽然当空军,但也只能寄回一两个午餐肉罐头,并没有寄回头发绫子和花手绢。刘革不是被猴王牌奶糖征服的,她爱臭美,因此被两条绿色的头发绫子打败了。

      刘革的父亲五十多岁了,有哮喘病,因此没有加入砍树人的队伍。他在家里种蓖麻。他说蓖麻油飞机上用,他要给儿子的部队送去。他还种向日葵,种高粱,种一切高杆作物。说只有高杆作物才和他家相配。刘革的哥哥刘卫在部队犯了错误,转业回来了。在供销社卖酱油、醋还有海带。刘革父亲很羞愧,从此不再不种高杆作物了,他们种了土豆。并张罗着给儿子娶媳妇。

      白山和盖瓦拉在夏日的午后跑到离村子很远的一个大水塘玩游泳。两人情窦初开,并偷尝了禁果。白山送给盖瓦拉一枚金光闪闪的领袖像章。

      装满原木的小火车开进了车站,下班的蓝衣人从车上下来。盖瓦拉的父亲是被人抬下来的。他已经死了。被锯倒的大树压倒了。丧事做完,盖瓦拉的妈妈带着她投奔远方的亲戚家去了。

      转眼十多年,山上的大树已经被砍光了,砍树人,穿黄衣服的那部分突然下山消失得无影无踪;穿蓝衣服的是本村的人,他们失业了。没有了工资。祸不单行,山洪爆发,八人沟村被洪水洗涤了一番。住在河边的一家连人带房子被洪水卷走;侏儒冯的养猪场在河对岸,小猪被水冲走了很多。

       村里的人为了生活,开始采山菜、蘑菇,卖给收购的人。有的人开始人工种植木耳。一天来了一个山菜收购商,这个人就是盖瓦拉。她通过亲戚可以把山菜运到高丽国和矮丽国去。她找到白山等几个同学帮他。白山和盖瓦拉爱火复燃,开始了热恋。春季结束,山里的蕨菜都伸出巴掌的时候,盖瓦拉带着一大车山菜离开了八人沟。她说秋天会回来收购松籽,让白山等她。

       刘革结婚两年了,还是怀不上孕,小圆枣也怀不上,村里的女子有很多都不怀孕。村里的小孩子越来越少。整个村子被不孕症笼罩。医院的胡谦谨已经下山。女人们到烟集市的大医院看病。大医院用仪器从头到脚检查一遍,什么也查不到。一粒药也没有给,带去的钱反倒都花光了。她们再也不去医院了,因为没有钱,也没有用。她们找大神白香花,白香花没有腰铃了,也没有衣服和头面,无法取悦神灵,神灵已经走远了,任白香花怎么呼喊祈求,神都听不到了。也不肯来了。白香花说,没有神灵的护佑,什么怪事都能发生。

       侏儒冯开始上山采药,他要挽救八人沟村。

       白山没有随父母下山,父亲在烟集给他安排好的工作他也不肯去。他留在了八人沟村。白山每天爬上南山上面的瞭望塔,查看方圆之内山林的火情。他除了看护树林,就是往通往八人沟的那条道路看,他在等盖瓦拉回来。盖瓦拉秋天没回来,冬天没回来,第二年也没回来。

       皮裤衩祸害了十多个村里的女孩,导致她们不能怀孕。一天他在供销社值夜班,忽然发生了大火,供销社被烧毁,皮裤衩也葬身火海。

       盖瓦拉走的第三年,春天,一个陌生人来到八人沟,他找到白山,把一个一岁多的小女孩交给了他。说盖瓦拉在高丽已经死了,这个孩子她让交给你。她说这是你的孩子。

       村里的女人吃了侏儒冯的草药,纷纷怀孕了。一时间有很多孩子出生。

       白山带着孩子住在山脚下的木房子里。他教她认识蘑菇和野草野花。孩子长得像白山,但冷丁一看,盖瓦拉的影子就会一闪而过。一天他们正趴在林下的草地上采蘑菇,忽然一串动物的脚印出现在眼前。白山找来侏儒冯,侏儒冯大惊大喜,他说这是老虎的脚印啊。

       大神白香花忽然来神了,她说她的神从北方的大森林里回来了。而且不是自己回来的,一时间老虎回来的消息家喻户晓。

       郎才打起了这只老虎的主意。小婉和他离婚后,他相看了邻村的姑娘,没钱结婚。老虎浑身是宝,如果能打到这只老虎,娶十个媳妇都够了。白山发现了郎才的意图,悄悄跟踪他,并在老虎遇险的时候,制服了郎才保护了老虎。郎才被收监判刑。

       白山和侏儒冯找到了老虎的巢穴,给它投放食物。帮助老虎度过了难关。它可能是北方罗斯国一只家养老虎,它不怕人。很快就和白山和女儿熟了。在白山父女的看护下,老虎生下了一只白色的小老虎,女孩一直不会说话,当看见白色小老虎时,女孩忽然指着小老虎说——盖瓦拉。

       白山老了,侏儒冯无疾而终。他的尸体被老虎叼到一棵大树上。树葬也是侏儒冯的遗愿。白山的小女儿长大了,一天,一个城里来的男孩背着背包和帐篷来到八人沟,两个孩子在山林的空地上玩耍。小老虎也和他们一起玩。母虎趴在白山木房子的屋檐下,懒洋洋地看着自己的孩子。白山坐在木屋里,透过窗上的玻璃,看着林地里一个男孩一个女孩还有一只老虎在嬉戏。他的眼睛花了,仿佛看见了盖瓦拉和自己还有那只小狍子在冰河上嬉戏。他看着窗外的情景,恍如一梦。

上一篇:仰望长空
下一篇:大潮与天鹅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