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散文诗

首页 > 诗歌 > 现代诗歌 > 散文诗

一双素手,叩开多少花魂

作者:王小玲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221      更新:2017-04-14

 
花 魂



       在等待爱情时含苞,在爱情来临时怒放。
       因为爱,因为如花的生命,女人总是有些自恋。
       因为爱而美丽,因为美丽而自恋,因为自恋而更美丽。
       女人疼花,其实是疼自己。

       怒放之时也是凋谢开始,花期太短,没得选择。
       只祈求开得最好的一瞬,恰好落入惜花的眼睛里。
       美丽的女人总是有一些忧郁。因为美丽,所以在时光里更显残酷。
       梦中总有几个集天地之精华灵秀的女子,她们就是隐逸的花之魂灵。

       晴雯化花而去,被永久地定格在《芙蓉女儿诔》里,定格在一个的心里。
       湘云在窗下呢喃:“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那暗香是花香,是女儿在西风中摇曳的花的姿态。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是谁在低吟?一朵冰清玉洁的花。

        恍惚间自己的前世就是那棵世外仙姝,为了一段浓得化不开的缘,
       为了还一生的眼泪,化作以个叫黛玉的女子。
       在扶风弱柳的娇躯里,蕴藏着超越脂粉的不凡禀赋——
       一株苦苦美美的菊,闪耀金子的光芒。

       “幽香脉脉同谁诉?”——谁是那个携手相隐的人?
       “口齿噙香对月吟”,“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寒塘寒塘渡鹤影的清绝;冷月葬花魂的凄美。一生的爱与泪。
       一双素手,叩开多少花魂。

       去,到天尽头。那香丘,收留我一生的洁净。
 

茶 心


       一种茶。既是花,又是茶。
       单是名字,就生出一股暗香。
       如菊般淡雅的女子的茶。
       将菊花茶慢慢放入透明的玻璃杯子里,沸水冲之,凝神看她们畅意舒展,渐至平静。霎时,一朵朵淡黄色的菊花在水中盛开,如浴女,赤脚从云中翩然而至,欣喜地抖开素洁的衣衫。
       把盏轻饮,浅浅隐隐的一脉香,萦回于鼻喉齿颊之间,旋即沁入肺腑,顿觉舒意自在。
       一切羁绊顷刻间释然,自己一如斯茶,心生清韵,和润含香。
       菊在水中盛开的刹那,心底一脉液体漫过。
       我的痛,从心开始;花的痛,从蕊开始。
       那些干枯的花啊——沉于长久的寂寞。
       茶的心,暗藏着苦。
       守着,等着,期待与水炙热地相逢,将心事一瓣一瓣打开,奉献最后的香息。
       世间真有那么一种如茶心的女子,深藏苦苦美美的心事,等待一次绝版的美丽?
 
       如此淡雅的茶,必是女子的茶。
       这世间,必有真肯静下心来品一盏茶、簪一枝菊的人。
 

虞美人


       一种花草,赋之以美人的名字。
       “单瓣丛心,五色俱备,姿态葱秀,尝因风而舞,俨如蝶翅扇动”。
       花非花。一个娇艳多姿、翩然尔舞的女子。
       影弱还如舞,花娇欲有言。王的美人。

       一千八百年前,那个深夜,深得只有曼舞的水袖。
       两情相悦,挡不住四面楚歌。
       “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一柄长剑做一次凄美的旅行。

       乌江自刎——“无颜见江东父老”。
       慨然赴死,成全了后世的爱情绝唱。可是,
       项王啊,你拿什么去见虞姬之魂?
       那一袭红裳,惊艳了时光。

       血染的地方长出一种罕见的花草,
       花瓣质薄如绫,色泽华美,翩然欲飞。
       人们叫它虞美人。虞美人很美丽,美丽得叫人心疼。
       那是死后重生的绝色。

       一瓣虞美人在深秋的风中缓缓飘零,
       安静地落在项王最后坚守的方寸之地,
       在天为魂,在地为花。
       我的泪落在一千八百年前这个叫垓下的地方。

      美人易老啊,大王。如果你成功,她还会反射你照在她身上的光辉吗?
      眼前闪过虞姬老去的模样,和一只锦绣装裹的沉香木棺椁。孤单,安静。
      还有后人的传说:这里厚葬了一位端淑贤穆的贵妃。

 

去桃花涧



       山野沉默,道路茂盛。
       穿过草地、麦田、石块和溪流,进山。清风像个任性的孩子,掀动山的花衣裳,还有我的我的青春,忧伤和寂寞的爱情。

       进山呵,人迹罕至,草木葱茏。鲜花与绿植相爱,生出披霓裳的蝴蝶。
       我要以此为据,铺排白云清虚,尘世安宁。

       一树熟透的樱桃,如诱人的妖妇,眼波汹涌,
       闪着红宝石的光,抛洒若干相思的红豆。
       那些被压下去的欲望被一一撩起。我看到满山的花盛开,流水的声音隐约传来。我一点点地温润透亮起来,像一粒种子逐渐饱满,萌发,悄悄抽出翅膀。

       所有的花飞上枝头,它们绝不辜负这个季节的期望。
       我想与他们,一起飞;我还想用简单的诗歌畅谈理想,
       用更多的沉默证实我的沧海桑田。
       然后诳语:看啊,我与红衣的妖一起,
       开花结果,或者夭折。

 

孤菊



       不在南山,不在东篱,不在众芳行吟间。
       只属于十月,在季节深处,在崖畔之上,跳跃着属于自己的光芒和芬芳。
       站在崖畔之上,映衬一座山的高度。
       不为谁发现,不为谁顾盼,只为一次生命的绽放。
       一条河断流多年,被一朵花映耀。于是,潮声绰约。
       一朵开在别处的花,微苦的光芒濡染一河的流水。
       河水涨起来,升到崖畔。一朵花被打湿,满溢的水。
       一朵花在飞,穿越河流的上空,划透夜的胸膛,锋利如刃。

       雪,十月的雪,无与伦比的雪。
       多年前断流的河水,羽化成雪,以圣洁的形式,深入我。
       潮声漫过,在夜的海洋跌宕。
       盛开,就是为了凋谢。
       一朵花,在一个动词的背后,在一个动作的背后,捧出所有的心事,开在别处。

上一篇:心已在旅途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