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情感驿站

首页 > 散文 > 情感驿站

寂静的左轮

作者:纪尘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1201      更新:2014-10-29

 

——纪念我的雪儿
 

       那是一辆黑色的车。
       四个轮子从左边的街道驶进,我站着,看着它过来,然后停下。
       四个轮子从右边的巷口滑出,我蹲下,看着它迟疑,然后远去。
       母亲说初二的早晨有雪落下,是吗?我没看到。我的早晨在睡眠中过去了,就像今晚,烟花灿烂的年关,在雪儿的睡眠中过去了一样。
       我蹲在那里该有很久了,街道那么安寂,灯火那么安寂,那四个车轮,滑行得那么安寂。
       左边的入口,右边的出口,深夜的小区,那辆车一遍遍不知疲倦地在左右之间划着一个破碎的圆。
       风吹过来,迷雾阴霭,可我却看到大地白亮——母亲的话错了,雪,早晨不曾有过,它落在年关的夜晚。姿势固定,雪粒从肩头哑然跌落,如漆的夜,蓦地就白了。
       刮雨器断续地起起落落,茶色玻璃后,一双曾刻骨铭心的眼睛望着这夜,望着夜色中木然的我。
       走吧,求你把车开走吧。那是那晚我吐出的惟一一句冰凉。
       滑行、停驻、再滑行,轮子终于离开了那片寂地。玻璃窗后的最后一次回望,暗淡如灰。
       不留。什么都不留。摊开的手中,是一捧比雪花更轻盈的重。
       生死不过一线。
       我的雪儿。
       烟花灿烂不过一瞬。
       我的雪儿。
       地上蹲着的身影,一直完美地保持着初时的姿态:从你自车轮下踉踉跄跄地出来到踉踉跄跄地晃到脚下;从你伏在脚下到发出最后一声无助的叫喊;从你努力地支起身子到抬起那双大大的眼……我的身影一动也不曾动过。
       我甚至不曾唤出一声:雪儿——
       街灯昏沉。黑夜完整无缺,你的身体完整无缺。沉重的车轮碾过,竟不曾在你小小的身躯留下一抹悲伤。
       是的,车轮碾碎的不是你,而是一座建筑,一座外表完好无损里面却全然焚毁坍塌的建筑。
       虚空之巅。
       雪开始大面积地降临,那么美丽,那么无辜,像你,雪儿。
       母亲来了,父亲来了,哥哥来了,还有我的挺着肚子步履蹒跚的嫂子,来了。
       沉默。沉默。沉默。
       没有悲恸的哭泣,没有多余的询问,没有关于那辆黑色的车的只言片语。
       巫偈。一场三年前有悖世俗常理的情感的巫偈,始终不曾远去。
       父亲走了,嫂子走了,母亲走了又回来,抱着一张毛毯,而哥哥,和妹妹十指连心的哥哥,铁锹在手。
       就在那儿,宽大的葡萄架下,雪继续落,透过枝杈,绕过竹篱,跌落、消融、入泥。
       天那么冷,可泥土,泥土温暖……

上一篇:野合
下一篇:阿圆的婚事
评论信息
我要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