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家国情怀

首页 > 散文 > 家国情怀

我与《中华英烈》

作者:邱明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9567      更新:2024-04-29

      我从1981年开始,一猛子扎进了文字的海洋之中,从写法律文书,到写新闻报道,继而写纪实文学、写小说、写口述历史,进而编辑出版。
      有一天我在社科院文学所工作的弟弟邱建对我说:“二姐,跟我一起办个杂志怎样?“
      我欣然应允,于是便一同来到了位于平安里的党史研究室,见到了温老济泽。同时也认识了加入编辑队伍的一帮人,这些人后来是我一生的哥们儿。
      《中华英烈》署名的编辑委员会的成员有黄兴之子黄鼐、史学专家黎澍,中国作家协会的党组书记冯牧,中央组织部副部长的李锐,杨虎城将军之子杨拯民,新华社机关党委书记方实,新华社记者戴邦、《光明日报》记者戴晴。主编温济泽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第一任院长。
       这是一个看似及其高大上的编辑部,实际上,这些人除戴晴外,个个年事已高,又身兼要职,不可能亲历亲为做具体工作。必须找既肯出力又能写能编且不计名利的年轻人帮忙。
       这就有了10人编辑队伍。
       灵魂人物是付凝,烈士子弟,父亲名列党史研究室《革命烈士传》,她文字深邃犀利,实乃率性而为的性情中人;杂志负责人栏中,执行编委其实就是执行主编是秦晓鹰,他的组织力、执行力一流,官派头十足;其余的除了我和我弟弟之外,《农民日报》记者刘青,是晓鹰的发小,团队的气氛担当,幽默而睿智、秦海波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的研究员、在残联工作的干部罗欣欣,每天骑着当时罕见的摩托车来去,不时载着付凝来开会、民族学院的教师西早等个个文字不弱、李锐的秘书薛京善于搞活动,多大的场面都游刃有余。刘桅是我《北京法制报》的同事,能干吃得苦,苦活累活任劳任怨、文字上追其他九位笔杆子,追得辛苦,但最终颇具长足进步。


 这是《中华英烈》工作人员名单,我们9个人都没有署名

 

      这里面黄涛和方实我根本就没见过。方实即叶笃成,他基本上只是与温老接触。然而从组稿、写稿、编辑、出版、发行,我们与方实在业务上没什么关系,他们似乎也并不在乎我们。刚开始,温老和方实他们还想审稿。秦晓鹰到温老家,明确告之,他们审稿延误出刊时间;如审稿,记者编辑同进退,你们就另请他人吧;文章都要有文学性,要有可读性,不能死气沉沉的;封面和版式必须大改。温老最后完全接受,我们才能够放手一搏。
       在杂志挂编委名的老人如冯牧、杨拯民、黄鼐看了改版的《中华英烈》后,都惊讶地说,党史还能这么写?!
       1985年底,我们就这样从四面八方集合到温老济泽麾下,付凝提到《中华英烈》说过:“1978年以来,全国的知识界与准知识界,无论年龄、无论是受过打击还是打击过别人的人,都怀着难于言喻的酸甜苦辣,注视着一张张发黄的纸头从卷宗中抽出,化作与家人重聚的热泪和对不复再来的岁月的叹息。中国人其实都已经知道,繁荣强大的中国,离不开聪明热忱的人民;而聪明热忱的人民,是一定要了解与他们息息相关的历史的真实的——用数学语言:后者是前者的完全必要条件。历史与现实,不容丝毫的因循苟且。”
      《中华英烈》得以在1986年这样的时代点问世,是因为我们,始终信守着的,是热血与正气从来不曾也永远不会在中国人身上泯灭。
       中国的事,包括我们自己父兄的事,应该由我们自己来讲。中华民族伟大的历史进程,必须由中华民族精神的传承者来书写。仅仅是历史书上的泛泛之谈,远远不够。史学家的研究,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也未必鲜活,未必准确。
      《中华英烈》,由党史研究室《革命烈士传》编委会出版,请邓小平题写的刊名。

 

        

 

 

《中华英烈》

 

       这本杂志是双月刊、16开5个印张80页,因此每两个月要开一次编前会,一人主持一期,从那些还在世的,亲历过历史事件的老人口中“抢救”历史的真相,奔走于三里河、百万庄、红霞公寓;游走于各种大小四合院,那时没有电脑,每日回家翻阅笔记,灯下秉笔疾书,甚是充实。
       我除了骑车奔波于北京市里老干部的住家之外,也有自费出差的时候,近的去过天津,采访诗人鲁黎,远的去过广州采访邓发的女儿邓金娜。采访过秦邦宪的女儿秦吉玛,刚巧她是我儿时的偶像;朱德的女儿朱敏、还有许多妈妈、奶奶们以及老红军。还有的采访了,写了,却没有来得及刊登,杂志就“寿终正寝”了。我带着写好的《传奇将军韩练成》到了美国,被台湾著名导演胡金铨看上了,正谈论修改剧本的时候,他临时回台湾,约好了回来后继续,没想到,他竟驾鹤西去了。修改了一半的剧本也不知所踪了。每每思及,扼腕而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