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狐网

婚恋情感

首页 > 小说 > 短篇小说 > 婚恋情感

夕阳下

作者:董晶      进入个人主页      阅读:39977      更新:2024-04-02

 
1


       那天下午,吕竟竟想到春节即将来临,便拿起手机向微信「老朋友」 群的群主罗小燕发了一条私信:龙年春节前后,咱们聚一下吧,可以到尔湾来吃自助餐,也可以在尔湾的 “马家馆”吃芝麻大饼,畅谈一下龙年之愿景。 文字之后是一个咧嘴笑的人脸图示。讯息发出后,竟竟心想小燕一定会积极响应;谁不希望在龙腾虎跃的一年里,老朋友们都能获得“整年好运一条龙”? 喜庆一下当然是必要的。于是她走进厨房开始准备晚餐。
       吕竟竟并没有收到小燕的马上回覆。 也许人家正忙呢! 她猜想着,倒也不急,离春节还有半个月,急啥? 可是说不急,她每十分钟开一次手机,查看有没有小燕的回覆。直到晚上七点,她和先生吃完了晚饭,才看见罗小燕给她的回信:我现在还真定不下来,女儿得了重病,详情以后再说。
       竟竟的眼睛扫过这条讯息,没有多想,立刻回了两个字“好的。”
       但放下手机,她的心情有些茫然,小燕短短的回话总在她的脑海萦绕,挥之不去。 走进厨房,竟竟站在正在洗碗的丈夫老史的身边,告诉他,小燕的女儿病了,也不说啥病,还说得了重病,春节前后我们那几个老朋友怕是无法 聚会了。 老史扭头看了看竟竟,看到妻子一脸的困惑,便说,人家孩子病了,不愿意告诉你,你就别添乱了,该干啥干啥。 竟竟只好回到客厅,穿上一件外套,出了门,开始她每日半小时的室外步行。
       家边有一个湖,此湖是大洛杉矶地区橙县尔湾附近圣.玛格瑞特市的重要地标,每年七月四号「独立日」放烟火就在湖边举行。 绕湖一周正好四华里路。竟竟在湖边走着,一阵寒风吹来,她觉得浑身都凉,禁不住加快了脚步。 在寒风中行走,她头脑似乎清醒了,忽然认识到小燕提到「重病」的分量,那一定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发生了! 她抬头望了一下天空,今晚没有星星,也不见月亮,那墨黑底色的天幕上滚动着铅灰色的云。 因着路灯是亮的,脚下的水泥路清晰可辨,而湖面墨绿如漆,那倒映在水上湖畔的房屋和林木,在风的作用下扭曲变形。 竟竟对这湖是怀有深情的,她曾经在一首诗《家边的湖》中写道:星星在水里射出光芒/月亮投入湖的怀抱/水中的月亮/眨着眼睛和我对 望,我把/一切烦恼抛给月光。 但今晚,既没星星也没有月亮,她心中的疑问、担心,伴随着在湖畔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沉重得既像墨黑的天空,又像深漆的湖面,看不见底, 无法排解。

 

2

 

     “老朋友”群组其实只有五人,他们都是“老铁”。铁到什么程度? 就是多年不见,甚至彼此杳无音讯,依然还是一见如故。他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出国前,都在北京同一个医院工作,既是同事也是朋友。 上大学时李丹华和赵智仁是同学,而竟竟和罗小燕以及她的丈夫孙建伟也是大学同学。工作上,竟竟和赵智仁同一科室,小燕和李丹华同一科室,大家知根知底。到美国留学后,竟竟先与丹华在洛杉矶相遇过,而赵智仁与小燕夫妇先后来到洛杉矶。记得二十年前小燕夫妇和智仁一家在竟竟家欢聚过一次,那时就缺李丹华。一年后,罗小燕一家因工作变动又到了旧金山。这五个第一代新移民,为生存奔波,聚少分多,很难凑在一起。 他们是断断续续的联系,三三两两见过面;但是不论身在何处,友谊的纽带,将他们牢牢地栓在了一起。 一晃三十几年过去了,丹华和智仁已年过七旬奔八十了;小燕和丈夫也都退休,他俩比竟竟大五六岁;而年龄最小的竟竟也接近美国的 退休年龄,不再上班了。不管是四零后还是五零后,他们都已经人老珠黄。 去年四月,五人终于都定居于大洛杉矶地区,三十几年来第一次集体在一个尔湾的中餐馆相聚,那次聚会后由罗小燕牵头,成立了“老朋友”微信群。
       竟竟从湖边走完步回到家,心神不宁地坐在了沙发上。 此刻丈夫老史正在阅读他订的双月刊《Foren Affair》(外交事务),看竟竟回来了,他抬起头,发现妻子脸色有些苍白,便问了一句,你没事儿吧? 我能有啥事儿? 说完,竟竟看见老史头上的白发在灯光下闪着银光,虽说他是少白头,高中时就开始染发,过了五十岁,他索性听其自然,不再染发,好在他的 皮肤也白,而且还白里透红。
       她不知道该叹息他两个都老了,还是应该欣慰,因为至少他俩和远在纽约的女儿是健康的。 尽管女儿并没有按照他们期待的常回家看看,但是,孩子在二十六岁结婚,生活幸福,工作顺利,甚至前年他们有了一个外孙子,女儿也不让他们去帮忙。 女儿的做法,常常让竟竟有些失落,他和老史都想念女儿,但又怕打扰女儿……。 哎,当爸爸当妈的心,孩子真懂吗? 第一代新移民面临的不仅是在职场上、社会坏境中的文化观念与中国传统观念的区别,而且还面临着西方社会子女在法律上并没有为父母养老送终的法规。 有时候竟竟想,只要自己在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女儿能在她的身边就满足了! 相较之下,罗小燕与孙建伟他们俩口子在这一点上是十分幸运的,因为女儿对他们无比依恋,不但外孙子和外孙女是他们帮忙带大的,而且,现在他们和女儿女婿同住圣地亚哥,虽不是三代同堂,也是邻居,随时可以互相照应。就凭这一点,竟竟对罗小燕真是羡慕极了。
       竟竟无奈地拿出手机,点开罗小燕的微信头像,自己回覆她的“好的”两个字又跳到她的眼前。 她摇了摇头,感觉到这两个字只说明她理解暂时不聚会,但对罗小燕孩子的病,她没有表示什么。 然后她又打开“老朋友”群组。忽然,她发现罗小燕刚在群组里发了一首由杨澜演唱的歌曲《化风行万里》。为了不打扰丈夫阅读,她戴上耳机,开始听这首歌。 听着,觉得这是一首情歌,年轻人失恋唱的歌。如果是在昨天,她只是听听看而已,谁没年轻过? 谁没失恋过? 她能理解。可是今天,她有些疑问: 一是小燕自己的感情世界顺风顺水,和老伴孙建伟可谓恩恩爱爱,白头到老的楷模;二是她从来不在群里发情歌。 当然,听那些有名的外国情歌《托赛里小夜曲》《斯卡布罗集市》和中国的《草原之夜》《吻别》等,都是人们传颂的经典歌曲,这叫重温经典。而《化风行万里》不但不是经典歌曲,而且歌词悲哀得死去活来:我化风行万里,把我丢在黑夜里;关于我的一切,因你才风和日丽;你却是一场雨, 落入我的心底……听着,听着,竟竟更加茫然困惑。 今天是怎么了? 罗小燕发这首歌给大家听,是她心底绝望的呼喊?这歌声,有一种不祥之兆。
        她起身到厨房拿出两个高脚酒杯放到台面上,打开冰箱,往酒杯里倒了些白兰地、柠檬汁和葡萄汁,配上少许苏打水再加上冰块儿,鸡尾酒调好了。她举着两杯桔红色的鸡尾酒走到客厅,将一杯递到了正在阅读的老史面前,老史看到闪亮的桔红色在酒杯里晃动,带着疑惑的目光伸出一只手,接 过了酒。 竟竟在他身边坐下,抿了一口酒说,老史,我想让你也听听这首歌,也许你会给我些启示。老史有些诧异,竟竟一般不喝酒,今天晚还调起鸡尾酒,他禁不住喝了一口,味道还不错,便放下手中的杂志,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竟竟点开了手机里的那首《化风行万里》,整个客厅弥散着这支歌曲的声音和情调。
       老史邹着眉头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你也喜欢? 咱这老夫老妻的,还在“青灯照影冷清夜,白发听歌感少年”? 说完他端起了酒杯。
       竟竟关了手机说,不是我喜欢,是罗小燕发到我们几个老朋友群的,我觉得也许和她的女儿得病有关系。
        哦,下午你不是说,她告诉你女儿得了重病? 嗯,我看可能还真是有什么大事儿,否则,她发这歌什么意思? 竟竟,我劝你还是不要用人家的悲哀折磨自己,罗小燕不想说,自有她的道理,是不是? 你看,当年你的导师得了重病不是也没有告诉你,怕你过分牵挂。
       那你说我就不能关心一下,例如问她需不需要帮忙? 我毕竟在医疗体系工作多年,或许能帮她?竟竟说出了自己的理由。
       不就是发微信吗,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想也没什么不好。 老史说完又喝了一口酒,然后拿起杂志低头看了起来。
       沉思片刻,竟竟打开手机,点开了罗小燕的人头像,她写下了如下的话语:小燕,希望孩子没大事,为你的女儿祈祷。 愿孩子早日康复! 发出去后,又觉得意犹未尽,加了一句:不知是否需要帮忙找医生? 然后她关了手机,把在茶几上的那杯橘色的鸡尾酒端了起来,晃了晃,一干而尽。
       那晚睡前,罗小燕没有回覆。 竟竟借着酒力很快入睡了。

 

3

 

       次日清晨,竟竟一睁开眼睛就打开手机,她看见罗小燕回了一个表情包:“谢谢朋友”。 两个红字谢谢在上,中间夹着一双黄色的手捧着跳动的红心,下面是蓝色字的朋友。这个红黄蓝三色表情包,在她的眼前不停地跳动,她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滋味。她把手机递给身边的老史,老史看了以后,心想既然昨晚竟竟已经问罗小燕“大事、“祈祷”、“帮助”? 这些都再明白不过了,她还是不想说,只能证明事态严重,她自己还没理出头绪来。
       罗小燕的女儿出了大事! 这个病可能非常严重! 老史对竟竟说。 竟竟默默地点头表示同意。
       上午竟竟给住在尔湾的李丹华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她最近与罗小燕并没有联系,什么也不知道。 竟竟约李丹华去鸿城海鲜点心酒家饮茶。
       冬天的尔湾,依然温润舒适。 竟然开车的一路上,万里碧空飘着朵朵白云,清风一过,云朵飘散开来,成片连在一起,像海洋里翻滚着银色的浪花。高速公路两旁的树木和花草,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而奔驰在蓝天白云下的竟竟,她的心头还是乌云密布。
       进了餐厅的门,竟竟张望了一下,看见在靠窗的一个方桌前,李丹华正在向她招手。竟竟走过去,坐在了丹华的对面。 洛杉矶的华人都喜欢饮茶,吃广东点心。从前要是晚一点儿,就要排队等叫号。而这一年多来,通膨越来越严重,不但食品价格上涨,下餐厅的价钱也在飞涨。但日子还得过下去,就如汽油费飚高到五六美元一加仑,也不见高速公路上的汽车减少一样,鸿城海鲜点心酒家,今日依然座无虚席,只是不见了在门口排队的人。
       竟竟啊,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丹华面带笑容。
       想你了,想跟你聊聊。 你说这洛杉矶的天气,昨天还阴云密布,今天又艳阳高照,我真不知道风在朝哪个方向吹。 咱们边吃边喝边聊吧!
       她俩品着菊花普洱茶,不一会儿,虾饺、凤爪、烧麦、萝卜糕、龙虾面就摆满了一桌子。
       你听了罗小燕发到咱们微信群组里的那首歌了吗? 竟竟问。
       听了,我感到挺纳闷儿,她发这小年轻的歌曲,似有心中的苦闷,咱也不知道为啥?
       因为她女儿得了重病!
       重病?!
       竟竟就把昨天她和罗小燕的两次微信来往,以及她的困惑都告诉了丹华。丹华开始一脸的惊愕,眼睛都睁大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她思忖片刻,镇静地说:我已经遇事不惊了,我儿子去世那会儿,我把所有痛苦的滋味都尝够了!
      十几年前我听说了你儿子在北京办公室突发心脏病,都来不及抢救……。 我想去安慰你,赵智仁告诉我你已经躲到旧金山去了,一去就是多年,说是就怕见老朋友,不愿意任何人提及这件事。
       现在我想起来还心痛啊,咱不提这事儿了。丹华叹了口气。
       竟竟无语,她似乎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罗小燕不愿意说女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李丹华年轻的时候梳两条又黑又粗的大辫子,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中国的女人们可以烫头了,她的头发因为太多,一烫头,头发便成了难以打点的鸡窝。竟竟在国内刚认识她的时候,就羡慕她的头发多,皮肤白,身材好。 但如今,丹华的头发就像一顶灰色的帽子,不在乎是灰白还是银白,没秃头就是万幸;而她脸上的邹纹,已经纵横交织成一副历经沧桑的图画,竟竟坐在她的眼前,感觉岁月这支笔,毫不留情地在丹华的脸上刻下了抹不去的痕迹。
       竟竟知道丹华不但十几年前失去了儿子,也知道丹华和他丈夫的关系不好,出国前她就离婚了。 那时儿子已经在国内大学毕业,经济独立。 而丹华来到美国后,国内的儿子在改革开放的浪潮里开业经商,三十几岁就成了公司的老板。丹华却在美国经历了好一番挣扎。她曾经嫁给一位在洛杉矶的王先生,与王先生生活了十年,还是离婚了。离婚不久,她在国内的儿子又出了事儿。直到去年,五个老朋友再聚首,竟竟才见到李丹华,得知她就居住在自己家附近,并且李丹华和一个比她小几岁,从未结婚的欧洲裔男人同居。像丹华这样年纪的女人,英文说得并不流利,却能与洋男人朝夕相处,还真不简单。在竟竟之眼里,丹华就是一个能伸能屈,神经够结实的那种人。
       丹华,我看罗小燕、孙建伟他们两口子和你不一样,不论在国内还是国外,都顺风顺水。尤其对他们的宝贝女儿万般溺爱。女儿在美国上中学,读大学,获得电脑硕士,嫁给了一个亚裔的、生在美国,长在美国的医生。 他们可对女儿付出了比别人多的心血啊!
       说的也是啊,你说,他们的女儿生了第一个孩子,孙建伟还远不到美国的退休年龄就从旧金山辞去了工作,给在圣地亚哥的女儿带孩子,这一带就是十几年,也就是说,孙建伟与罗小燕分居了十多年。直到前几年罗小燕退休,她才定居在圣地亚哥与丈夫和女儿一家人团聚。 现在外孙女、外孙子都上中学了,他俩是该过上含饴弄孙的好日子了! 唉……, 竟竟,你说他们好日子还没过上几年,女儿就得了重病,这打击该多大啊! 李丹华说完,又叹了一口气。
       丹华,你说会不会因为他们过分溺爱孩子,孩子得到的福分太多,上帝就早早地要把他们的女儿招进天国? 竟竟弱弱地问了一句。
       也是,也不完全是。但我相信人的生死天注定,有些例子支持你的猜想,也有太多的生离死别说不清道不明啊。咱们过好每一天吧!你看咱们光顾说话了,赶紧吃饭吧。丹华说着,把一个虾饺夹到了竟竟的盘子里。
       竟竟来饮茶,最后一道点心一定是杏仁茶,她喜欢那瓷杯上烤黄的酥皮点心,也喜欢乳白色杏仁茶汤的香甜,还有那几颗黄色银杏的特殊点缀。 其实她今天没有胃口,甜甜的杏仁茶到了嘴里,她却品出了苦涩的味道。
       回家的路上,高速公路两旁的山谷与住宅区一起形成了花园与房屋连绵的景象。 陡峭的山坡被台地和花园分割成一块儿一块儿,高大的棕榈树零星散落在别致优雅的建筑群里。下了高速公路,汽车在坡地上行驶,眼前蓝色的薄雾向前延伸。 朦胧的远处显现出模糊的山形,看起来好像在睡梦中出现的漂浮在空中的蓝色浮雕。竟竟能看见前方哥德式教堂的轮廓,那高大的十字架直刺天空。当车子驶过教堂,一种无法抗拒的思绪漫上竟竟的心头:人的命究竟谁注定?人们都期待着幸福的乐园,可是生活的前方,有可能就是意想不到的失乐园。

 

4

 

       汽车开到家门口,竟竟看见老史站在车库旁在等她。 她停好了车走进家门。
       你真让我担心啊,出门吃饭都忘了带钱包,丢三落四的。
       老史把落在茶几上的钱包递给了竟竟。她尴尬地笑了一下,收起钱包对老史说,本来我是要请丹华吃饭的,结果这次饮茶还是人家丹华掏的钱。
       没把自己丢了就是万幸!我真怕你这心烦意乱的出了车祸!
       二十年前,竟竟在国内的姊姊得了乳癌,他妈妈因为悲伤,患了颜面神经疱疹,痛得死去活来。竟竟焦急万分之时,又接到师母打来的越洋电话,她的导师因肺癌过世了!几方面的坏消息让竟竟寝食难安,结果出了车祸。竟竟断了三根肋骨,肋骨刺穿胸膜造成血气胸,她被送进了ICU 抢救。 竟竟的汽车撞得报废了,幸亏车上只有她一个人,女儿、丈夫不在车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说得对,老史,这几天我不能开车了,你要提醒我,给我把关。竟竟说完就上楼去卧室休息了。
       躺在床上,她还是不得安宁,和李丹华的见面,并没有解决她心中对罗小燕女儿的担忧。 看到丹华因为儿子过世而变得沧桑的容颜,反而陡增了她心中的悲哀。 她想,也只有李丹华经历过失去儿  子的切肤之痛,才会有如今的坦然淡定、遇事不惊。
       但她吕竟竟的心并没有凉,她对孩子的心疼就如她对老史常说的那样:我不会为父母而死,也不会为丈夫去死;但是如果女儿需要,可以挖 我的眼睛,摘我的肾,用我的命换女儿的命!每当听到这样的话,老史就会说,呸呸,这话不吉利,咱女儿现在好好的,幸福指数很高呢!其实在竟竟的人生经历里,凡是想到的危险与不幸都不会发生,而所有的意外,都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更别说那信誓旦旦话语,似乎说出了口,老天爷就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去兑现。
       拿起手机,她想起了赵智仁。 她想多年前罗小燕一家从芝加哥来洛杉矶,就在赵智仁家住了一个月,边找房子边找工作,那时大家都没买房子,还在为生活奔波,两家人挤在一起住,那是什么样的感情? 也许赵智仁对小燕的女儿知情?
       于是她给赵智仁发了一段微信:赵医生,你好! 昨天问罗小燕是否我们春节前后可以聚会? 她的回答如下图。 身为朋友,谁有了大的难处,我们都应该安慰或想办法。 给你写微信,就是排解我的担心。因为你们关系很好,或许能帮助安慰她?
       竟竟又把她和罗小燕的微信记录照相截频,也就是从小燕说女儿得了“重病”到竟竟的探询,以及小燕回覆的那个“感谢朋友”的表情包的照片都发了过去。 十分钟后,赵智仁就回信了:我一点消息都没有,谢谢你告知。 尽力安慰吧。
       看到这简短的一句回话,竟竟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收到,谢谢。
       尽管竟竟心中的苦闷和疑问并没有通过与赵智仁的沟通而得到缓解,但是,至少他知道赵智仁和李丹华还不如自己了解的多,那么竟竟也该死心了。
竟竟回想起出国前她和赵智仁在同一科室工作。在当硕士研究生的第二年下临床实习,赵智仁就是带她的临床医生。那时他们是师生关系,又成了好朋友。后来在洛杉矶俩人相见,他乡遇故知,竟竟才知道赵医生出国之路相当艰难。首先他是从北京去非洲索马里,不料在那里患了疟疾,反复打摆子,瘦得皮包骨头,差点儿要了命,幸亏一个朋友为他搞到了氯喹,他才转危为安,最终来到了美国。在 洛杉矶为生活奔波的岁月,竟竟觉得赵智仁就像她的大哥哥,此刻她突然觉得,要想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还得靠赵智仁这个老大哥去问。
       晚餐后,竟竟和老史又坐在沙发上。老史拿起那本《Foren Affair》杂志,正准备继续阅读,他见竟竟心神不定地摆弄着手机,于是起身走进了厨房。
       竟竟低头点开了赵智仁的头像,她写下了一段话,:
       自从昨天听到罗小燕女儿重病的消息,我心情很不好。 现在年纪大了,经不起任何打击! 
       老史在厨房的吧台上正在调制鸡尾酒,他把白朗姆酒、蓝色橙皮酒、无色樱桃酒、椰奶、菠萝汁按比例地加入果汁机,放上少许碎冰后高速搅打了 十秒钟。 这哗啦啦的声音,让坐在客厅的竟竟抬起了头。刚好就在老史打开果汁机开关按钮的那一刻,竟竟也按动了手机的“发送”键,把给赵智仁的那条微信发出去了。
       端着两个蓝光闪闪的高脚杯,老史走到竟竟面前,你看,“蓝色夏威夷”! 记得新冠疫情前我们去夏威夷旅游,那晚在游轮上看日落,你点的鸡尾酒就是“蓝色夏蓝威夷”!尝尝看,我调的酒怎么样?
       竟竟接过老史递给她的酒杯,孔雀蓝的液体在她眼前晃动,她抿了一口,连声说好喝。这幽幽的蓝色有一种美感,美得深沉,美得让竟竟感到了一种凄苦悲凉。老史见她眼神迷离,便问,想什么呢?
       我在想,才短短三、四年的时间,这个世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啊!瘟疫肆虐,战火四起,多少人失去了生命……竟竟若有所思地说。
       老史不知如何安慰竟竟,他默默走进书房,拿起摆在书架上的一张他和竟竟的合影;这是2019年他俩在夏威夷檀香山游轮上的一张放大了的照片。 游轮公司为每个上船看日落的游客拍下了精彩一瞬间,而且还配上了太平洋晚霞图景的镜框。
       他走到竟竟身边说,你看,那时我们看起来还挺年轻呢! 他俩端详着仅仅四年前的照片,一种无法抗拒的怀想涌上心头,往日时光怎能忘? 他们心中有不尽的感慨。
       走到落地窗前,竟竟看见家边的路灯散发着暗淡朦胧的黄光,似乎与落日的最后一道余晖挣扎。
       晚上睡觉前,她没有收到赵智仁的回信,但是她有一种预感:老大哥赵医生不会看到她那么焦急而坐视不管。
       那一夜竟竟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和一群同学在丁香园里欢声笑语,满目的丁香如云朵似彩霞,突然一阵风来,那淡紫色的丁香花瓣儿,落英纷飞,旋转着,飞扬 着,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在空中飞来飞去……,她想去用手捕捉,两手在空中悬着,什么也没有捉住。

 

5

 

       次日早晨,竟竟睁开眼睛,故意不去拿手机,直到吃完早餐,她坐进了书房,才打开手机。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她看见赵智仁的头像旁有一个小红点,打开一看,他写下了简短的几句话:我给罗小燕打了电话,非常不幸,她的女儿肺癌骨转移。 我让他们两口子挺住。她现在很难受,暂时不要打扰。
       虽然竟竟这两天已经把最坏的结果都想到了,但是当看完这段回话,还是十分震惊。肺癌骨转移,意味着失去了很多新方法治疗的机会;也意味着基本给罗小燕的女儿判了死刑,这是多么残酷事实啊! 她的心隐隐作痛,为罗小燕,也为罗小燕的女儿。
       电话铃响了,李丹华来电话,说她也收到了赵智仁的微信。 震惊之余她在和智仁的微信交流中得知,罗晓燕同意赵医生把她女儿得肺癌骨转移的消息告诉丹华和竟竟。
       我们什么忙也帮不上,除非罗小燕自己开口。 丹华在电话里说。
       对,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只能在心里为小燕的女儿祈祷。竟竟说。
       竟竟和李丹华通完电话,她把罗小燕女儿肺癌骨转移的情况告诉了老史,老史叹了一口气说,黄泉路上无老少,谁摊上白发人送黑发人,都是极大的不幸啊。
       老史,你说人的年纪大了,经历的事情也变多了,可是为什么我觉得自己的神经不是越来越坚强,而是越来越脆弱? 越来越经不起事儿了? 竟竟说着眼睛红了。
       老史搂着竟竟的肩膀说,我也随着年龄的增长,感情变得越来越脆弱,这也许是变老的过程? 他说着,眼睛也变得迷蒙。

       短短的三天,“老朋友”微信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在龙年春节即将到来之时,每个人都经历了一场心灵地震,而这个余震还不知要持续多久……。
       无论如何,不管聚不聚会,即使发生了很大的不幸,老朋友们还是要坚强地跨进龙年的。竟竟自言自语。
       傍晚,竟竟和老史漫步在家边的湖畔。西天边绚丽的晚霞,似鲜血涂抹的油画;金属色的湖面,波纹闪烁着光芒。右边,蓝色山脉延绵起伏的山顶形成一道金色的曲线;左侧,白墙红瓦的民宅窗户闪着亮光,在湖中投下倒影。夕阳把竟竟和老史的脸庞映得红扑扑的。
       你看那天边的火烧云,多像一条金龙在红霞中腾飞云霄,不是真龙胜似真龙!让我们为罗小燕的女儿祈福!
       他们的眼睛随着火烧云的变换而移动,最后那条金龙消失了。他俩面面相觑,似有千言万语涌上心头。竟竟说:
       我们无法改变一天天老去,我们却可以同时拥有年老的人生感受!
       老史对竟竟点了点头,他说:走,咱们回家去,虽然夕阳已经褪色,但是今晚我要调出名字叫“夕阳红”的鸡尾酒!如果说年轻的时候我们活得匆匆,那么年纪大了,我们要活得从容!再也不要错过对年老的感受,不论是痛苦还是欢乐,都是对生命的感悟。
        很快,太阳落到地平线以下,殷红的晚霞在天际隐遁而去。 天空变成了青苍色。竟竟和老史从容地走在暮色苍茫中。
        两只鸟儿从他们的眼前掠过,渐渐地消失在远方幽暗的夜色里。(该小说发表于《世界日报》副刊2024年3 月21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翠花儿的故事
评论信息